隔天一到學校,原本就打定主意要先去問夏初陽要拜託我的是什麼事,但不曉得是剛好還是故意的,總之就是,一直到放學前,除了上課以外我都找不到他。

上課確實可以問他,但他的位置離我太遙遠了,而且我不喜歡上課傳紙條。

結論就是,一直到放學,我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事。

不過也放學了,我如往常般的收拾我的東西,就在我想假裝忘了這件事、和平常一樣離開的時候,有個人影出現在我面前。

「……」

夏初陽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笑看著我,這讓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這傢伙,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顯然夏初陽走到我面前的舉動嚇壞了很多人,我果然沒猜錯,這傢伙很有人緣……不,不對,看其他人的反應,倒不如說這家夥只是很有人氣,人緣嘛,可能就不見得了。

對於別人投射過來的視線,我很直接的省略掉了,反倒是眼前的人讓我不得不皺起眉頭,心中有股厭惡感在悄悄滋長。

這傢伙一定是我討厭的類型。

「先說清楚有什麼事,不然我不去。」

「咦──」

「……咦你個頭!這種事情本來就該先講清楚好不好?」我直接送了一記白眼給夏初陽,他先是搔了搔頭,才一把抓住我的手,接著二話不說就將我拉著走。

我靠!力氣大就可以這樣耍人嗎?

我使勁吃奶的力氣想要掙脫他的手,奈何他的力氣太大了,不管我怎麼掙扎都無動於衷,媽的,回去我一定要來好好的健身!

就這麼被拉出校門,我也沒有忽略掉不少人用著驚愕的眼光看著我們,但我也不介意,現在最讓我火大的還是眼前這個擅自拉著我跑的傢伙!

「到底要幹麻?」我的眉頭越皺越緊,這傢伙自做主張的實在很討厭,但是他不說就是不說,我也拿他沒辦法,一時也只能任由他拉著跑,左轉右拐的,最後來到一間稱得上豪華的住宅前。

靠杯,原來他是有錢人嗎?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過明顯了,夏初陽看著我輕笑了幾聲,才稍微放開抓著我的手的力道,噢!我的手真的被他抓得好痛,只是竟然都到了,你就不能乾脆點的放開我的手嗎?

「進來吧。」

好吧,對於他抓著我的手這件事我已經看開了,所以我就很自然的任由他拉著進去了。

雖然驚訝他家的有錢程度,但也僅此而已,所以我並沒有多加觀察室內的設計擺設,只是跟著夏初陽來到疑似他的房間的地方。

「你家沒人?」我微皺起眉頭,剛才稍微看了一下,連個傭人都沒有,這不像是一個有錢人的家。

畢竟大部分的有錢人都是秉持著「有錢好辦事」,打掃什麼的這些雜七雜八的雜事自然是花錢請人來做比較快,反正對有錢人來說,那些錢只不過是個小數目,不成問題。

「嗯。要喝什麼嗎?」

他說的有點雲淡風清,似乎不想提起這件事而轉移話題,正好我被他強硬拉過來,確實是有點渴。

「都可以,只要是冰的就好。」我說,因為我現在有點熱。

夏初陽點了點頭,二話不說便走出房門。我隨地而坐,有些無聊地隨意看看他的房間。

東西擺放的很整齊、很有規律,但……

我走到書櫃前,隨意摸了一下其中一本書,靠杯,他的書是裝飾用的嗎?好髒!

門在這時候被打開,我反射性地轉過身,看向手上拿著兩個裝著飲料的杯子、一臉呆愣地看著我的夏初陽,幹麻?我是他帶進來的,那臉上好像在說「我怎麼會在這裡」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當然,對於這種沒好感的傢伙,我說話一向是不會很客氣的。

「你那是什麼表情,搞得好像我不該在這一樣。」我雙手環胸、皺起眉頭,不滿地看著他。

「不是啦!」夏初陽尷尬的笑了幾聲,用腳將門關上,便走過來將一個杯子遞給我。「我以為你只會乖乖的坐著等我。」

「啊?」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夏初陽,這傢伙到底以為我是怎樣的人啊?

「咳!抱歉。」夏初陽喝了口飲料潤了潤喉嚨,才開口問道:「是說你站在這幹麻?」

噢!這傢伙不說我還真忘了。

「你這傢伙!竟然放著這些書在這邊生灰塵,買心酸的啊?」我沒好氣地指著後面的書櫃,書櫃上放的滿滿的書沒有一本是有動過、沒有一本是沒有灰塵的,真是糟蹋這些好書了。

反正是有錢人,就算是固定時間花錢請人來打掃一下也好啊!

「咦?原來你這麼喜歡看書啊?」夏初陽一臉好奇的看著我,我則是冷哼了一聲別開臉。

我確實是比一般人要來得喜歡看書,因為我不喜歡與人互動,也沒有什麼人能夠引起我的注意,可以說我活到現在都沒交到半個朋友。

人跟人之間的互動實在是太麻煩了,畢竟我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一個人的想法,而且要了解一個人的想法所要花費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與其浪費時間去了解那些我根本就不想了解的人的腦袋在想什麼,倒不如在家看看書、上上網要來得有趣多了。

書中的世界總是比現實要美好許多,尤其是那些奇幻故事的世界觀,簡直是夢寐以求的世界啊!可惜人生來就是注定要如此平凡的過日子,了不起就賺了大把白花花的鈔票,或是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成為這個世界的偉人罷了。

無趣的世界。

我喜歡沉溺在書中的世界、我的幻想裡,這樣會讓我覺得活著多少還有些樂趣,所以我喜歡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讓任何人打擾自己的幻想時光。

就世人的定義來看,這就是宅了吧?不過我無所謂,只要我高興就好。

「你要是想看的話就給你吧,反正擺在那也是生灰塵。」

如果說前一句話讓我震驚,那麼後面那句話就是讓我想揍人了。

「既然不看,你買這麼多幹什麼?」我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問。

夏初陽也不介意,笑著說:「我爸媽買的。」

媽的,有錢人了不起啊?

我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卻還是轉過身認真的看有什麼自己有興趣的書。

不拿白不拿,既然人家願意,我當然要多拿一些回家好好的看啊!

反正他是有錢人,不在乎這點小錢的,但我不是,所以能拿就要多拿幾本,免得以後還要自己掏腰包,荷包失血實在很難受。

「喂,你也太急了吧?」夏初陽有點哭笑不得,見我不理他,他只好繼續自說自話。「柳宥銘,教我功課。」

一句話,就夠讓我停下手邊的動作了。

晴天霹靂!這傢伙剛才說了什麼?

我呆愣地轉身看向夏初陽,他正似笑非笑地看著我,似乎是覺得我現在的表情很有趣。

「……你再說一次。」

「教我功課。」

「……」

媽的,現在是什麼情況?只有我能幫的忙竟然是教他功課?開什麼玩笑啊!這種事情不是很多人都可以幫嗎?

我的嘴角正劇烈的抽動著,我強忍著扁人的衝動,從牙縫裡擠出:「你在耍我嗎?」

「我為什麼要耍你?」夏初陽好笑的看著我,似乎覺得我的想法很有趣。

「不是耍我是什麼?教你功課這種事誰都做得到好不好!什麼叫除了我以外想不到還有誰了啊?這種事情去找老師不是比較快嗎!」我幾乎是用吼的說出這句話,因為實在是……

火大。

這傢伙,我想他的名字,我大概會一輩子都牢牢的記住吧?

記住這輩子有個讓我如此火大的人。

「不要,我只要你。」

「哈啊?」我緊皺著眉頭看著夏初陽,剛才在他臉上一閃而過的認真彷彿是錯覺。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鬼話啊?

「不,沒什麼,反正這件事只有你能幫我。」

莫名其妙。

為什麼這種事情只有我能幫,我完全無法理解,但看夏初陽的表情似乎很堅決,又看了下手上拿著的書本──

反正我也打算拿人家的書,不如就當謝禮也無彷。

轉過身繼續看書櫃上的書本,我邊找我要的書邊說:「算了,反正我也要拿你的書,就當作謝禮吧!」

「你答應了?」

夏初陽的語氣帶著明顯的驚訝與不敢相信,這讓我忍不住皺起眉頭看向他。

「幹麻?不要就快說,但是書我要帶走!」

不是我跋扈,而是這些書擺在這邊他也不看,反正他也不要,讓這些書繼續放在這也只是生灰塵,不管怎樣我就是要拿走就對了!

不過這樣簡單的掃過去,這些書有不少是我想要的,還真是糟糕,我會不會全部都想搬回去啊?不,不行!這樣也太誇張了吧?我還是挑一些特別想看的書回去就好……

「要!我當然要!」夏初陽高興的說,但正在煩惱要挑哪些書的我雖然有聽見,卻沒有多加注意他語氣裡的高興。

大概是看我太過專注於書櫃上了,夏初陽忍不住好奇的問:「怎麼了嗎?」

當一個人的專注力完全放在一件事情上的時候,剩下的動作幾乎都是靠反射動作,所以在聽到夏初陽的問題沒多久,我的嘴巴就反射性的回答:「這些書我都很想看,不知道要怎麼挑。」

幾乎是在聽我說完的下一秒,夏初陽就回道:「你隨時都可以來我家看啊,我會好好整理保養的。」

愣了一下,腦海中反覆咀嚼著夏初陽剛才所說的話,在理解的下一秒迅速地翻過身,我呆愣地看著夏初陽。

所以說他會好好愛護這些書?「那我不帶走,在你這邊看就好了啊!」

這句話可以說是脫口而出,雖然這句話對我來說沒什麼,但看到夏初陽一臉呆愣的表情我就很納悶了。

我這句話有哪裡怪怪的嗎?

不管我怎麼想都想不明白,我也懶得去理解夏初陽的想法,所以就很直接的無視這個問題了。

「嗯,當然沒問題!」夏初陽的臉上掛上燦爛的笑容,「如果你還有什麼想看的書就跟我說,我在買給你看。」

這是個莫大的誘惑。

「謝啦!」我高興的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沒察覺到夏初陽呆愣的表情,轉身便又開始看起書櫃裡的書。

沉溺在快樂中的我,實在很難察覺到……

我已經把自己推入火坑,再也爬不起來了。

******

原本是要寫青春的故事,只是因為沒有特別去思考後面的劇情,所以在打這一章的時候就慢慢的邁向BL了(默

既然都變成這樣了,還叫《我們的青春》實在很不搭(笑

取名無能,所以叫《我們的青春》吸引不到人來看對吧?(大笑

嘛!我真的不太擅長,目前暫時就改叫《初陽》,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喔!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