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倩奏塞給我的紙條,我打了開來。

直到剛才大家才離開我的房間,突然安靜下來的房間竟讓我覺得有些寂寞,有種好久沒體會這種溫馨的錯覺,明明距離我的死亡也才不過幾天而已,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事沒事,只要喊我的名字,我就會飛到你身邊喔!』

……

我額爆青筋,二話不說就將紙條給揉成一團、丟到垃圾桶去,剛才的溫馨似乎都被這張小紙條給破壞殆盡了。

倩奏這傢伙,才剛對她稍有改觀,馬上就做出讓我扣分的事情來。不過沒關係,就算她沒有做出讓我扣分的事情,我也會因為她把我變成女生這件事而不斷的在不知不覺中把她扣分、扣分再扣分。

好吧,也許我永遠都不會對她有所改觀也不一定,畢竟我可是當了十八年的男人,現在卻要我去做女人,老實說我還真想當個武士,爽快的切腹去。

不過相信我是沒有那個膽的,由此證明我絕對無法成為一個令人敬佩的武士,前提是這裡有武士這種職業啦!

叩!叩!

我抬起頭看著房門,「請問門外是哪位兄弟在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提醒之下,前來尋找音森討論光明神的仁慈呢?」

是說,講太陽語真的好累啊!而且我大部分都會忘了講,然後就破功了……不然以後看心情講算了!哈哈!

只是這樣好像有點對不起太陽?

不對,話可不能這麼說,畢竟我又沒有要當太陽騎士,麻煩的事還是交給別人去做吧,我只要有紅茶就夠了。

「我是太陽騎士小隊副隊長亞戴爾,我送晚餐來給你的。」

原來是太陽的奴才……我是說副隊長亞戴爾啊?是說,我到現在都還沒看過他呢!

畢竟一來到這個世界碰到的不是路人就是十二聖騎士和教皇,還認識了粉紅,但之後就因為倩奏而陷入了昏迷,到現在也只看到這麼幾個人而已。

「請進。」

亞戴爾一進來,我的視線就全集中在他……拿著蛋糕跟紅茶的手上。

見我直盯著蛋糕跟紅茶,亞戴爾邊遞蛋糕給我邊笑著說:「隊長說你的身體沒什麼大礙,所以我就拿你喜歡的甜點過來了。」

我快速的將蛋糕給搶了過來,二話不說便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卻又在聽到他說的這句話後,好奇地看向他。

「泥怎抹豬道?」嘴裡塞滿的蛋糕讓我說得話有些口齒不清,但這並不會因此而讓我停下進食的動作。

如果說紅茶是第一重要的,那麼第二重要的就是甜點了,所以我又怎麼可能會因此而停下動作,只為了問他這個問題呢?

只能說,亞戴爾,我相信你!相信你能聽懂我說的話。

相信我是可以不用擔心亞戴爾會聽不懂這種問題,他連太陽語都聽得懂了,我只是說話口齒不清了點,但還是可以聽懂我在說什麼吧?

好吧,不管他聽不聽得懂,在紅茶和蛋糕面前就顯得很不重要。

話又說回來了,練完劍就要去練神術,神術練完還要去練魔法……對吼!我還沒找過太陽耶!

總之就是,剛來到這裡時間就被剝奪了,害我都沒時間去認識別人,為了不要讓自己在這邊孤獨地度過一生,我想我是該找個時間去認識一下神殿的其他人。

還在思考著要什麼時候去認識其他人的時候,就聽到亞戴爾的話。

「因為隊長最近很常提到你,所以就觀察了一下。」亞戴爾有些靦腆地笑著,頗有不好意思的意味,但……

我出現在餐廳的次數算算也才不過兩次而已,你的觀察力也未免太強了吧?

不對,我只有在教皇的辦公室吃過蛋糕跟喝紅茶,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啊?難不成你也陰錯陽差的跟著我被一起送到倩奏那去,然後就默默地躲在一旁一直看我喝紅茶?

不管怎麼想,後面那個都是最不可能的答案,畢竟倩奏是個神,她不可能不知道還有我們以外的人存在……大概吧。

好吧,這些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帶來了紅茶和蛋糕。

就這麼和亞戴爾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待我吃飽喝足後,我一臉幸福的笑了,啊啊,果然還是紅茶跟蛋糕最美味了!

一旁的亞戴爾看了,好笑的說:「你真的很喜歡蛋糕耶!」

「但蛋糕卻比不上紅茶的甜美……」我陶醉的回答,噢!紅茶的芳香還殘留在我的嘴裡呢!

「噗!」

我面無表情地看向亞戴爾,他朝我笑著說了句抱歉,我哼了一聲,「看在你幫我送晚餐的份上,我就原諒你吧。」

「謝謝。」亞戴爾笑著說,但我卻陷入了沉默,我是不是忘了什麼……對了!

「亞戴爾,你現在有沒有空?」

「怎麼了嗎?」亞戴爾不解地看著一臉興奮的我。

「你帶我去認識神殿裡的所有人好不好?」

所謂擇日不如撞日……應該說,我大概也找不出時間去認識其他人,與其一直延後,倒不如現在就叫亞戴爾帶我去,這樣我也能馬上省去一個麻煩,所以亞戴爾,就麻煩你啦!

愣了一下,亞戴爾才笑著說:「沒問題。」

    

走在亞戴爾的後頭,我對我們走的路並沒有多做留意,畢竟神殿的路線圖早已被我深刻在腦海裡,我自然是知道現在的我們正走在哪一條長廊上。

亞戴爾邊走還不忘留意我,似乎是在確認我認不認得路,在觀察了有一段時間、確定我認得路後,他才顯得有些放心,便開始一一介紹起附近經過的人們。

如果是溫暖好人派的騎士們,亞戴爾會將我帶到他們面前,並且和他們每個人閒聊一會好熟悉彼此;如果是殘酷冰塊組的騎士們,亞戴爾會在一旁向我介紹他們每個人,並且大聲地說出他們的不是,然後眾人就會和亞戴爾吵了起來。

看著亞戴爾再次跟殘酷冰塊組的人吵起來,我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我說你們……」我的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他們各個一臉的凶神惡煞,好似惹到他們的人其實是我,這讓我有點不爽。

不過沒關係,大人有大量,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

無視他們的不善眼神,我面無表情地看向亞戴爾問:「亞戴爾,你是帶我來認識他們的,還是帶我來助威的?」

雖然說我根本沒有助威的效果,不過沒關係,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如果他要說事實真是這樣,那我也只好……

跟他索取紅茶和蛋糕了。

亞戴爾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頭,他答:「是帶你來認識他們的啦,只是……你也知道,我們溫暖好人派跟殘酷冰塊組的人都水火不容啊!」

「喔?」我挑眉看著所有人,失笑道:「水火不容是別人在說的,而你們只是照著別人的話去做,所以你們水火不容,不是嗎?」

我看著眾人先是一愣,隨即又像是陷入了沉思,一時之間空氣沉默地讓我覺得無聊,只不過是講幾句話,有這麼值得讓人深思嗎?

重點是,你們難道就沒想過要跟對方交朋友嗎?就因為自己的上司和對方的上司感情不好嗎?但你們的上司只是裝裝樣子而已啊!

看啊!這裡有好多個純情小夥子,實在是太愚蠢了!竟然可以因為自己的上司跟對方的上司不合就和對方的屬下不合,錯失了交到好朋友的機會,實在是……

好吧,我自己都有點說不下去了,雖然他們水火不容,但我記得好像也有幾個相處不錯是不是?

嗯,或許是我記錯了也不一定,不過沒關係,我只要知道十二聖騎士對彼此的交情都很好就夠了。

總之,這只是在認識神殿的所有人時的小插曲之一,當然還有很多個小插曲,就好比在那之後沒多久,亞戴爾帶我去神殿的圖書館,我在那裡看到了白雲,然後……

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我偷偷闖進了白雲的小天地,我看了下白雲放在一旁的書籍,似乎才翻到一半,一旁還放著紅色的飲料,不忍說那飲料看起來真像鮮血,我甚至還忍不住去聞了一下,我絕對不會承認在確定那杯飲料不是血的時候我感到很失望的!

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那杯飲料到底好不好喝,因為就在我準備要偷喝一小口的時候,白雲出現了。

「……」白雲默默地站在我身旁,突如地出現嚇得我差點打翻他的飲料,媽呀!你真的跟鬼一樣的神出鬼沒耶!

我的心臟正劇烈地跳動著,我勉強扯出一抹笑,故作輕鬆地問:「帝、帝摩斯,你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但語氣裡的心虛卻狠狠地出賣我,白雲該不會一開始就在了吧?

不,其實不管他什麼時候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我準備喝他的飲料啊!

啊!我知道了,就跟他說我是被太陽給帶壞了,嗯!這真是個完美的好理由,根本無懈可擊!

「剛剛。」白雲只吐出了這麼兩個字便不再說話,默默地坐到一旁。

我先是正襟危坐好一會兒,在發現白雲根本就不打算要指責我任何事後──像是闖進他的小天地,或是想偷喝他的飲料──我的心境漸漸地恢復平靜,又開始好奇地看東看西,沒多久卻又因為疲乏襲來而閉上了雙眼、沉沉地睡去。

在白雲的小天地裡非常的安靜,只聽得到白雲緩慢地翻書的聲音,意外地讓人感到安心。

溫暖的空氣與某種好聞的香氣讓我睡了個好覺,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但我知道我是被白雲給叫醒的。

剛醒來的我腦袋還昏昏沉沉的,我半瞇著眼看著白雲,耳朵似是聽見有人在叫喊著我的名字。

意識漸漸地回歸,我呆愣地看著白雲,但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好一會,再見我仍沒有任何動作才忍不住開口提醒:「亞戴爾在找你,你睡太久了。」

「咦?」原來我睡著了啊?我胡亂地揉了揉臉,又抓了抓頭,白雲說我睡太久了,那麼我到底睡了多久?

或許睡多久並不重要,因為我已經讓亞戴爾等太久了,我想我現在應該要馬上出去才對。

「音森──」

剛才聽到的叫喚聲再次傳進我耳裡,這次的聲音非常之清晰,清晰到讓我知道聲音的主人是亞戴爾。

就像白雲剛才提醒的,亞戴爾確實是在找我,聽他的聲音似乎是挺著急的,或許他找了許久也說不定,這讓我忍不住看向白雲,好奇的問:「亞戴爾找我很久了嗎?」

只見白雲點了點頭,我又忍不住問道:「那,帝摩斯為什麼不去跟他說我在這裡?」

白雲先是沉默了好一會,才緩緩開口道:「因為我不想讓別人知道這裡。」

……我說白雲啊,你每次都突然消失,害你的隊員找你找得半死還找不到,偶爾還得求助太陽,你就不能稍微透漏一些你的小天地位置給別人嗎?

不過說到底小天地還是小天地,就是要找個不容易被人打擾的地方才能叫做小天地啊!好吧,我不會告訴其他人我是怎麼發現這個小天地的。

亞戴爾的叫聲讓我有種我再不出現,他就要去找騎士長幫忙了的感覺,我算準時機,在不被任何人察覺的情況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白雲的小天地,這讓亞戴爾以及被他叫來幫忙找我的人都感到驚奇,至於他們的那些問題則是被我簡單的打發掉了。

這也是一個小插曲,但這個小插曲卻有一樣意外的收穫──

在離開白雲的小天地之前,我不抱希望地問他:「我還可以再來嗎?」

剛開始,白雲只是不停地沉默著,沉默到我以為他不會理我、只好乖乖地走人的時候,他卻回答了。

「不要太常來就好。」

我驚訝地看著白雲,但他早已低頭看自己的書,本就讓人看不清的面孔就更加看不到。我先是看著白雲好一會,隨即勾起了一抹笑。

「我會盡量不常來的。」

能夠進出白雲的小天地,我想這是今天最大的收穫吧。

    

「真是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失蹤了呢!」亞戴爾一臉心有餘悸的表情,看得我哈哈大笑。

「我說亞戴爾,你也未免擔心過頭了吧?這裡可是神殿耶!怎麼可能會有人在神殿裡幹綁架這種事?」

如果真有這種人,我想那也是個不要命的人,畢竟這裡可是神殿,有對葉芽城的居民來說非常神聖的十二聖騎士在,重點是歹徒想進神殿我想都有一定的困難吧?

至於到底有沒有困難我們就不用研究了,因為那不重要,我並沒有打算要打劫人,也不想當被打劫的那一個。

「說得也是。」亞戴爾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好吧,反正還有不少時間,我就帶你去認識一下其他人。」

「那就拜託你啦!」

然後,我就在亞戴爾的帶領下再次走遍了神殿,並且認識了神殿的所有人。

幾天過後,因為我學習的速度很快,所以有越來越多的時間可以閒逛。也因此只要一有空,我就會在神殿裡到處亂逛。

沒多久我就和神殿的人都混熟了,而大家也都改口叫我「小森」,這讓我有點意外。

小森是我媽在叫的,長這麼大,除了全名跟音森,沒有人會想叫這兩個以外的名字。畢竟我的名字太有笑點了,突然覺得這名字真該死!但畢竟是我媽取的……

雖然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幫我取這個名字,但我還是心存感激,所以我絕不允許別人嘲笑我的名字!

並不是因為我有戀母情結,所以才這麼維護我媽,而是因為我很明白媽媽扶養我長大是有多麼的辛苦,只可惜我卻讓她白髮人送黑髮人,算是我最大的遺憾吧。

小森,聽到這熟悉的小名,不免還是覺得有些高興,畢竟我以為今後將再也聽不到有人會這樣叫我,卻沒想到不但有人會這樣叫我,而且還不少。

小森都是和我比較親近的人在叫的名字,對我來說也算是頗有意義的,而這樣的叫法讓我在一瞬間有種大家都跟我變得相當親近的錯覺,就好像他們都是我的家人一樣,這讓我最近的心情非常愉悅。

「你最近倒是挺高興的嘛?」太陽挑眉看著我。

現在是太陽剛結束教我魔法的時候,看起來就是「你好幾天都這麼高興的樣子,老子我看了很不爽啊!」的表情。

或許是因為我的表情太過明顯了,但我就是覺得很高興嘛!就好像神殿是我的家,而所有人都是我的家人,這是一個特大號家庭……聽起來挺有趣的。

「因為神殿裡的大家都是好人啊!」我笑著說,太陽看了我一眼,也跟著笑了。

「也就是說,神殿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家人。」

愣了一下,我爆出最燦爛的笑容。

「嗯!」

「好吧!既然你今天這麼高興,我們就再練一下吧!」太陽掛上比我更加燦爛的笑容,說出了讓我的臉瞬間垮下的話。

「……」

只能說,未來還很漫長。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