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潮擁擠的大都市裡,都會有一些不被人注意的小巷子。對城市裡的人而言,那些小巷就顯得微不足道,甚至很難讓人察覺。

比起小巷,大家更喜歡看那些花花新奇的店面去一探究竟,這讓那些小巷顯得冷清,再加上高樓大廈的阻擋,陽光透射不進去的小巷就顯得陰暗危險,這讓不少心懷不軌的人將巷子當做犯案地點,也因此巷子成了危險的代表。

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上,一名黑髮男子快速地拐進一條小巷內。他那長長的瀏海擋住了雙眼,讓人看不清他頭髮底下透著驚慌的黑瞳,身上穿的黑色西裝也有些凌亂,看得出這人出門時的慌張。

黑髮男子加快腳下的速度,就好像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趕似的,他從最初的疾走,到現在的狂奔,被吹散開來的瀏海再也擋不住他驚恐的神情,黑髮男子直奔巷子的末端。

在這條巷子的末端,有一棟陳年老屋,事實上它還是一家古董出租店,但是門面上卻沒有任何的裝飾,甚至連店面最基本的招牌也沒有。但這些並不會讓他的生意變得冷清,因為總會有人介紹客人到這裡來。

黑髮男子慌忙地推開門衝了進去,看也不看便驚慌地大喊著:「劉老闆!劉老闆!」

黑髮男子不斷地叫著那三個字,透著驚恐的眼瞳也不忘四處張望,在看見一名身穿一襲黑色中國長袍的男子不急不徐地走出來,黑髮男子的驚恐神情立刻被驚喜取代,彷彿找到了一線生機。

「劉老闆!我要解除契約!你快把那玩意兒給收回去啊!」黑髮男子激動地衝上前,伸出的雙手想要抓住那位被稱做「劉老闆」的男子,卻被男子不著痕跡地閃過。

「我說張董,當初我們說好的契約內容,您記得多少?」劉老闆微笑著看向黑髮男子,但眼底卻沒有半分笑意。

「這……」黑髮男子的背滲出了冷汗,他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才戰戰兢兢地回道:「我都記得!我都記得!」

「那麼張董,既然您都記得,為什麼還要我收回來呢?」劉老闆邊說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微抬眼看著黑髮男子。

「因為……因為我不想要了!我決定提前終止契約!」黑髮男子著急地說,「當初不是說隨時都可以終止契約?所以我現在要終止契約,你快點把那玩意兒給收回!」

劉老闆淡漠地看著黑髮男子,臉上的平靜與黑髮男子的慌張成強烈的對比。劉老闆的臉上始終掛著微笑,那笑依舊讓人感覺不到半分笑意,就像是裝飾品般地掛在臉上。

「張董啊張董,您的身份是如此的高高在上,但想法也未免太過天真了點?」劉老闆輕笑了幾聲,不意外地看著黑髮男子的臉色微變。

「你、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黑髮男子結巴地回答完後,立即改口道:「劉老闆,你剛才才說上次有說過契約可以中途停止,你現在說這話又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反悔嗎?」

黑髮男子氣急敗壞地吼完,也不等劉老闆的回應,又接著吼道:「信不信我讓你從此沒生意?快點將那鬼玩意兒給我收回去!」

劉老闆仍舊氣定神閒地坐在那,這讓黑髮男子又更加著急。

要是不快點讓他收回的話,那個東西……那個東西就要來了!

「我說張董,您在緊張什麼?」

劉老闆的一句話讓黑髮男子猛地一驚,隨即又心虛的答道:「沒、沒有啊!我只是要你終止契約,把那東西收回去而已!」

「哦?」劉老闆笑看著黑髮男子好一會,才斂下笑容,語氣淡漠地說:「您該不會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吧?」

黑髮男子吃驚地看著劉老闆,儘管心跳正不斷地加速,但他還是憑藉著多年在職場打滾的經驗穩住了慌張,故做鎮定地問:「知、知道什麼?」但他語氣裡的抖音卻還是毫不留情地出賣他,告訴劉老闆他現在的驚恐與慌張。

「您違背了契約內容。」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黑髮男子滲出了更多汗水,他知道目前的形勢已經是無路可退了,而他唯一的希望──劉老闆,從他剛才的發言與到目前為止的冷漠態度,黑髮男子知道這條路已經行不通了。

儘管如此,當人類在瀕死邊緣的時候,總是會做些無謂的掙扎,而黑髮男子也不例外,他二話不說奔出這家古董出租店,對現在的他而言,逃命比什麼都重要。

「哼!既然如此,我就讓你做不了生意!」黑髮男子冷笑著,腳下的速度有增無減,剛才在店裡的時間已經讓他得到足夠的休息。

黑髮男子在這小巷中快速地左轉右拐,對這小巷的路,他早已摸透。

就在黑髮男子看到前方不遠處的一道光亮,他欣喜若狂,高興自己就要離開小巷中,而這段時間都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也許他還是有機會能夠壞了那個劉老闆的生意。

突然,巨大的黑影出現在黑髮男子面前,黑髮男子反應快速的煞住腳步,卻在看清黑影的模樣而雙腿發軟。

黑髮男子因害怕而全身顫抖,他試著想退後,但發軟的雙腿卻讓他跌坐在地,強烈的恐懼感令他無法再移動半步,只能抬頭驚恐地直盯著那黑影緩緩接近自己。

「啊──」

悽慘的叫聲讓巷外聞聲的人皆忍不住往巷內看了看,印入眼簾的卻是條空無一人的小巷,只有一個小小的藍色花瓶豎立在那,剛才的慘叫聲彷彿是個錯覺,讓人一個甩頭,又繼續漫步在人聲鼎沸的街道上。

待人群不再注意巷內的事後,一道人影這才出現在藍色花瓶前,此人正是劉老闆。

劉老闆微笑著拾起地上的藍色花瓶,花瓶上黑色的煙霧一閃而逝,伴隨著一張痛苦的臉孔,而那臉孔劉老闆也認得,正是剛才找上門的黑髮男子。

「這就是違背契約的下場。」劉老闆笑了笑,抱著藍色花瓶便朝巷子深處離去,而他的身影也就此隱沒在巷子的黑暗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