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話叫「青春不留白」,這對一個尚處在青春階段的我們來說,不外乎是個動力。

為了不讓青春留白,我們應該要做這些那些的,每個人和自己的朋友、麻吉們討論的多麼的熱烈、語氣有多麼的興奮,彷彿在向別人宣告自己不在這種階段做完這些絕不罷休!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的熱衷,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那種能力可以去揮灑自己的青春。

我的名字叫柳宥銘,是個過著平淡無奇的人生的平凡高二生。

當別人在熱烈討論著今天要去哪、吃什麼、哪天要去哪裡玩的時候,我總是坐在我的座位上,靜靜地望著窗外發呆,無聊地等待著放學鐘聲的響起,然後默默地拿起書包走回家去。

我是個隨處可見的類型。

升上高中到現在,我沒有交到什麼朋友,大概是因為我總是一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吧?因為我知道私底下,有很多人都說我看起來很可怕。

只不過是面無表情的發呆,就被人說很可怕,老實說我有點無奈。像我這樣毫無作為的傢伙,每天等著下課回家,竟然會被冠上「可怕」這個形容詞?

可笑至極。

不過我也並不在意這些小細節,反正我本來就對那些沒什麼興趣,對我來說,來學校上課並不是揮灑青春,而是消磨時間。

上課只要認真聽講很快就過去了,就算只是發呆,也覺得一天的時間很快地就結束,然後默默地拿著書包走回家,簡單的解決晚餐就可以窩在房裡,不管是要玩電腦、看書還是睡覺都可以,就這麼每天上演著一成不變的生活,而這樣的生活我也不怎麼討厭,畢竟每天都有許多變故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我喜歡這樣簡單單調的生活,所以當發生變故的時候,我的心情會變得很糟糕。

「柳宥銘!」

一個正常人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通常我們都會先停下腳步、看向來人。如果是自己熟識的人,也許你會跟他寒喧幾句,但如果是不管你怎麼看都知道是自己不認識的人……

我微皺起眉頭,語氣平淡的問:「抱歉,你是誰?」

來者先是一臉的呆愣,隨即變成了不敢置信,怎麼,我應該要認識他嗎?

「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我們好歹也同班快兩年了耶!」他一臉「你很誇張耶!」的表情看著我,我則是一臉的無所謂。

從不與人互動的我,又怎麼可能會記住班上同學的名字?反正又沒有交集,我又何必去記每個人的名字,增加我腦袋的負擔?

大概是我的表情明顯寫著的無所謂讓他看出來了,他先是搔了搔頭,才用著帶了無奈的口吻說道:「我叫夏初陽,你明天有空嗎?」

「明天?」

老實說,他劈頭就問這個問題讓我覺得很納悶。第一,我們不熟,這點從他需要向我自我介紹就看得出來了;第二,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互動過,突然問我明天有沒有空,這真的太沒道理了。

「對,明天。」夏初陽笑著說,「方便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這種不把話說清楚的說話方式實在很討厭,就不能把話說清楚講明白一點嗎?打什麼啞謎啊?浪費時間。

更何況,我有什麼理由非要答應這個邀約不可?

「我不要。」

「欸?」夏初陽有些哭笑不得,他抓住轉身準備離去的我,似乎有些心急。

「拜託啦!只是想請你幫個忙,除了你,我想不到能找誰了啦!」

我狐疑地看著夏初陽,覺得這種說詞很神奇。

除了我以外,就想不到能找誰幫忙?但就我到目前為止的觀察來看,他這類型的人應該有很多朋友才對啊!

想直接離開,卻又發現夏初陽抓著自己的手難以掙脫,靠杯,力氣比我大了不起啊?

突然有點哀怨自己整天窩在房裡不去運動,只是被人抓著手就跑不了了,原來我這麼弱嗎?

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我終於受不了的低吼問:「到底是什麼事?」

「你答應幫忙了?」夏初陽的臉明顯透著高興,他激動的搖著抓著我的手,語帶興奮地說:「先謝啦!明天!明天放學後就知道了!那就拜託你了!」

我呆愣地望著夏初陽離去的背影,媽的,我還是不知道是什麼事啊!

 

夏初陽的事讓我在之後的上課中都呈現放空狀態,直到放學回家,我還是覺得有點不爽。

拜託人家事情,卻不明說那個『事情』是什麼,這是要怎樣?要我臨場反應?還是耍我啊?

不,我看是兩者兼具!

因為夏初陽的事,讓我呈現在暴躁的狀態,回家後草草解決晚餐便將自己關在房間裡。

煩,是我現在唯一的情緒。

夏初陽,這是我進高中以來第一個記得的名字,也是人生到現在唯一一個讓我如此火大的名字。

想來在這邊心煩也不會得到解答,坐在電腦桌前也顯得相當急躁,我胡亂地抓了抓頭,一氣之下站了起來,隨便拿了套衣服便走去洗澡。

沖個冷水讓腦袋冷靜冷靜,這是我現在想得到的唯一辦法,而這也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冰冷的水自蓮蓬頭沖灑自我的頭上、臉上、身上,順流而下,這確實讓我的腦袋越來越冷靜。

我試著從記憶裡搜索著關於夏初陽的資訊,但最後卻是一場空。畢竟升上高中到現在,自己確實沒有和誰有所接觸。倒不如說沒有人能夠引起我的注意,也因此我並沒有特別去注意誰,也沒有想認識誰的慾望,所以我在學校才會如此孤僻。

說孤僻其實也還好,我只是不想去浪費那些時間,認識一群我根本不想認識的人罷了,但就旁人來說,我這就是孤僻了吧?

無所謂,別人怎麼想都不關我的事,重要的是我自己是怎麼想的。

不過那個夏初陽……

不管我怎麼想也想不出什麼有關他的事情,畢竟他也不是我想認識的人,不然我就不會今天才記得他的名字了。

說起來,他還真是用了個好招!想讓我記起他的名字,確實就是要用這種讓我恨得牙癢癢的方法最快!

想到這不免覺得有些頭疼,奈何自己也沒有夏初陽的連絡方式,除了等到明天的到來也別無他法。

快速地清洗自己的身體,我穿上衣服、回到房間,覺得今天的折騰讓自己非常疲憊。

看看時間,雖然還很早,但今天還是早點睡了吧。

如此想著,身體也沒閒著,就這麼走到床邊、爬了上去,棉被一蓋,便將所有不快拋諸腦後,沉穩地進入夢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