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羅月星在一起已經過了多久了?我不知道,因為我並沒有特別去細數著時間的流逝,我只知道每一天我過得有多快樂。

些微的改變並沒有逃過爸媽的眼裡,他們似乎知道我們的事情,但他們並沒有多說什麼。

出了社會的我和夏初陽依舊常常見面,畢竟工作地點倒也滿近的。夏初陽順利地當上了法官,而我則寫起了小說。

我喜歡帶著筆電到咖啡廳裡邊喝著咖啡邊打小說,而我找的咖啡廳雖然年代有些久遠,但地點非常寧靜,常常讓我從早上待到晚上才離開。

畢業後的我和夏初陽原本就已經很少再見面了,除了偶爾打個電話寒暄幾句,我們可以說是越來越陌生的關係了。知道夏初陽的工作地點離這家咖啡廳很近的契機是某一天在我打小說打累的時候休息片刻,正巧在這時往窗外一看,卻看到了正一臉呆愣地看著我的夏初陽。

剛好那時候的夏初陽沒什麼事情,見我也看到他了,他搔了搔頭才走進來跟我聊了整個下午。

緣份是很奇妙的,再次見面說不高興是騙人的,所以在那之後只要夏初陽一有空,他就會到這邊來陪我聊聊天、喝杯咖啡,今天也不例外。

「你的小說我看了,還是一樣的暢銷啊。」夏初陽輕啜了一口咖啡,笑著說。

因為夏初陽曾跟我提過有在買我的作品,這讓我很驚訝,因為只要跟我說一聲,我可以直接給他,根本就不需要去花那種閒錢,所以之後只要小說一做好,我就會拿給夏初陽。

不過更讓我驚訝的是夏初陽竟然還有這種美國時間看我的小說,而且還能來咖啡廳跟我悠悠哉哉的聊著天,看得出來他將時間分配的非常完美。

從小就喜歡看書,再加上認識夏初陽後,看得更是呈倍翻的數量的書籍讓我寫的書一出版就非常暢銷,一直到現在,出了幾本書我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每本都非常熱門,總是在一出書就被搶購一空,讓出版社不斷再版。

能有這樣的結果其實讓我滿意外的,畢竟每個人喜歡的種類不同,我也只是抱持著嘗試的心態來寫第一本故事,卻沒想到會這麼成功,也因此我才會走向這條路。

「不過你最近待在這裡的時間好像越來越長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夏初陽的問題讓我愣住了,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的手也因此停了下來。

我看了夏初陽一眼,在見到夏初陽正用他那銳利的雙眼直盯著我看後,我不免苦笑了起來。

「早知道當初就不選什麼法律系了,搞得現在還真是吃虧。」

「拜託,你吃什麼虧啊?」夏初陽有些無奈的說,「就算不讀法律系,我也看得出來好嗎?」

「哦?」我一臉趣味地看著夏初陽,「你確定你的觀察力不是因為當上法官才有的嗎?」

夏初陽聽了,沒好氣地回道:「我很確定好嗎?」

失笑著搖了搖頭,氣氛再次回到了最初,是那樣的輕鬆愉快,但只要一想到羅月星,敲著鍵盤的手卻怎麼也動不起來,這讓我嘆了口氣。

「你怪怪的。」夏初陽微皺起眉頭,「該不會是那傢伙幹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吧?」

我看著夏初陽一會,才搖了搖頭,淡淡的說:「應該沒有。」

「應該?」顯得對我的說法感到奇怪,夏初陽皺著的眉頭又更緊了些。他不解地看著我,問:「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在懷疑他?」

「如果只是這種小事就好了。」我苦笑著說。

最近,我覺得羅月星很奇怪。他時常躲避著我,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有時候甚至是到了隔天才回家,而且身上總是會多幾道傷口。

我向羅夜星詢問過羅月星在搬家之後的生活,所以我知道現在的羅月星可以說是黑道大哥。他的勢力其實滿大的,這裡的治安之所以能這麼好,都是因為羅月星。

就羅夜星的說法是因為我在這裡,所以羅月星特別下令他的手下要好好維護這裡的治安。

小說家的職業通病就是能夠藉由這些片段來想出後面的發展,而且這發展還分成很多個。我想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因為羅月星下這種人民保母才會做的命令,讓一些人看不慣,導致有人想要推翻掉羅月星。

而依照羅月星的個性,為了不將我捲進去,所以他開始遠離我,就連回家也必須要小心翼翼,免得被人發現了地點,最後遭殃的反而是我。

除了這種可能性,我想不到羅月星變得如此奇怪的原因。

「照他的個性,這種推裡確實比較有可能。」夏初陽輕撫著下巴,就連他也認為只有這種可能性,才會讓羅月星如此反常。

事實上在這間咖啡廳再次遇到夏初陽後,我和夏初陽又恢復到以前的相處模式,所以偶爾夏初陽也會到我家來拜訪。

也因為這樣,夏初陽雖然還是叫羅月星『那傢伙』,但其實他們的關係已經稱得上是朋友了。

法官與黑道老大,身份差異是如此的懸殊,但他們的關係卻又是如此的親密,這在世人眼中或許是不被認同的關係,而他們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們都很低調。

話雖如此,但就我來看卻覺得很高興,最親密的愛人和最重要的朋友能夠如此融洽的相處,老實說我已經很滿足了,這讓本就將死亡看得很淡的我,變得更加不在意了。

儘管如此,但既然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只要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我就要好好的活下去,因為我還有爸媽、還有夏初陽、還有羅月星,我還有這麼多重要的牽絆。

「但你為什麼不去問他?」夏初陽不解地看著我,「開不了口嗎?」

這個問題讓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我怎麼可能沒問過,只是都被他躲掉了。」

「躲?」夏初陽愣了一下,才道:「看樣子事情真的滿嚴重的。」

沉默了一會,夏初陽又問:「但就算真的這麼難套話,你也應該更加積極才對,怎麼反而在這邊打小說?」

我盯著電腦螢幕,快速地將稿子存檔後,我將電腦闔上,然後抬眼看著夏初陽,有些無奈的說:「不是我不積極,而是他這幾天幾乎沒有回家。」

這樣的回答似乎出乎夏初陽的預料之外,他先是愣了一下,才問:「你說他都沒回家?幾天了?」

「不,他還是有回家,但是回來一下就又出去了。」我揉了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我也很擔心羅月星,但他卻怎麼也不肯跟我講,這讓我很難受。

就算是為了要保護我,也未免保護過頭了吧?更何況我早就不在意我這條命了,這個世界不能沒有我爸媽、夏初陽和羅月星,但可以沒有我,就算有人會因為我的離開而痛苦難過,但只要他們能夠記得我這個人,那就夠了。

但是很多事情總是不如自己的意,這讓我很苦惱,我覺得我的想法已經夠單純了,在別人眼中甚至可以稱得上「蠢」了,但別人怎麼想都與我無關,我只希望事情能夠照著我的步調去進行。

偏偏現在就是有一個人不願意,讓我這樣提心吊膽的實在難受,羅月星,你就這麼想要讓我整天都想著你嗎?你成功了,所以你可不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就算我想要跟羅月星說這種話,但羅月星卻早已不見蹤影,這是第幾天沒有看到他了?我不知道,也許才過了一兩天,但是這幾天我看到他的時間加加起來卻不超過一個小時。

羅月星,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手機也連絡不到?」夏初陽拿起手機撥打羅月星的號碼,「關機嗎?」

「嗯,這幾天都這樣。」

沉默了片刻,夏初陽嘆了口氣。

「總之,這幾天我會幫你想點辦法,你就好好打你的稿子,別想太多了。」

要我別想太多,我真的做得到嗎?我看著電腦,想想這幾天的稿子被我打得亂七八糟的,不免一陣苦笑。

「放心吧,一切會沒事的。」

「……希望如此。」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