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亞連不同,雖然我的雙眼沒有受到詛咒,但是我卻看得到惡魔的靈魂。還有一件和亞連不同的,那就是我可以感覺得到惡魔的存在。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些能力,但對我來說算是一件好事吧。我們告別女警官前往黑色教團之前,我叫亞連先行離去,自己留下來把城市中所有的惡魔給破壞掉了。

照著亞連所給的簡易地圖,很快地便找到黑色教團的所在處,我看了看斷崖,看樣子亞連應該已經到了。

快速地鎖定幾個定點,接著膝蓋一彎,我跳了上去,不一會的時間便來到斷崖上,正好看見利娜李用手上的板子往神田頭上敲了一下。

亞連很快地便發現了我,他高興地高喊著:「啊!艾德!」還不忘朝我跑了過來,很快地便跑到我面前了。

我摸摸他的頭,然後和他一起走到神田和利娜李面前,還不忘說了句:「你先進去吧。」

亞連聽了不解地問:「為什麼?」

「為什麼?」我指著眼前的大門,笑著問:「不是要檢查過後才能進去嗎?」

「啊,沒關係,已經確定亞連和艾德是庫洛斯元帥介紹來的了。」利娜李笑著說,「所以我們快點進去吧!」

既然教團的人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用再說什麼了,便和亞連一起進入教團。

「我是室長的助手利娜李,請多關照。」利娜李邊領著我們邊說,亞連卻在這時發現神田往與他們反方向的地方離去,這讓他叫住了神田。

神田確實因為這聲叫喊而停下腳步,他回過頭卻沉默不語地瞪著亞連,這讓亞連冒出了些許冷汗。

「是叫神田吧?」亞連放下手中的行李,一臉和善地笑著朝神田伸出了右手。「請多關照。」

對於亞連的友善,神田只是冷冷地丟了句「誰要和被詛咒的傢伙握手。」便離去了,這讓亞連感到一陣錯愕,而一旁的利娜李則是語帶歉意地說:「對不起,他剛出完任務回來,所以比較激奮。」然後便帶著我們繼續前進。

利娜李簡單地向我們介紹了幾個地方後,便帶著我們去找她哥哥,也就是室長考姆依,途中還有向我們說道:「所有的驅魔師都是從這裡出發執行任務的,所以也有人叫總部為HOME。」

HOME……家嗎?」亞連看了看附近,而我則是微笑不語。

「不過也有人出去後就不回來的。」利娜李說著讓亞連全身僵硬地話語,因為我們的師父就是那個不回來的傢伙。

沒有察覺到亞連的不對勁,利娜李問:「庫洛斯元帥呢?你們之前在印度吧?」

「這個……」亞連看了我一眼,苦笑著說:「三個月之前……」

三個月前,師父把我們叫去,並說了我們可以自稱為驅魔師。就在我們高興之餘,師父卻說了要我們和他一起去問候一下總部,但……

「我說你們,知道總部的地址吧?」師父一手拿著紅酒,一手拿著鐵鎚,緩緩朝我們接近。

「什、什麼?」察覺到有些不對勁的亞連緩緩後退著,而我則是早已知情,所以並沒有任何動作。

「我會讓哥雷姆代替我陪你們前去。」師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肩上的迪姆恰比像是回應般地拍動牠的翅膀飛了起來。「也給考姆依寄去了介紹信,等醒了就出發吧。」

我看著師父前進,亞連就往後退去,偷偷地退到一旁。而亞連則是在聽完師父說的話後,嘴角抽搐地問:「該不會您想落跑吧,師父?」

師父也不否認,邊舉起手中的鐵鎚,邊笑著說:「因為,我討厭那地方!」然後便往亞連頭上狠狠地敲了下去。

聽到這裡,利娜李呆愣地說:「把徒弟打暈……逃了?」

亞連忍不住嘆了口氣,但隨後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看向我,好奇地問:「對了,在我暈倒之後,艾德也被師父打暈了嗎?」

我看著亞連沉默了一會,最後轉頭看向了別處。

「咦?艾德你這什麼反應啊?難道你沒有被師父打暈?」亞連一臉激動地問,最後在見到我點頭的時候,他哀嚎了。

「不公平!為什麼就只有我被打?」亞連一臉哀怨地看著我,這讓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其實,我也有被打,只是……」

「只是?」亞連和利娜李皆露出一臉的好奇,這讓我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那時候,師父把亞連打暈了之後,很快地便轉頭看向我,發亮的雙眼讓我忍不住抖了一下,「師父,我絕對不會強迫您一起回總部,也會跟亞連乖乖的前往總部,拜託您千萬不要再使用您手中的武器了!」

「不行!這樣你不就知道我去哪了嗎?」師父一臉沒得商量的樣子,緩緩朝我逼近。

「師父!在亞連昏迷的這段期間我都會待在這裡,一步也不會離開的!您趁這個時候跑走,到時候就算我們想追也追不到您,這樣您還認為我會知道您去哪了嗎!」我驚恐地邊往後退邊說,這句話很成功地讓師父停下逼近的腳步,我知道我有機會了,趕緊又接著說:「師父,我保證在亞連醒來之前都會乖乖待在這裡的,所以拜託您,千萬不要打我啊!」

我看著師父高舉著鐵鎚的手放了下來,這讓我鬆了口氣。

「那好,在我離開以前,你給我把眼睛閉上,不准張開!」師父微笑著說,「要是被我發現你把眼睛給睜開了……相信不用我說了吧?」

我慘白著臉,猛地點頭,反正就是張開眼的話我就死定了嘛!

「很好!把眼睛閉起來吧。」

我聽話地閉起雙眼,耳朵卻聽見師父走到我面前,然後……

我的腦袋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痛得我眼淚都流了出來,一時竟忘了師父說的話,我睜開眼看著師父,不滿的說:「師父!您不是說不打我的嗎?」

「嘖!你這傢伙這什麼頭啊?竟然沒有暈過去。」

我靠了,然後就眼睜睜地看著師父手中的鐵鎚再次往我頭上敲了下來……

聽到這,連利娜李的臉色都有些慘白了,最後是亞連忍不住地開口問道:「所以艾德,你到底被師父敲了幾下?」

我看了看亞連,又看了看利娜李,倆人臉上仍舊寫著好奇,我說你們,能不能有點同理心,竟然要我回憶這麼痛苦的過往,你們還是不是人啊!

嘆了口氣,我想了想,身體忍不住抖了一下,我才欲哭無淚地說:「大概三十幾下吧。」

「……」

也是那一天,我才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

身體好也未必是好事。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