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吃飽喝足後,由於雨森佟無法動彈,所以旗木卡卡西決定先抱著對方到醫院一趟借輪椅。

天空仍舊有些灰暗,雨森佟抬眼望著天空,天空烏雲密布,他想待會會下雨吧。

「待會我還有個地方要先去一趟,我先帶你去找鳴人他們。」旗木卡卡西邊推輪椅邊道。

「卡卡西老師是要去慰靈碑那吧?我跟著去也沒關係。」頓了一下,雨森佟笑著說:「還是卡卡西老師覺得推著輪椅不方便?」

旗木卡卡西愣了一下,右手食指抓了抓臉頰,「嘛,沒什麼不方便的。」

帶著雨森佟來到慰靈碑前,旗木卡卡西沉默不語著,看著慰靈碑的表情像是在深思、在懺悔些什麼。雨森佟沒有說話,氣氛一時倒也沉默。

雨森佟還記得旗木卡卡西是來這裡看他的朋友宇智波帶土的,要是讓他知道對方還活著,並且會在未來造成忍者大戰,心境恐怕好不到哪去吧。

旗木卡卡西就這麼一直站著,雨森佟也一直沉默著,不久後開始滴起雨來,卻是越來越大。

不遠處倚在木樁上的自來也忍不住哼笑了聲,他想起在這裡的童年往事,那個被猿飛蒜山懲罰而被綁在木樁上的自己。

葬禮早已開始,眾人的表情都一臉沉重,每個人都懷抱著各自的苦澀與回憶。

推著輪椅,旗木卡卡西垂眼看著雨森佟的頭頂,他想對方或許是在場的人當中,內心最為痛苦的吧。

好在對方心理素質比他想像中要好上許多,堅強的性格倒是沒讓雨森佟將失落表現在臉上,兩人一起將花放上,旗木卡卡西特地停留一陣子,讓對方看看猿飛蒜山的照片好一會,這才推著輪椅離開。

隨著葬禮的進行,雨也漸漸停止,坐在輪椅上的雨森佟沉默著,他抬頭看著天空。

葬禮很沉悶,他沒有在聽漩渦鳴人和伊魯卡等人的對話,但當他們的對話結束時,烏雲也漸漸散去了。

爺爺,雖然沒有救到你,今後我也會繼續加油的。像是宣示般,雨森佟微微一笑,眼裡的陰霾跟著空中烏雲一同消散。

葬禮,也告一段落了。

 

「疾風,昨天被你逃掉了,今天絕對要你說清楚!」卯月夕顏抓著月光疾風,氣勢強硬的讓後者有些冒汗。

對方畢竟是他的戀人,他又因為雨森佟的作戰而詐死,現在卻又突然好手好腳的出現在她面前,這種天大玩笑換作是他也會生氣的。但想想雨森佟還只是名下忍,雖然在和大蛇丸與千手柱間、千手扉間的戰鬥中讓不少人察覺有異,但對方身為神之眼繼承者的事情倒還是個秘密,這要他怎麼解釋這段時間他是躲藏到哪去而不被任何人發現?

就在他內心萬分糾結之際,旗木卡卡西推著雨森佟來到他身旁,這讓他的注意力瞬間轉移了。

「身體還好嗎?怎麼這麼嚴重?」月光疾風臉色瞬間一凜,因為他發現雨森佟似乎仍無法動彈,這讓他內心頓時擔憂無比。

雨森佟朝對方露出一抹溫柔微笑,卻夠讓對方安心了,這讓月光疾風的表情頓時一柔,跟著露出了笑。

一旁的卯月夕顏看到頓時一愣,「你什麼時候認識這孩子的?」

「大概一個月前吧。」

「他被殺掉的那天。」

兩人同時回答,雨森佟的話卻是讓月光疾風額冒冷汗,讓卯月夕顏更加呆愣,讓旗木卡卡西噗哧一笑。

「卡卡西前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卯月夕顏看向旗木卡卡西,他想對方一定明瞭情況,與其看著月光疾風在那吞吞吐吐說不出半句話,還不如轉移目標比較快。

「這個嘛……」旗木卡卡西和月光疾風有相同顧慮,但和後者不同,他是直接看向了雨森佟。

畢竟他才是當事人,要不要告訴別人自然是由他決定。而雨森佟也在接收到旗木卡卡西的詢問視線後,朝卯月夕顏微微一笑。

卯月夕顏因為旗木卡卡西看向雨森佟而跟著將視線放到後者身上,見對方朝自己微微一笑,這讓她更加搞不清楚狀況。但身為暗部成員,思緒一轉又猜到了大半,她想救下月光疾風的人大概就是這孩子了吧。

「是我救下他,並請他詐死的。」簡短幾句話就證實卯月夕顏的猜測,但令她不解的是,眼前的孩子明明就是剛從忍者學校畢業沒多久的下忍,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耐救下月光疾風?

據她聽到的,雨森佟似乎還在中忍考試前就變化成猿飛蒜山的模樣出席,並以影分身參加考試,最後被大蛇丸挾持、進行戰鬥,不但不落下風,還跟被大蛇丸以穢土轉生召喚出來的千手柱間、千手扉間打得不相上下。

換句話說,雨森佟從一開始就知道大蛇丸的計畫,但他又是從何處知曉的?能夠和三忍之一的大蛇丸,甚至同時對付兩代火影的戰鬥實力又是怎麼來的?

難道這孩子跟卡卡西前輩一樣是個天才嗎?卯月夕顏狐疑地看向旗木卡卡西,又看向雨森佟,但後者臉上卻是掛著溫柔微笑,那笑撫平她內心的不滿,也讓她忘卻了疑惑。

她想她大概知道為什麼月光疾風這麼關心這孩子了,他的笑總有股魔力,能讓人不自覺地喜歡上。更何況對方還是救下月光疾風的人,就算只是個孩子,卯月夕顏內心對雨森佟也是充滿感激的。

「不過你也真亂來,那天做的事情該不會是這一個月裡在做的事吧?」月光疾風蹲下身,伸手握住對方的小手,卻見對方的手微微一顫,似是想回握卻沒力。

「嗯。」雨森佟也不隱瞞,而他的誠實換來的是旗木卡卡西一個力道不大的拳頭。

「還敢嗯呢你!下次要再這樣亂來,看我不把你的皮給扒了!」旗木卡卡西低聲要脅,看得月光疾風有些無奈,卻是不得不附和。

「沒錯沒錯,再這樣亂來,我就跟卡卡西一起把你扒了!」

兩人狀似幼稚的舉動讓一旁的卯月夕顏笑了笑,雖然她不清楚事情經過,但她想或許是雨森佟真的太亂來了,才會遭來兩人現下的舉動。

雨森佟沒力氣抬手撫摸被打得有些發疼的頭,只能面露無辜地看著兩人沉默不語。

「嘛,至少人沒事,只是身體要靜養一陣子。」旗木卡卡西伸手替對方輕柔自己方才造成的疼痛,這舉動卻讓雨森佟覺得舒服,甚至還有些享受,看得他和月光疾風更加無奈。

拍拍對方的小手,月光疾風站起身,「有空會去找你聊天的。」

「啊。」雨森佟溫柔一笑,看著月光疾風和卯月夕顏離去的背影,輕聲喚道:「卡卡西老師。」

「嗯?」

「我果然……」抬眼看著更加蔚藍的天空,雨森佟露出燦爛的真摯笑容。

「最喜歡木葉村了。」

*****

達成連續七天更文成就,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幹

是說好像還滿多人看的,沒人要給點感想嗎wwwww

真是太傷我ㄉ小心肝ㄌ(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