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那傢伙在一起了嗎?」

我看著夏初陽古怪的表情,雖然不解,但還是老實的點點頭。

我跟羅月星確實是在一起了,只是夏初陽的反應有點奇怪,難道是因為他其實是不能接受男生跟男生在一起的?

夏初陽在得到答案的下一秒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垂下雙肩,看起來有些無力。

……這反應也不像是一個排斥同性戀的人會有的反應,所以他的反應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皺著眉頭,不解地看著夏初陽。

「你幹麻?」我問,夏初陽卻只是搖了搖頭,但看起來似乎更加無力了。

奇怪的傢伙。

「你這傢伙還是一樣的奇怪耶!」我失笑著搖搖頭。

從以前就是這樣,明明是個聒噪的傢伙,卻說喜歡寧靜與悠閒。明明就很聰明,在找上我之前卻總是考最後一名。他真的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傢伙,奇怪的讓人無法理解。

我曾經很好奇夏初陽的腦袋構造到底是怎麼樣,畢竟他總是不按牌理出牌。自從他拜託我當他的家教後,他時常帶給我很多驚喜,就算是到了現在也一樣。

但我仍舊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找上我。

對於我的話,夏初陽只是回以苦笑。

「有時候,我真恨死了你的遲鈍。」

夏初陽說的很輕、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

遲鈍?是在說我嗎?我哪裡遲鈍了?我不解地看著夏初陽,卻見他一副沒事的模樣,好似在說他剛才什麼都沒說,見此我也只好作罷,反正我並不是很在意。

倒不如說,我不想得到解答。

「給你。」夏初陽丟了一本書給我,是新買的。

「以後不要再來我家了,我怕你老公吃醋跑來把我殺了。」話中帶著的濃濃酸味並沒有讓我察覺到,我只是在聽到『你老公』這三個字的瞬間漲紅著臉。

夏初陽呆愣地看著我,大概是對我的反應感到錯愕吧?我別開臉,像個生悶氣的孩子般打開手中的書本埋首讀了起來,這可以讓我轉移注意力。

我很成功的轉移注意力了,卻也因此沒發現夏初陽一直用炙熱卻帶著失落的眼神直盯著我看。

 

「我說……我不是叫你不要再來了嗎?」

看著夏初陽無力地看著我,我微笑著。

「你不用擔心啦!我有跟月星說過,他不會來把你殺掉的。」我說,眼睛卻在書架上一一遊走。

就算我不來,夏初陽還是有買一些新的書,還好我有來。

「不是那個問題啊……」夏初陽低咕著,手也無力地撐著額頭,看起來非常頭疼。

夏初陽說的話我並沒有聽清楚,但他的反應我看得可清楚了,這讓我有些納悶。我不解地看著他,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幹麻?這麼不想看到我嗎?」

我看著夏初陽的身體明顯一震,難道他真的不想看到我?

看來夏初陽似乎是真的對同性戀有些偏見呢……我有些愕然地看著夏初陽,認真地考慮該不該不要再來找他了,畢竟人家都露出一臉的困擾,我要是再來打擾就真的很惹人厭了。

心中有道聲音,我知道我不希望我們之間的交集就這麼崩壞。

我還來不及得出個結論,夏初陽就先開口了。

他先是重重嘆了口氣,才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我想的那樣?也就是說夏初陽不是對同性戀有偏見?但他的反應也只有這個可能吧?所以到底是怎樣?

「算了,只要那傢伙不介意就好。」夏初陽別過頭去,這讓我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

這麼說起來,我好像不曾聽過夏初陽叫羅月星的名字,他總是叫羅月星『那傢伙』,為什麼呢?

有點好奇,卻也沒有因此開口詢問,我看著夏初陽好一會,見他絲毫沒有要理我的跡象,便姍姍地看起手中的書。

仔細想想,我現在的生活太過甜蜜了,這讓我有種活在虛幻的錯覺。

現在認真思考了下,我跟羅月星已經是戀人的關係了,跟夏初陽則是朋友,那之前的問題──他們兩個人在我心中的份量各佔了多少?──結果是不是仍舊一樣,也就是同等的重要呢?

一個是戀人,一個是朋友,在我心中所佔的份量卻是一樣的,這樣也太奇怪了吧?

想到這,我都忍不住對自己感到不屑。明明關係是如此的懸殊,對我來說卻是同等的重要,那我要的到底是什麼呢?

好複雜,人類的心思複雜的連自己的心思都無法理解,人類果然是最複雜的生物了。

我不自覺地發起呆來,拿著書的手不再動過,有多久沒有像這樣靜下來思考一些問題了?

還是該說,這其實並不是需要深思的問題?

嗯,也許這就是正確答案。

我不需要釐清他們兩人對我來說哪一個比較重要,雖然他們之間跟我的關係差很多,但對我同等的重要也無所謂吧?

我想,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這麼兩個人能讓我如此的重視了,所以總是放不下與夏初陽的友誼,還有在得知真相後、毫不猶豫地重回羅月星的懷抱。

這樣的我,總覺得很糟糕。

我忍不住看向夏初陽,他正低頭看著手中的書,認真且專注,所以他並沒有發現我在看他。

只是朋友的關係就可以讓我如此的重視,吶,夏初陽,比起羅月星,你果然更特別。

但我想,我大概不會知道為什麼吧。

不,是我不願意去多想這個問題。

我討厭在一件事情上鑽牛角尖,尤其這事情還是個無解的題目,花費太多的時間卻仍舊得不到答案,這會讓我很不痛快。

然而有些事卻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放下的,就算自己再怎麼討厭,但還是會忍不住去鑽牛角尖。

人類因為自己擁有所有物種中最高的智慧而感到自豪,卻也因為有著複雜的思考能力而感到痛苦。

太過麻煩的事情我不懂,正確來說,是我根本不願意去細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對很多事情都抱有疑問,但最後卻總是不會開口詢問解答。

在遇到夏初陽之前,對我來說,活著的意義就只有「不再給父母添麻煩」而已,所以我只要好好的活著就夠了,不需要特別去理解那些複雜的事情。

但自從遇到夏初陽後,很多事情都改變了。

我變得更加有感情,我再次學會重視一個人,還有再次和羅月星相遇……

其實還有很多細碎的小事,和夏初陽相處的這些年以來,我改變的真的太多了。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年,卻也看得出夏初陽對我的影響力有多大。

這些改變對我來說是好是壞我並不清楚,但我想──

這,也是一種幸福。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