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安久姊妹來到二十區,戰爭早已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森下月出現在斷臂的亞門鋼太朗面前,黑的出現讓CCG的人感到絕望。

然而森下月只是蹲下身看了看亞門鋼太朗,接著微微一笑,頭也不回的以安久姊妹與就在身邊的亞門鋼太朗聽得到的音量,向身旁帶著黑色素面具的姊妹兩人道:「小白,這傢伙麻煩妳帶走了。」

黑色素面具是黑的手下的代表面具,CCG統稱這些人為「絕」。

在安久奈白將對方帶離後,才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帶著安久黑奈跳進下水道裡。他自然是挑金木研所開水溝蓋的下水道入口,照著一貫做法,花沒多久時間就找到對方,而對方正準備將好友永近英良給吃下肚。

赫子一出,將永近英良給捲了過來,還不忘將帶來的生肉塞進金木研嘴裡,接著又丟出眾多生肉讓他全數吃下肚,他的傷勢才逐漸恢復,理智也慢慢清醒。

「哥……哥哥……」金木研雙眼無神地看著只有獨眼變成赫眼的森下月,又看了看被對方捲在半空、正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己的永近英良,對自己方才差點將好友吃下肚這件事感到崩潰。

「小黑,妳帶著這傢伙。」森下月毫不留情地將永近英良給打暈過去,接著便丟給安久黑奈。

不需要森下月多語,安久黑奈也清楚對方的用意,便自動自發地帶著永近英良先行離去,對此森下月是非常滿意。

再看向金木研,他走上前拍拍對方的肩膀,柔聲道:「研,走吧。」

「不行……我要救店長……我要去救他……」金木研站起身,森下月拿給他吃的是普通人肉,也因此不會對他造成更多負擔,但只要再受重傷,他的意識將會再次被其吞噬的喰種反噬,而森下月比他更明瞭,他根本承受不起。

森下月抓住對方的右手,力道大的無法輕易掙脫,這讓金木研的精神瀕臨崩潰邊緣。

我要救他我要救他我要救他我要救他我要救他!我要去救他啊啊啊啊啊──!

金木研雙頰流著淚水,他不斷嘶吼哀號,卻怎麼也掙脫不了森下月的束縛,最後是森下月看不下去了,才輕輕嘆了口氣。

「芳村不會有事的。」

一句話就讓金木研愣住了,掙扎的動作也跟著停止,他呆愣地看著森下月,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青桐樹的傢伙來了,只是芳村被『那傢伙』帶走會如何我就不知道了。」毫無困難地將金木研扛在肩上,森下月帶著對方轉身離開。

他說的「那傢伙」金木研很快便明白了,和青桐樹有關,並且會前來搭救芳村功善的人,恐怕就是獨眼的梟,也就是芳村功善的孩子了。

獨眼的梟被CCG列為SSS級喰種,如此高強實力的喰種前來搭救,想必就如森下月所說的,芳村功善會沒事的。這樣一想,金木研也變得更加安分了起來,便任由森下月扛著,悄悄地離開此地……

 

之後的戰鬥,據森下月的調查,有馬貴將沒有因為沒和金木研戰鬥而打輸獨眼的梟,換言之結果還是如他所知的方向發展,不同的是他救下了金木研與亞門鋼太朗,瀧澤政道也因為真戶曉沒有感到不安而前去幫忙,因此在那場戰爭中活了下來。

將兩人暫時藏匿在十六區,順道將尚留在二十區的古董夥伴帶到此處安置──當然,不包含小丑的人──所有人的安危尚構不成問題。

森下月坐在房內的椅子上,對於幾乎沒什麼改變未來的結果不以為意,他右手撐著下巴、輕撫著臉頰,嘴角跟著逐漸上揚。左眼在瞬間變的血紅,伴隨著斷斷續續的恐怖笑聲,他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噬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瘋狂的笑聲不斷迴盪在房內,森下月幾乎笑彎了腰、笑得喘不過氣來。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改變了什麼劇情,或許連自己在不在乎別人的性命也無法肯定,也許以前的自己能夠肯定的回答:「在乎十六區的所有夥伴,在乎研,以及古董的大家。」但對現在的他來說……

長年吞噬喰種的結果,導致情緒不穩定,哪怕是他剛來到這個世界就是擁有最強實力的喰種也一樣,畢竟他雖然是個喰種,卻是個全身上下散發著濃烈人類氣息的喰種,也因此時常在半路上被飢餓難耐的喰種襲擊。就算是獨眼喰種也不能吃人類的食物,需要定期進食的他自然將計就計,直接將那些襲擊自己的喰種給全部吃下肚了。

大概是一開始他所待的區和二十區相比實在太過危險,也因此三不五時就會遇到襲擊,大量吞噬同類的結果讓他的精神變得越發不穩定,而被笛口朝木救下的那次,正是唯一一次因為意識被眾多吞噬的喰種反噬而精神崩潰,卻又在無意識中進行自殘而面臨的瀕死危機。

也是在那次危機之後,他雖然不會再被吞下肚的喰種反噬,卻也因此造就現今的扭曲性格。

而眾多肉塊累積下來,自然不可能由他一個人吃乾抹淨,因此他統治了十六區,並建造一個象徵完全和平形象的區域。在十六區的喰種必須完全聽從他的命令,人類也不允許通緝犯一類的罪人進入,長期維護秩序的結果造成CCG放任他在此地的統治,這也讓他有個非常完美的藏匿地點。

他也持續不斷吸收實力高強的喰種,還特別設立了替實力較低的喰種提升實力的課程,十六區喰種的實力其實比表面上要來得高強許多,只是刻意隱藏了這項事實。

森下月舔了舔嘴角,臉上的笑容收斂許多,他拿起一旁的咖啡杯喝了幾口。房門在這時被人敲響,森下月收起森冷表情,微微一笑。

「進來吧。」

房門被人輕輕推開,金木研探出一顆腦袋,接著朝他微微一笑。

「哥,貴史哥要我跟你說,上次你拜託他的事情他辦好了。」

「我知道了。」森下月輕點頭,還不忘揶揄:「你也別因為在這裡太放鬆而玩過頭了。」

「我才沒有……」金木研面露無奈,他每天可是很認真的請藤原貴史替他的戰鬥做特訓呢!

森下月笑而不語,金木研只好搔了搔頭,微笑道:「那我去找大家了。」他指的是古董的大家。

「啊。」

房門被輕輕帶上,森下月的笑容再次變了調。

「啊啊──接下來又會有什麼好玩的事呢?」

*****

被我放到忘記的最終章(幹

然後還有一篇番外就真的完結ㄌya!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