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過後,我已經有多久沒看到夏初陽了?我看著電腦螢幕,雙手放在鍵盤上卻沒有任何動作,今天的我一如往常的來到咖啡廳,卻也一如往常的在發呆中渡過。

我到底在幹麻?我忍不住掛上嘲諷般的笑容,每下愈況的狀態讓編輯都察覺到我的異狀,要不是因為每本小說都如此暢銷,恐怕也很難從那個人稱魔鬼編輯的人口裡聽到「休假」這兩個字吧。

因為編輯的好意,在加上我很明白我自己的狀況,所以我接受了這個提議,現在的我確實是在休假,但待在那空無一人的家中我也只會感到不安,所以我仍舊跟平常一樣,每天都帶著筆電來到咖啡廳。

雖然是在發呆,但至少比待在家中好,想到這不免嘆了口氣,睡眠不足讓我的頭有些暈眩,看著螢幕的雙眼有些對不上焦。

月星,你到底還要躲著我到什麼時候?

我多麼想問這個問題,奈何羅月星卻從來不給我開口的機會,回到家不到一分鐘又匆匆地離開,我甚至還來不及看清他的身影。

夏初陽在那天之後也不再出現過,或許是在幫我調查羅月星的事,但……都過了這麼多天了還沒有任何消息,難道事情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

得出這種結論讓我的胃開始一陣抽痛,要是被他們知道我這樣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大概會被他們痛罵一頓吧?

但我也只能把錯歸咎在羅月星身上,要不是因為他,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茶不思飯不想的。

沒錯,都是因為羅月星,所以……月星,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把一切都告訴我呢?

忍不住將臉埋進手心裡,我想我已經到極限了。

「宥銘?」

我反射性地抬起頭,卻見夏初陽一臉擔心地看著我。他查到了?

「初陽!你查到了嗎?關於月星的事!」我像抓住一線生機似地緊張地抓住夏初陽的手,卻見他一臉的凝重。

「老實說,你的猜測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所以事情真的就如我所想的那樣?所以羅月星為了不讓我受到波及而在到處奔波逃亡?為了不讓那些人發現我,所以每次都不在家裡久留,怕得就是被那些要對羅月星不利的人發現這個家、發現……我?

抓著夏初陽的手漸漸鬆了開來,出乎我預料的,得知真相的我,心境竟然會如此的平靜。

顯然這樣的反應也出乎夏初陽的預料之外,他有些擔心地看著我,深怕我又做了什麼傻事。

「宥銘?你還好吧?」夏初陽皺著眉頭看著我,雖然他也只是聽我說過,但他可不希望我的跳樓事件又發生了。

「嗯,我很好。」我淡淡的說。

這樣的回答讓夏初陽皺著的眉頭又更緊了些,他開始有些後悔將這件事告訴我了。

「你在想什麼?」夏初陽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問道,因為他不認為我會乖乖地回答。

「……你知道嗎?在遇到你之前,活下去唯一的意義就是不再給我爸媽添麻煩。」

夏初陽的心猛地一震,這種時候說出這種話實在不是個好徵兆。

「遇見你,是我人生最大的收穫。」我掛著淡淡的微笑,看著一臉呆愣地看著我的夏初陽,「你讓我體會了很多事情,都是些我不曾體會過的快樂。」

我緩緩地說著,就像在說遺言似地。

腦海浮現出過去的種種,一直到現在,這些都已經成為我寶貴的回憶了。

「初陽,對我來說,這個世界只要有我爸媽、有你、有月星,就足夠了。」

察覺到話中的不對勁,夏初陽試著保持冷靜,深呼吸了一口,才問:「那你呢?」

我看著夏初陽,笑了。

「這個世界,沒有我也沒差。」

碰!

我靜靜地看著憤怒地拍桌的夏初陽,不懂他的反應為什麼要這麼大。

沒錯,我就是不懂,感情這種事真的太複雜了,對一個曾經將內心封閉的人,你又要怎麼奢望他能懂?

「你就這麼想死嗎?」夏初陽從牙縫擠出這幾個字,表現已經沒有理智可言了。

我看著夏初陽,淡淡的說:「只要能讓你們活下去,我願意。」

沒錯,就是因為有我,所以羅月星才會遭人追殺,只要我不在了,事情就可以解決了。

夏初陽已經氣得不知該如何開口了,他只能憤怒地瞪著我,一時在這只有我們和老闆在的咖啡廳裡顯得異常沉默。

深呼吸了幾口氣,夏初陽試著恢復冷靜。他接過老闆遞來的咖啡喝了幾口,閉上眼感受著咖啡的濃郁,腦袋也因此逐漸冷靜清晰了起來。

「我帶你去找那傢伙。」

我愣住了,夏初陽剛才說什麼?

夏初陽看著我,又喝了幾口咖啡順了順氣,然後一臉認真地看著我,再次說了一遍:「我帶你去找那傢伙。」

「你知道月星在哪裡?」我驚訝地看著羅月星,沒想到他竟然連這個都查得到。

仔細想想,只是作家的我,要調查這些確實比較困難。相較之下,夏初陽身為法官,要調查這種事有的是管道,要調查完整的情報確實比較容易,但這也代表知道這件事的人也變多了,這讓我有點擔心。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顧慮,夏初陽淡淡地說:「放心吧,這些事都是我自己辦的,要不然才不會搞這麼久。」

聞言,我知道我鬆了一口氣。

夏初陽直盯著我好一會,才開口道:「決定如何?」

我沉默了一會,這種事情還需要考慮嗎?

「帶我去。」

 

夏初陽帶著不知從哪用來的槍,但他只帶了一把,卻什麼都沒有給我。

我自然知道他的顧慮,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他都不希望波及到我。

一樣……夏初陽跟羅月星都一樣……為什麼呢?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他們為什麼要為我付出這麼多,哪怕我根本就不會對他們有所回報。

如果說我對羅月星的回報就是愛他、待在他身邊,那夏初陽呢?不懂,我真的不懂。

這是我第一次有想要得到解答的念頭,但我知道,現在並不是個好時機。

「初陽。」我輕輕地喚著,看著走在前頭的夏初陽回頭不解地看著我,「這件事結束後,我有話想問你。」

夏初陽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回我一抹笑。

「好。」

我們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廢棄屋外,這個地方被樹林圍繞的很隱密,如果不是夏初陽帶著我走,我還真不知道這裡還有個廢棄屋。

那似乎是用來存放貨物的,所以大得像間工廠。廢棄倉庫的大門正搖搖欲墜地掛在那,夏初陽領著我小心翼翼地走進去,藉著門外及從窗戶投射進來的陽光,我們看到屋內的四周堆滿了很多木箱。

「那些是什麼?」我皺著眉頭,小聲地問一旁的夏初陽。

夏初陽正皺著眉頭看著那些木箱,木箱在這間廢棄倉庫裡看起來格外顯眼不搭,因為在這樣一個破舊的廢棄倉庫裡,不難推斷這裡被廢棄了多久,然而那些木箱卻一點灰塵也沒有,地上似乎也被刻意打掃過,由此可知最近有人在這裡活動。

夏初陽先是沉默了一會,才轉過頭來小聲地向我說道:「別動那些東西。」接著便示意我跟著他走。

我們穿越這些對滿木箱的房間,來到了裡面的一間小房間,卻在裡面看到了羅月星,他正全身傷痕累累地躺在那。

「月星!」

我衝上前去,緊張地檢查著羅月星身上的傷,雖然嚴重,但還不到危及性命的程度,這讓我稍微鬆了口氣。

「唔……」

我看著羅月星眉頭一皺,似乎是醒來了,緊張地在他耳邊喊了幾次他的名字,卻見他一臉呆愣地直盯著我好一會後,才震驚地問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

「我帶他來的。」夏初陽打斷我的話,冷靜地替我回答這個問題,然後也不管羅月星用著殺人的眼神看著他,夏初陽又接著說:「快點離開這裡。」

「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我們看向那唯一的出入口,數十名來者不善的傢伙正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站在那,站在最前頭的人更是不懷好意地看著羅月星,而羅月星除了用殺人的眼神直瞪著對方,也已經做不出其他的反抗。

「哼!老大,想不到你也有這一天啊?」帶頭的男人笑著說:「不過可惜啊,看來老天也不願幫你,所以就這麼剛好的被我們抓包啦!」

羅月星看向一旁的夏初陽,後者也正看著他,羅月星使了個眼神,夏初陽便不動聲色地將他帶來的槍遞給羅月星。

「逃吧。」

我呆愣地看著羅月星,他的臉上正掛著微笑。

「逃吧,然後,好好的活下去。」

在我反應不及,我的手被人用力一拉。這裡到底還是間廢棄的老舊倉庫,雖說被堵住的是唯一的出入口,但其實各個地方都有著大小不一的破洞。

夏初陽拉著我,照著羅月星指示的地方奔去,抱著我往那足以讓倆個人滾過去的大洞滾出廢棄倉庫外,接著拉著我頭也不回地跑進森林裡,然後沒多久,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入我們的耳裡,爆炸所產生的風暴將我們吹飛出去,我的意識變得模糊了起來,腦袋也變得無法思考。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