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你下手也未免太狠了吧?」凍殤趴在地上低吼著,其他人則是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會嗎?」我臉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右手拿著的劍快速地在凍殤身上劃出一條又一條的血痕,左手也不斷地丟治療,傷口在血還來不及流出就又復原了。

「對不起!啊!對不起啦!啊!森我錯了!拜託你饒了我吧!」

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劍也隨之消失無蹤,我一把將凍殤拉起。

「靠!以前就夠恐怖了,來到這更恐怖!」凍殤一臉從戰場回來的悲愴表情低喃著。

「你說什麼?」

「沒、沒有,你聽錯了。」

我笑了笑,轉頭看向太陽騎士隊,嘴角的弧度又增大了些。我皮笑肉不笑,但卻異常燦爛地看著他們問:「你們是要先回去呢,還是要體驗一下治療的樂趣?」

嗯?你問我哪來的樂趣?有啊!只是體驗的人是我而已。

太陽騎士隊皆一臉驚恐地看著我猛搖頭,噢不,亞戴爾非常冷靜地和我對望著。

我看著亞戴爾臉上寫著的「你不跟我們解釋一下嗎?」,擺擺手,說:「再說啦!我處理完就回去,記得幫我跟教皇報告一下。」

點點頭,亞戴爾帶著太陽騎士隊朝山洞的方向離開。

直到看見太陽騎士隊走進山洞,我又轉頭看向凍殤,好奇的問:「你們族人不都比死亡領主還強,怎麼還這麼怕我?」

「我以為你會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凍殤挑眉看著我,眼裡透著笑意。

「那是一定要問的,可惜不是在這裡。」我笑著說。

凍殤是我的朋友,因為身體不好,他比我早一年死了。不用說我也知道他也是穿越來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倩奏送來的,也就是說穿越之神有很多?

不過這不在我想得知的答案範圍內,就不管它了。

點點頭,凍殤又問,「你的能力又是怎麼一回事?竟然把我打趴!」

想到剛才他連腳都還來不及抬,就被我一腳踹在地上,然後是美好的快樂時光,他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啊!美好的快樂時光是萊卡在說的,那改成恐怖的酷刑時光好了。

「就半年專人指導啊!」我看著所有人張大嘴巴一臉呆愣地看著我……噢不,凍殤很完美的維持住他的冰山形象,只是雙眼張的有點大。

真的只是有點,我絕對沒有說凍殤的眼睛張得跟雞蛋一樣大喔!

「你竟然只花半年?」凍殤的聲音因為太過驚訝而顯得有些高。

歪著頭想了想,我說:「不,好像只有一個月,剩下的時間拿去做任務了。」

現場陷入一陣沉默。

我不解的看著所有人,突然爆出了一句驚呼聲。

「天啊!他比我們還變態!」

幹!我這麼純真無邪天真可愛的小傢伙怎麼可能是骯髒醜陋噁心巴拉的變態?

正想開口罵人,卻被人一把拎起,我呆愣的看著手的主人。

「變矮了呢。」凍殤面無表情的臉,只有眼睛正透著笑意。

靠!我變女生還更矮呢!韓凍殤,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叫你家的穿越之神幫你做了大改造!頭髮眼睛不說,光就身高至少也拉長了二十公分!不要以為我不敢叫倩奏把我的身高拉高我告訴你!

不,我真的不敢,太高跟怪物一樣,媽媽說人要知足,我滿足了。

就這麼被拎著,凍殤帶我到城堡裡。

雖然路途不遠,卻夠我們聊了。凍傷死後被一個叫潘安的穿越之神送到這裡,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加上潘安的幫助而成為這裡排名第二的高手。

是說潘安這名字好欠揍啊!咳!我是說繼續。

所謂不存在的傢伙不過是一些一般人,真正比死亡領主還強的只有斯特里亞。當初就是因為有斯特里亞,野心大的國王,也就是斯特里亞的父親,想併吞其他三國而向三國宣戰,但當時的斯特里亞年紀尚幼,因此被三國打敗,進而被滅國。

失敗讓斯特里亞有所成長,他察覺到族人的重要性,也因此他用他那一天比一天熟練的強大力量擊退那些前來趕盡殺絕的敵人,帶領族人來到此處隱居,讓族人過著和平的生活。

國王早在戰場上死去,斯特里亞原本只想和族人一起住一般的房子,但為了感謝他,族人建了一棟高聳城堡,希望他能成為國王,帶領他們。

斯特里亞拒絕成王,但接受族人為他建造的城堡,族人只好答應,但要求要尊稱他為王子。斯特里亞雖然無奈,但也只能答應。

斯特里亞偶爾會出城為族人賺些錢回來,在大家省吃儉用加上一個為民奔勞的王子的努力下,倒也富裕。

「你們王子挺不賴的嘛!」我笑著,依舊任由凍殤拎著走。

不用自己走,當然要善加利用啊!

「怎麼?你該不會想把你女朋友讓給他吧?」凍傷挑眉看著我。

「別傻了!我怎麼可能會跟他交……」我猛地閉上嘴巴,看著凍殤眼裡的狐疑,燦笑著說:「我怎麼可能會把女朋友讓給他呢?」

沒說什麼,凍殤就這麼把我拎到斯特里亞的房間。

我呆愣地看著斯特里亞一身便衣,待在那稱得上是樸素的房間,坐在椅子上專心地研讀手中那厚重的書本。

「這是一名王子該有的房間嗎?」我的聲音讓斯特里亞抬起頭。

「啊!你沒事嗎?真是太好了!」斯特里亞笑著說。

血紅色的眼瞳哪有什麼狂妄?除了真誠還是真誠,他是真的很高興我沒事。

「……你家王子有雙重人格嗎?」我嘴角抽搐地看著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的斯特里亞。

「並沒有。」凍殤說。

嘆了口氣,我走到斯特里亞面前,直接在地上坐了下來。

「啊!你可以坐在床上……」

「不用啦!」我擺擺手。「倒是你,趕快登基帶你的族人出去找塊空地建立王國。」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

我一口打斷斯特里亞,說:「如果不存在的傢伙信仰光明神,相信光明神會用祂的仁慈來原諒你們的罪惡的。」

斯特里亞看著我嘴角勾起的一抹微笑先是一愣,隨即理解的點點頭,笑道:「那就拜託你了。」

「這幾天就帶出去吧!我會幫忙你們。」我轉頭看向凍殤,又接著道:「越快越好。」

點點頭,凍殤立刻邁開步伐走了出去。

我又轉頭看向斯特里亞,問:「王國的名稱也要快點想出來,現在就想出來更好。」

沉默了一會,斯特里亞問:「你的名字是?」

「郝音森。」我這次很乾脆的說了,雖然我不知道他問這個幹麻、會不會笑我的名字,但出乎意料的,他只是反覆咀嚼著我的名字,並沒有任何嘲笑的意味,這讓我更加欣賞他了。

「決定了!就叫望森國吧!」斯特里亞笑著說。

「望森?」

「嗯,帶來希望的音森。」

我笑了,聽起來不錯!

接下來的幾天,我請斯特里亞派人替我送信給教皇,自己則跟著望森國的人民找了一塊離忘響國不遠的大空地幫忙蓋房子。

在長期的鍛鍊加上曾經幫忙人蓋房子的經驗下,我快速地幫他們蓋城牆與城堡,外加幾間住戶便離開了。

根據事後凍殤的說法是:「你離開也等於完工,很快就步上軌道了。」讓我非常不解自己真有蓋這麼多間?

回到神殿,我直接殺到教皇的辦公室。

「死老頭!交代你的辦好了嗎?」我邊問邊接過教皇遞來的蛋糕。

「早在收到信的那天就叫太陽去見國王了。」教皇挑眉看著我。「真虧妳想得出來,望森國現在如何?」

我聳堅表示我不知道,說:「我幫他們蓋幾間房子就回來了。幹麻?」

「妳說望森國的人都只是一般人,這件事是真的嗎?」教皇又問。

「對啊。」我挑眉看著教皇,這死老頭想幹麻?該不會把主意打到望森國去了吧?

「哎呀!既然他們已經成為我們光明神殿的信徒了,當然要提供點資金啊!」教皇燦笑著說。

「……我忘了跟你說,那個比死亡領主還強的傢伙只有一個,而那一個正好是他們現任的國王。」

我看著教皇刷白的臉,燦笑道:「哎呀!不要難過,世界在光明神的照耀下變得非常美麗,明天會更好!」

「如果你能叫他們給神殿大量金錢就會更好!」

「如果你不怕忘響國被轟掉的話。」

「……」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