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站在對面,依舊一臉邪媚的艷鳥對望著,我活動活動手腳,接著雙眼微瞇,朝艷鳥衝了過去。

「艷鳥,要認真點喔!」我邊衝過去邊提醒道,艷鳥只是輕笑幾聲,便在我衝到她前面抬腿踢過去的下一秒接住我的腿。

我一驚,起手朝艷鳥快速揮舞著,艷鳥微皺著眉頭放開我的腿一一閃過我的攻擊,接著往後跳了幾步。

一落地,我又朝艷鳥奔去。我試著將所有的招式學會,先是右拳快速地朝艷鳥的臉揮去,在她閃過的下一秒立刻抬腿掃去。

艷鳥一驚,起手擋住我的腿,接著揮開我的腿,趁我有些不穩趕緊起手朝我揮來。

我趕緊站穩,閃過艷鳥的手,接著蹲下身用腳朝她掃去。艷鳥被絆倒,我又起身朝她肚子補上一腳。

艷鳥吐出一口血,苦笑著:「菲尼還真不懂得憐香惜玉啊……」

我皺著眉頭,語氣中帶了點無奈的說:「我不知道妳會受傷,而且我急著熟悉能力。」

畢竟艷鳥只是一把劍,被她壓過的我知道她的重量跟她是劍的模樣是一樣的,所以我以為攻擊她並不會造成傷害,再加上為了早點熟悉能力,我使出了全力,卻沒想到艷鳥竟吐出血來。

原本躺在地上的艷鳥突地將我抱住,她大吼著:「呀──菲尼真的好可愛喔!」

「艷、鳥!」我有些暴怒地想掙脫她,奈何卻怎麼也掙脫不了。

「呐吶!」艷鳥突然放開我,看著我說:「光是練體術也沒意思,倒不如練劍術怎麼樣?」

「劍術?」我狐疑地看著艷鳥。「妳是說拿妳嗎?」

顯然我的問題讓艷鳥很不滿,她嘟著嘴說:「當然是我啊!菲尼你好壞,都已經有我了,竟然還想要拿別的劍!」

我有些無奈。

我說歐培基啊,我跟你要的是對練的對象吧?你給我劍就算了,還給我一個……怎麼說?女朋友嗎?還是老婆?重點是,不管是哪一個我都不想要啊!

嘆了口氣,我道:「我說艷鳥,我是為了要熟悉我的能力才找妳的,雖然不認為妳會受傷,但我確實是把妳當人看,妳這樣問我當然會覺得怪怪的啊!」

艷鳥先是一愣,隨即漾開笑顏。她高興的抱著我,嘴裡依舊嚷嚷著「菲尼好可愛喔!」讓我恨不得想叫歐培基出來把她收了。

「總之,我必須在這六天熟悉能力。艷鳥,這六天就拜託妳了。」我抬頭看著天空,隨即站起身將身上的塵土拍去。「艷鳥,繼續吧。」

然後這六天,托艷鳥的服,我熟悉了體術、劍術、弓術、槍術,體力、力氣、速度也上升不少,霸氣也變得運用自如,我高興的向艷鳥道謝著。

艷鳥真的很神奇,不但可以幻化成人形,還可以變成各類武器,而且可以製造實體和我對打,好讓我可以拿著她熟悉武器的使用方法。

在這六天,除了第一天出來時忘記跟斐德說,第二天開始,我以「為了學會自力更生」為名,向斐德說出了不回家的要求。當然,我又跟斐德報備過我大約的位置,再加上幾天的修練讓我能夠輕易察覺到人的氣息,所以斐德來了我也可以馬上裝出努力求生的模樣。

山上畢竟是山,還是有野生動物可以讓我填飽肚子,所以出門的時候自然沒有帶任何東西。剛開始,斐德因為這點而有些擔心,所以時常偷偷來看我的狀況,因為那時還沒熟悉能力,所以都是由艷鳥告知我斐德的動向。

之後漸漸熟悉能力,也察覺得到人的氣息,我才開始不依靠艷鳥,讓艷鳥直呼可惜,說什麼「討厭啦!菲尼都不依靠人家了!」讓我非常無奈。

因為我有做一些陷阱當作掩護,畢竟我連一把小刀都沒帶來,所以就做了一個陷阱在旁邊,當作是抓食物的工具,然後在發現斐德來的時候趕緊抓一隻動物放進陷阱,好讓他以為我還是能生存。

基本上我是不會吃那些小動物的,畢竟死過一次的我還是很愛護生命的,再加上秉持著「不用白不用」的信念,食物我都是叫歐培基送來的。

大概是因為認為我可以堅持下去,斐德在第四天就沒再來過了,這讓我可以更加專心的在修練上,倒是幫了我不少忙。

「艷鳥,我們該回去了。」

經過六天的訓練,我已經成為這個世界的第一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達成我和菲尼的誓言。

只要將那群會危害到斐德性命的海賊們全部解決掉,再叫歐培基想辦法把海軍弄過來好讓他們保護這座小島村民們的安全,我就可以等著出海去找魯夫了。

艷鳥藍光一閃,變回劍身。我輕撫著艷鳥的劍鞘,就像剛得到她的那一天一樣,嘴角勾起一抹笑。將艷鳥收進空間裡,我看向山下。

菲尼,該是我實現我們之間的誓言的時候了。

走下山,隨風而來的卻不是清爽的芬多精參雜的一些食物的香味或汗臭味,安靜的聽不見任何話語,一點人的氣息也感應不到,不好的預感正不斷滋長,我加快腳下的速度,儘管已成為世界第一還是忍不住相信是自己的失誤,其實村裡還是有人,大家還是跟平常一樣,所以我要像個一般的小孩,用小孩子的速度奔馳著,然後大家在看到我一臉驚慌的出現時,一定會驚慌的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沒錯,一定是這樣。

我驚慌的衝下山、衝進村裡,卻在看清村裡的情況後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