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妳!」

我看著教皇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忍不住哈哈大笑著。

「笑?妳還敢笑?我供妳吃供妳住,還給妳錢花,妳還不爭氣點,竟然還給我捅了個大摟子!現在還敢笑?」

我看著教皇氣急敗壞的臉,又笑了。

「唉!死老頭你不要這麼緊張嘛!事情沒那麼嚴重啦!」

「什麼沒那麼嚴重?對方可是不存在的傢伙耶!」教皇沒好氣的吼著。

「放心吧!」我拍拍大腿站了起來。「先走了。」

教皇呆愣地看著我臉上閃過的一絲冷酷,看著我走出去。一旁的審判則是淡淡的笑著。

「審判,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太陽狐疑地看著審判。

「小森說過……

敢讓我全身插滿玻璃碎片,我就敢在你身上開個洞,一個會不斷開的洞!

所以臭小子,脖子洗乾淨點,我來了!

我冷笑著,卻聽到轉角處有人談論的聲音。皺著眉頭,我躲在牆後。

「聽說小森是被不存在的傢伙攻擊的。」

「就算是不存在的傢伙也不能欺負我們的小森!」

「喂!小森那麼強,說他被欺負總覺得……

「怪怪的。」

「沒錯。」

「呃,那不重要啦!你們到底要不要幫小森報仇?」

「亞戴爾,你覺得呢?」

現場陷入一陣沉默,所有人屏氣凝神地看著亞戴爾。

「會有生命危險,隊長會生氣。」亞戴爾深呼吸了一口。「他會把你們復活,然後丟下懸崖,再丟一顆大石頭,然後治癒、再丟。」

所有人臉色由黃變綠,再由綠變白。

「如果這樣你們還要去的話,就出發吧。」

亞戴爾的話讓眾人一愣,隨即笑著說:「當然要去啦!」

「就算被隊長丟下懸崖也一樣啦!」

「走吧走吧!」

於是,太陽騎士隊以巡邏之名,浩浩蕩蕩的步出神殿。

幹!一群只會惹麻煩的傢伙,我一點都不高興啦!混帳東西!

我笑咪咪地跟在太陽騎士隊後面。

噢!請不要以為我在學喬巴,因為我的笑是陰笑,不是,是燦笑。跟喬巴那個明明高興的要命身體還在那扭來扭去嘴上卻說反話的那種可是大大的不同喔!

本來嘛!報仇這種事當然要自己解決才會有快感……我是說才不會拖累別人,你們一群人大搖大擺的給我跑去當人家的箭靶看得我非常不爽啊!

不過這好歹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嘛!所以就先靜觀其變吧!

一路上,我保持一定的距離好不讓他們發現我的存在。跟著他們步出城外,來到那個不小心被我炸掉一個豬圈的村莊,再到豎立在村莊後的山上。越過山後有一座更加高聳的山。

看樣子大家都知道路嘛!還好有偷偷跟來,不然我大概老了都還沒找到不存在的傢伙。

嗯?你說原來這才是我沒有阻止他們來的真正原因?廢話!我連不存在的傢伙都不知道了,又怎麼會知道他們的聚落在哪?我是天才沒錯啦!但我可不是GPS啊!

登上山後,約在山腰處有一個一層樓高的山洞。在山下被樹林擋住,很難被人察覺。

太陽騎士隊想都沒想,紛紛走進山洞裡。

靠!這要我怎麼跟啊?

嘆了口氣,我只好估算了下時間,才跟著走進洞裡。

一進入山洞,我放輕腳步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畢竟在山洞裡,小小的聲音也可以因為回聲而放大,甚至傳到遠處,進而被發現。

但我腳下的速度沒有因此而減緩,我邊走邊仔細聆聽,尋找太陽騎士隊的蹤影。

山洞非常寬敞,進來到現在都只有一條筆直的路直往前伸。洞裡非常的暗,剛開始還有些不習慣,但久了就漸漸看得到洞內的情況。

由洞口那附近沒有絲毫雜草樹木和這直往前伸的山洞判斷,估計是用魔法直接轟出來的。

我豎耳聆聽,卻怎麼也聽不見任何聲響。

太奇怪了!怎麼可能一點聲音也沒有?雖然我也沒聽到自己的腳步聲,但我可不認為他們的功力有這麼高!

難道我太晚進來,他們早就走出山洞,打起來了?

想到這,我又加快腳步。走沒多久,就看到不遠處隱隱發出的光亮。

是出口!

腳下的速度漸趨緩慢,我走到洞口觀察洞外。

一條蜿蜒小路從洞口延伸到山下的小城鎮,城鎮的後面還有一棟華麗無比的高聳城堡豎立在那。

那就是斯特里亞說的城堡嗎?我挑眉,又往城鎮中央望去。

城鎮中央有一個噴水池,廣大的場地不難知道那是一個廣場。

廣場上聚集了很多人,似是城裡的所有人都在那了。

雖然城鎮不大,但當城裡的人都聚在那不大卻也不小的廣場上時,又顯得人很多。

這些人都是不存在的傢伙?哪個混帳說倖存者只有一些的?這一眼望去少說也有幾千人的數目實在不適合用在一個差點被滅掉的種族上啊!

噴水池前,有一群人坐在那。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們的身上有一條繩子將他們綁住。而城裡的人則是圍著他們看,臉上是一臉的有趣,似乎是在嘲笑這些外來人的愚昧。

我看著被綁著,臉上透著不甘的太陽騎士隊,眼神散發著暴戾。

幹!原來是被抓了,難怪都沒聲音!

莫名的怒火在心中不斷滋長,我邁開步伐,朝城鎮走去。

所以我說我一點都不高興就是這樣!一群混帳只會給我找麻煩!

走進城鎮,我來到人群的後方。

「他們這幾個小鬼真是不知死活。」

「傻子才敢到我們這裡鬼吼鬼叫。」

「哈哈!是說韓那傢伙前陣子出去又幹了什麼好事?要不這些小鬼又怎麼會來?」

「聽說他被王子派去給他的情敵下馬威去了。」

……斯特里亞那傢伙竟然是王子?我嘴角抽搐著。

「哈哈!挺像王子的作風!」

「是啊。但韓好像做得太過火了,差點害死那個情敵。」

「那也難怪他們會來叫著要報仇了。」

眼神散發著冰冷,我仍舊站在他們身後。

「不過真要報仇也是我們吧?我們可是被滅國耶!要不是有王子,我們哪有辦法活?」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

「你是想說當初開戰的是我們吧?」

「嗯……

……這我當然知道啊!不然無緣無故被滅國,其他人還會乖乖隱居在這嗎?」

……

全身散發著冰冷刺骨的寒意,那是殺氣。

談話的兩人冷不彷地抖了幾下,緩緩回過頭,但也在回過頭的下一秒就後悔了。

一個有著一頭金色短髮,眼神冰冷的讓人不寒而慄,全身散發著強烈殺氣,有如鬼神般的男人,用他那蔚藍的雙眼冷冷地看著他們。

但我並不知道我的表情有這麼可怕,事後還很納悶他們當時幹麻看我像看到鬼一樣……

「咿──」兩人反射性地抱在一起,尖銳的高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就像兩人的動作一樣,所有人先是被嚇的雙腿發抖,然後在我用雙眼橫掃過去的下一秒抱在一起的抱在一起、讓路的讓路。

將視線從那些人身上轉到皆一臉錯愕地看著我的太陽騎士隊,我冷哼了一聲。

「你們……」我邁開腳步,朝太陽騎士隊接近。「好大的膽子啊!竟然給我擅自跑來,還說什麼……報仇?」

我站在他們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忽略掉他們顫抖的身體和一臉的驚恐,用龍之戒變出一把劍,冷冷的說:「報仇這種事還輪不到你們插手。」

「是……是!」

是個屁!我又不是格里西亞!

我強忍住翻白眼的動作,砍掉綁在他們身上的繩子。

「所以你是來報仇?」

一道低沉的男音從身後傳來,我轉過身去。

來者有著一頭紫色及肩短髮,翠綠色的眼瞳直盯著我瞧,冰冷的臉沒有一絲情感。

大概是他們說的韓吧?很符合他,但……

「為什麼越看越眼熟呢?」我一手托著下巴,皺著眉頭看著韓。

「上次在外面的村莊見過。」韓淡淡的說。

不,上次見到你就覺得很眼熟了……這張臉、這聲音……如果加上黑色的頭髮和眼睛,再配上一副粗框眼鏡……

「幹!韓凍殤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吼出來,看見凍殤一臉的錯愕和其他人一臉的呆愣,趕緊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說:「哎呀!我是說韓同學你怎麼會在這裡?是說,我不是故意喊出來的,你不要想不……

「開」還來不及說,就被凍殤一口打斷。他吼著:「郝音森不要以為只有你會吼!」

幹!我只是不小心把你的名字喊出來而已,你這擺明讓我被人笑的喊出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也不想想你這冰山凍傷多少人,竟然還拖我下水?找死!

突然爆出的笑聲讓我和凍殤散發出強烈殺氣,冷冷的瞪著那些不存在的傢伙。

哎呀!太陽騎士隊的各位不要這麼正經嘛!雖然你們都知道笑了會被我轟到剩半條命不到而不敢笑,但這樣我沒辦法名正言順的轟你們啊!到時候被你們指著鼻子說「我們這麼有義氣要幫你報仇,雖然最後的結果是被你救了,但最重要的是有心啊!你竟然這麼不領情,忘恩負義的傢伙!」我會很傷腦筋的!

所有人立刻閉上嘴巴,我和凍殤才收回殺氣,互看著對方。

突然,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是的,我們笑了。

「萬年冰山……笑了?」

我看著凍殤,嘴角上揚的弧度猛地加大。

凍殤無奈地看著我一手抱著肚子,另一手拍著膝蓋,淚水在眼角不斷聚集。

「萬年冰山?好適合你啊!哈哈哈!」

「在笑就把你小時候的事全抖出來。」

我抹掉淚水,挺直腰桿,一臉正經的看著凍殤說:「我親愛的朋友,我並沒有做任何令你不快的事,基於朋友我必須要告訴你,三思而後行啊!」

所有人張大嘴巴看著我,只有凍殤更加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嘻嘻笑著走過去,他笑著伸出手,我們兩個就這麼在大庭廣眾之下……擁抱。

嗯,我沒有描述的很不雅,如果你還想歪的話,我只能說對不起我們Level不同,你走錯地方了,快滾吧!

「好久不見了,殤!」我笑著拍凍殤的肩膀。

「你變好多,當時沒認出你。」凍殤回我一個歉笑。

……認得出我頭給你!

「我也沒認出你。」我陰笑,不是,是燦笑著說:「不過你都讓我全身插滿玻璃碎片,導致失血過多害我差點又死了一次,這帳不能不算喔!」

「打?」凍殤挑眉笑看著我。

「當然!」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