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遇見你,我只是用無神的雙眼看著你。

頹廢的坐在地上,身上到處是傷痕。

你走到我眼前,停下腳步。

我抬頭看著你,你只是一臉趣味的看著我,彷彿在問「像你這麼弱的人,怎麼還能活到現在?」

你蹲在我面前,笑著看著我,而我只是直直的看著你。

你似乎覺得這舉動很有趣,因為你身上散發著危險,就算是一般人也會對你感到害怕,所以你對我產生了好奇。

「怎麼?」我笑著,卻扯到傷口。「想殺我?」

你只是靜靜的看了我一會,隨即將我扛起。

我驚恐、慌張,緊張的叫你放我下來,你卻不為所動,自顧自的將我帶離,因為你知道我傷的很重,動彈不得。

你帶我到旅館,動作說不上溫柔的將我放到床上,痛得我忍不住皺起眉頭。

「你到底想幹麻?」我警戒地看著你,但卻不構成威脅,因為我動不了,光是講話就讓我痛得想哭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趣~」你這樣回答,卻讓我錯愕,只因為你散發的氣息太危險了,這樣的男人不可能因為有趣就撿一個人。

「你叫什麼名字呢~」你問,我微皺著眉頭,但最後還是說了。

「若拉。」

「呵~真是可愛的名字呢~」你笑得邪媚,卻讓我有些不安。「啊~對了,我的名字叫西索唷~」

 

我曾問你為什麼要救我,你說只是一時興起。

傷好了我就回家去,卻沒想到你竟然也跟去。

我問你為什麼跟著我,你回我因為無聊。我無奈,還是帶你去,順便煮菜給你。

你說很好吃,我覺得有些高興,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人,沒有人會吃我做的菜,也沒有人會稱讚我的手藝。

你待了幾天就離去,而我則是恢復以往的步調繼續獨自生活,心裡卻覺得有股失落感,我覺得很不習慣,每晚徹夜難眠。

又過了幾天,你又來了,說是經過順便來吃飯。

我很高興,那失落感似乎不見了,我笑著做菜給你吃,而你也笑著稱讚我的手藝。

「西索,你什麼時候離開?」我問,你卻愣了一下,為什麼要有這種反應?我不懂,但還是好奇的看著你,卻沒發現自己臉上寫滿了期待和害怕受傷害。

你看著我,笑瞇了眼。

「小若拉捨不得我走嗎~」你說,我笑了。

「因為會寂寞啊!」我說,你又愣住了。

「是嗎~」你笑了,卻透著危險。「那我今天就留下來好了~」

 

「啊……」我呻吟,臉卻更加紅潤。

你舔舔嘴,一臉的意猶未盡,我感到很困窘,忍不住用手遮住我的臉。

你笑了幾聲,用你那獨特的笑聲,然後扯掉我的衣服、我的褲子,粗魯的扳開我遮住臉的手,笑著覆上你的唇、伸進你的舌。

「嗯……」我試著動我的手臂,但你卻抓的緊緊的,讓我無法動彈。

你的唇開始往身下遊移,我忍不住又呻吟了出來。

「西、西索……」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不懂,吃飽飯後你就把我抱進房間,開始對我上下其手。

但更奇怪的是我,因為我竟不覺得討厭,反而很喜歡你的吻、你的觸摸。

你看著我邪媚的笑著,又舔了舔嘴角。

「我要進去囉~小若拉~」你說,動作卻比平常更加輕柔。

今晚的我感受著你充滿我的身體,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我覺得這大概是這輩子最高興的時刻。

那晚,我在你懷裡睡去,而你則是一臉的滿足。

 

「為什麼會受傷?」我看著問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為什麼會受傷的你,覺得有些不解,為什麼你要問這個?但我還是窩在你懷裡,淡淡的笑著。

我對你說我很強,你則是一臉的不信。我笑著說只是我沒辦法出手打人,因為我曾經殺掉我的朋友,從那刻起我就無法在出手打人了。

你若有所思,然後發出你獨特的笑聲,輕吻我的頭、我的額、我的鼻、我的嘴,然後我再次被你抱到床上去。

尚未回過神的我只是呆愣的看著你邪媚的笑容,然後在不久後臣服在你的懷裡。

但是我知道,在你懷裡是我最幸福的時候。

我不奢望你留下,因為你有你的樂趣,而我只不過是你樂趣的一小部分罷了。

我懂,所以我珍惜,珍惜現在與你相處的時光。

大概是還沒找到下一個樂趣,所以這幾天你都住在我這裡。我很高興,每晚都被你愛撫,那段時光是我最幸福的時光。

 

今天一如往常的上街買菜,卻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壞蛋。

我依舊無法出手,但我不怕受傷,只怕他們踩爛我的菜。

那些菜是要煮給你吃的,我不希望你餓肚子。

但大概是我表現的太明顯,所以菜被他們踩爛了。

我有些呆愣的看著他們笑著踩爛我的菜,啊啊,這樣不行,西索會餓的。

我起身,一拳打在原本在一旁駕著我卻被我掙開的人肚上,他飛了出去,撞在牆上,力道大到連牆壁都凹陷進去。

啊啊,想不到我再次出手竟然只是為了菜被踩爛。

他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回過身朝我攻來。

很久沒有打架的我,動作變得有些不靈活,但還是輕鬆的將他們一一擊倒在地。

眼看著情勢不利,剩下的人竟拿出槍械,毫不猶豫的朝我射來。

我錯愕的看著被子彈射穿的身體,啊啊,我忘了我會用念了。

我倒了下去,眼角卻瞄到你的身影。

 

「若拉!」

我看著你驚慌的臉,笑著輕撫你的臉頰,卻耗掉我大半力氣。

好累,是我現在唯一的念頭,因為我氣若由絲,我知道我要走了。

你的臉上有著驚慌,這表情不適合你。

你的臉頰兩旁有淚水,這也不適合你。

「我喜歡你的笑容,西索。」我說,卻很辛苦。

我淡淡的笑著,看著你似乎越來越絕望的臉,卻有些捨不得。

「西索,不要難過,因為我會永遠愛你。」

你抱緊我,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你愛我,我笑了。

我愛你,西索……

所以你不要露出這種表情,這種表情不適合你。

我想看你的笑容,西索……

我想聽你的笑聲,西索……

西索……

 

我會一直愛你,就算死去。

 

*   *   *

腐是腐了,但我卻覺得自慚形穢,然後深深領悟到,我不適合這種文……

就說我不腐了嘛!是吧是吧!哈哈哈!(被巴)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