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為什麼村子……會變成這樣?

我錯愕地看著村子無一處完好,房子被破壞的被破壞,地上躺著的村民各個滿身是血,沒有一個人還活著,怎麼?這就是我的誓言嗎?

我握緊拳頭,邁開因全身不知是憤怒還是不甘而顫抖、有些不穩的步伐,身呼吸了一口,我開始沿途大吼著:「還有沒有人活著?有的話快回答我!」

儘管知道現在的舉動是白費力氣,因為我根本感受不到一絲人的氣息,就連不懂醫術的我用肉眼看都看得出來,屍體因為腐爛而變得腫大,他們,死了好幾天了。

下唇一咬,我仍舊繼續喊著,不斷說服自己功力不到家,其實還有人生還躲起來了,只要像現在這樣不斷大吼,他們就會出來叫我小聲一點,然後帶著我到安全的地方。

就這麼一路吼到家,我的聲音沙啞了,也絕望了。

斐德的屍體躺在那,臉上寫滿了不甘與擔心,我移動顫抖得更加劇烈的身體來到斐德面前,雙腳突地沒力而跪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臉上佈滿淚水,我像瘋了似的仰天大笑著。

這就是我的誓言,是我的誓言!世界第一?何必呢?一點屁用也沒有,我還要第一幹麻?

我大笑著,跟瘋子一樣,瘋子,我現在真的好想變成瘋子。

我抱著斐德,笑著和他的眼對視,為什麼?為什麼到死都要為我擔心?我不是菲尼啊!我不是你的菲尼!不是你的兒子啊!

我笑,因為無力﹔哭,因為沒用。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裡的?

啊啊,我想起來了,因為我想跟魯夫一起冒險,我想體驗、想知道什麼叫刺激,因為生前的身體虛弱得連下床都沒辦法,所以我想體驗生前不曾體會過的經驗,那一定很棒。

然後呢?來到這個世界才發現我的自私犧牲了菲尼,為了報答他,所以決定代替他保護他愛的父親、他愛的村子,所以我向他發誓,因為我有能力。

我怎麼會不知道菲尼的調皮全是為了他的愛?不希望村子裡有人跟潔妮西絲一樣被殺而和海賊作對,為了不讓斐德太勞累而讓他分神照顧自己……菲尼是個好孩子,思想比一般小孩子要來得成熟,但他畢竟還只是個小孩,他能想到的方法就是這些了。

那我呢?我為菲尼做了什麼?沒有,已經沒有什麼我能為他做的事了,因為都沒了,村子、父親,菲尼的最愛,都沒了。

能力?我有什麼能力?我覺得好可笑,能力竟只是花瓶,一點用處也沒有,就只是擺在一邊好看而已。

下唇一咬,我笑不出來了。

沒用,我真的好沒用,為什麼已經有健康的身體、最強的能力,我卻只能在這裡抱著斐德的屍體哭泣?為什麼……

沒有人能給我解答,我自己也想不透,一天,我待在村裡的時間只有一天,甚至是不到一天,大家就走了。我還來不及記得那個賣蔬果的熱情大嬸、給我糖吃的好心阿姨、賣魚的豪邁大叔、賣書的和藹爺爺……我還來不及記得他們任何一人的名字。

可笑,真的很可笑,我的誓言只有幾天,然後就變成空談了,一個永遠也無法實現的誓言。

雙眼黯淡下來,黑瞳裡看不出一絲情感,嘴角也沒有弧度,但臉上仍掛著兩行淚。

恨我吧,菲尼。

我不知道你現在到底是在我體內,還是代替我去另一個世界,但我相信你聽到我的誓言,也看到我的違背,所以你儘管恨我吧!我會背著罪直到我再次死去。

放心吧!我應該很快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只是這樣你也不太可能會復活,但沒關係,這樣你就看不到這個場景、看不到斐德和村民們的屍體了。

對不起,竟然讓你連見斐德最後一面都沒辦法,但為了你好,你還是不要看到比較好。

在離開前,我一定會替他們報仇的。

神情越顯冷漠,我已感覺不到任何情緒波動,臉上的表情是個孩子不該有的冷冽,我知道我變了。

心情太平靜了,為什麼呢?不知道,但總覺得心裡有道牆將我圍在裡面,是不是這樣就不會再受傷?

或許吧,或許這樣就不會再受傷了。我看著斐德,臉上早已沒有任何表情。用手將斐德的眼闔起,我將斐德輕輕放下。

屍體的僵硬讓斐德變得更重,抱著時被壓著的大腿因此有些瘀青,我不理會腳上的疼痛,回到屋裡拿了個鏟子。

至少,讓我把大家埋起來。

我看著斐德。

「父親,雖然我不是你兒子,但您還是我父親。」

語氣沒有任何情感起伏,雲淡風輕般。

「我最後再將您埋起,就在母親墓旁。」

因為我還想再多看你一會。

我盯著斐德,好希望他起身驚慌的問我是不是敲到頭了,就像第一天來到這個世界,成為菲尼的時候一樣,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轉過身,我邁開步伐。

內心有道門,正逐漸地關起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