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日子很快就過去了,這幾天狄亞一直忍受著凱亞拉想抑制卻又明顯的不得了的殺人目光,不外乎是因為米沙。

距離狄亞去上學的時間越近就越感擔憂的米沙,三不五時就跑來跟狄亞吐口水,要他小心這個、小心那個,注意這個、注意那個,就是連三餐要記得照常吃、要吃得飽這種瑣碎的事情都給她講了個上百遍來了,聽得狄亞倒背如流,卻還要不斷忍受耳朵與精神上的摧殘。

米沙將大半時間全花在和狄亞嘮叨,自然是讓凱亞拉恨得牙癢癢的,狄亞自然也免不了不斷遭受凱亞拉的眼神攻擊。

這三天讓狄亞體會到什麼叫度日如年,出發時間還沒到,直接就將凱亞拉準備好的行李丟到空間戒指裡,便飛也似地逃出家門了。他雖然沒看漏凱亞拉臉上那意味不明的笑容,但也只當那是因為他終於離開這個家、讓凱亞拉有更多與米沙相處且不會被打擾的美好時光而笑,就怕一個停頓被米沙逮到又要一陣讓人發暈的嘮叨,匆匆忙忙就一個飛行術飛得老遠,米沙甚至來不及和他說聲路上小心呢!

飛在天空上的狄亞,直到看不見米沙才終於鬆了口氣,伸手抹去臉上的汗水。他其實並沒有跟米沙提到學校的集合時間,這出門雖早,倒也只提前了十分鐘,放心下來的狄亞便悠悠哉哉地飛在空中,倒也不趕路。這樣的飛行速度也只花了他五分鐘的時間,而看到他前來的蕾亞不意外地再次朝他飛撲過來。

「狄亞!」蕾亞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一點也沒控制力道的朝狄亞懷裡撞去,早就習慣的他依舊穩穩地接住對方的身體,任由對方將小臉埋在自己懷裡。

隨後來迎接的,自然是依舊頂著一雙死魚眼的羅諾了。

「真難得,你竟然會提前出門。」羅諾似笑非笑的,倒也不見那雙死魚眼有任何改變,要不是已經看慣了,狄亞八成會忍不住揍他幾下。

而對於羅諾的調侃,狄亞也只是聳聳肩,感慨道:「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媽這麼可怕。」

「米沙阿姨怎麼了嗎?」依舊窩在狄亞懷裡的蕾亞抬起頭來,小臉上寫滿了好奇。

「……沒什麼,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出發吧。」

狄亞實在不想講這個話題,更正確來說是他實在不想回想起這三天的所有一切,會讓他忍不住渾身發顫、抖個不停的!

依舊是發揮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打發掉不斷發問的蕾亞後,和兩家父母道別的三人便兩手空空地出發前往馬德艾洛城。

如狄亞相同,兩人的手上也帶了枚空間戒指,狄亞甚至在這幾天米沙的嘮叨之下又多了一枚,一枚戴在左手食指,另一枚戴在左手中指上。他們的行李正是全丟在這空間戒指裡去了,普通的空間戒指並沒有這麼大的空間,只能放些小物品進去,但三人的空間戒指卻是各自的父母親手製作的,品質自然與一般市面上的有顯著的不同。

狄亞是不知道兩人的行李究竟有多少,但他的行李也就那麼一個,倒也沒佔去空間戒指多少空位。

三人有說有笑的邊聊著天邊繼續飛行著,甚至提到了選課方面的問題。

「狄亞已經想好要選什麼課了嗎?」蕾亞好奇的看著狄亞,因為這個問題她早已和羅諾討論過了,畢竟兩家比鄰,自然能比狄亞聊上許多。

「沒有耶,沒特別有興趣的。」

「那狄亞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選?」蕾亞雙眼發亮的看著狄亞,後者卻一臉古怪的看向羅諾問:「你們選一樣的啊?」

「嗯。」羅諾表情不變,淡淡地回答。

想想這也沒什麼,再說要就近照顧蕾亞,選一樣的課也是情有可原的,反正也沒什麼特別感興趣的課程,狄亞便點頭答應。

「好啊,就選一樣的。」語音剛落,眼角就飛出一頭野獸快速地朝蕾亞撲了過去,那速度快得讓三人措手不及,蕾亞就這麼被撲掉下去。

「蕾亞!」兩人驚呼,跟著火速追了上去,也看不見那野獸長什麼模樣,但野獸的龐大身體擋住兩人搜尋蕾亞的視線倒是讓兩人無比惱火,一個起手,兩道俐落攻擊分別朝野獸後背揮了過去,兩條交叉的巨大裂口就這麼在下一秒出現在野獸背上,也不見牠發出一丁點哀號,就這麼被兩人在半空中給秒殺掉。

到底還是居住在這種危險環境中長大的孩子,野獸一被殺死,蕾亞就立刻將屍體甩下,一個飛行術便讓身體停止下墜。而終於見到蕾亞平安無事後,兩人也頓時鬆了口氣。

「沒事吧?」狄亞和羅諾立刻飛到蕾亞身邊,緊張地觀察著她身上有無任何身痕。

「有沒有哪裡受傷?有哪裡會痛嗎?還是嚇傻了?」狄亞像個老媽子似的劈哩啪啦一連串問句就朝蕾亞砸去,但後者只是可愛的笑了笑,大力搖頭來示意自己的平安。

狄亞和羅諾這次是真的放下心了,但隨即又提起十二分精神,他們不能讓這種事情再發生一次。

雖然能在這裡生活至今,就是蕾亞也能比大部分同齡的孩子要強上一些,更何況能存活至今,不可能沒辦法應付突然遭受野獸攻擊的這種狀況。但現在的情況是兩人都在蕾亞身邊,哪怕只有一點,他們也無法容忍這種事情發生,也因此內心的愧疚感變得更加強烈,一路上也更加小心翼翼了起來。

蕾亞自然是不明白兩人內心的轉變了,只知道兩人的速度比起剛開始又更加緩慢了些,她也只當兩人是想要慢慢飛往目的地,便也跟著放慢速度。

之後的路程自然少不了被各種野獸突然攻擊,而特別警戒的狄亞和羅諾自然是在第一時間就把危險給排除,但這一耗就耗掉了半個鐘頭,他們的路程卻連一半都還不到。

「我們……好像太慢了點?」狄亞皺著眉頭,起手又殺掉一隻可憐的野獸,腦內更是開始快速地計算距離,赫然發現以他們現在的速度進行下去,等他們到馬德艾洛城的港口,船也早已開遠。

羅諾也知道這點,雖然雙眼依舊跟死魚一樣,讓人有種臨危不亂的錯覺,但他現在內心也是緊張一把,和狄亞使了個眼色,兩人便準備要拉著蕾亞一起加快速度。

然而提醒的話尙來不及說出口,就聽見下方不遠處傳來女人驚恐的尖叫聲,而尖叫聲過後,伴隨而來的竟是老套到令人傻眼的一句:「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呀!」

狄亞和羅諾交換了個眼神,不需多言便達成共識,決定直接忽略這令耳膜難受的求救聲,就這麼打算直接飛走。但他們都能清楚聽到,蕾亞又怎麼可能會聽不到呢?

「那邊有人在求救耶!」蕾亞剛落下這句話,也不給兩人阻止的機會,咻的就飛到樹海當中,看得兩人頓時倍感頭痛。

蕾亞都下去了,他們還能不管嗎?當然不能!

*****

快要沒時間囉!!!!!

都沒人要說話ㄇ(?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