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就是妹妹櫻。

櫻和我是雙胞胎,不論是長相、身高還是體重都一樣,而分辨我們的方式卻很簡單--頭髮。

我的頭髮是褐色的,完全不符合「雪」的名字。而櫻的髮色,是櫻花般的粉紅色。

我不知道爸媽為什麼要替我取這個名字,因為還來不及問,我們的爸媽就死了,死在我眼前。

從那刻開始,我發誓要保護櫻,就算是犧牲我的生命……

但這個誓言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沒多久,櫻也死在我面前了。

我輕撫著櫻有些冰冷的臉頰,無情的雨水打在我和櫻的身上,我拿出有著如雪般的刀柄,刀身還有幾片櫻花花瓣的刻紋的劍--雪櫻,毫不遲疑地刺進我的心臟。

既然沒有辦法保護櫻,我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沒用。再說,人們口耳相傳的死後的世界是如此的可怕,既然在這裡沒有辦法保護櫻,在死後的世界我說什麼也要保護櫻不受任何傷害!

我祈禱可以找到櫻,而我也確實找到了,但……

「呀啊--」

耳熟的尖叫聲讓我猛地睜開眼,還來不及高興馬上就見到櫻,我就在心裡飆起髒話來了。

靠!高空彈跳也不是這樣玩的啊啊啊啊啊!

現在,我跟櫻正從高空急速落下,期間還嚇到了好幾隻悠閒的小鳥,但我現在滿腦子都只有櫻,我慌了。

不行!我絕不能再讓妳死!我伸長右手將櫻一把拉進懷裡。

「把眼睛閉上!」我大吼著,深怕櫻聽不見。

懷裡的櫻不再尖叫,我看了眼櫻緊閉的雙眼,又看了下方似是學校的地方,發現下方有兩個男生正站在校門口抬頭看著我們。

我嘖了一聲,往背摸了摸。很好!武器還在。

我拿出一條長鞭,朝離自己最近的大樹揮去,輕鬆地纏住,接著自由落體就變成泰山了。

但就像剛才說的,我現在很慌,所以我沒辦法順利的降落。我將自己的背面對大樹,在快撞到樹的時候放開抓著鞭子的右手改抱著櫻。

「碰!」

可憐你了,大樹。但……最可憐的好像是我?

血從喉嚨跑到口腔,我緊閉雙唇不讓血吐出來,以免弄髒了櫻。但血似乎是太多了,竟從嘴角緩緩流下。

我快速地用手抹掉嘴角上的血,踩著被自己撞得凹進去的大樹,抱著櫻俐落地跳下去。

將櫻輕放在地上,我溫柔地摸著她的頭。

太好了!櫻沒出什麼事。

雖然我很想開口說話,但現在的我嘴裡都是血啊!

我看著櫻睜開眼,淚眼汪汪地看著我,接著哭喊一聲「雪--」便撲進我懷裡。

突來的擠壓讓我將嘴裡的血吐了出來,我瞪大雙眼看著血快濺到櫻的身上,快速地抽出雪櫻一揮,將鮮血全揮離櫻。

「啊!雪,妳沒事吧?」櫻緊張的放開我,水藍色的眼瞳寫滿了擔心。

嗯,血都吐光了,我應該可以說話了。我勉強扯出一抹微笑,說:「沒……」

不,光吐出這麼一個字,我的全身上下就痛得要命。啊!櫻妳不要一臉快哭的表情,其實我不痛的,真的!只要妳的手鬆一點就不痛了……啊!越來越大力了!我認輸我認輸!好痛啊!裁判!我認輸了!快點叫她住手啊!

「櫻……」我臉色慘白的看著剛才站在校門口看我『表演』的兩個男生走過來。「那是……恭彌?」

「咦?」櫻轉頭看向已經站在她身後的雲雀和草壁,跳了起來躲到我後面,期間還不小心撞到我,讓我痛得臉色更加慘白。

噢!櫻,我是說過願意為妳而死,但不是這種要死不死還痛得要命的狀態啊!

「草食動物,誰准妳叫我的名字?」雲雀神情不悅地看著我。

嗯?你怎麼聽得到?不,是你離我這麼遠,我怎麼還聽得見你說話?我努力睜大雙眼看著前方。

噢!你在我前面了,只是……我撐不住了。

眼前一黑,我倒了下去,耳邊卻傳來櫻的哭喊聲……

「雪--」

啊!對不起,讓妳哭了……

都是因為我不夠強……

不夠……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