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短文,真的超短的不是我要說,這類的文章我真的很少能寫很長XD

然後我不知道要不要破梗說這是HE還BE但是我就是不想說所以小心被雷ㄛ(你

Ya我要求感想因為我覺得沒有很好捏(幹

******

「利威爾先生。」

利威爾睜開眼,艾倫那帶著燦爛笑容的臉龐就在自己面前,他先是呆愣了會,才輕聲應道:「啊。」

「利威爾先生真難得,竟然會在這個時間休息呢。」艾倫邊說邊替利威爾倒了杯茶,後者沉默不語著,只是直勾勾地盯著前者看,這讓前者感到一絲怪異。

「怎、怎麼了嗎?利威爾先生。」艾倫額冒冷汗,不懂利威爾為什麼要這樣看著自己,難道自己身上又沾染到什麼髒污,所以才會讓有潔癖的利威爾如此盯著自己看?

一想到利威爾很有可能在下一秒就暴跳如雷地把自己丟進浴室裡,艾倫艱難地吞了口口水,偷偷打量起自己的衣著,確認是否真如他所想的那樣,身上沾了什麼髒東西,才會讓利威爾出現這種反應。但不管他怎麼檢查也沒發現一絲髒汙,這讓他稍微鬆了口氣,卻又不明白利威爾為什麼仍舊盯著自己猛看。

「那個……利威爾先生?」

看著艾倫一臉小心翼翼地看著自己的懦弱反應,利威爾本就皺著的眉頭又緊了些。

利威爾的反應讓艾倫更緊張了,因為他到現在都不明白今天的利威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隨後卻見利威爾輕嘆了口氣,接著招手要他上前。

艾倫乖巧地走上前去,才剛站定在利威爾跟前,就被他猛地一拉,突如的動作讓艾倫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這麼跌在利威爾懷裡。他僵硬著身體坐在利威爾的腿上不敢動彈,後者更是大膽地伸手環抱住他的腰肢,艾倫只覺腦袋一炸,一時無法正常運作。

「利、利威爾先生……」

艾倫的身體更加僵硬了,但下一秒,利威爾就將額頭靠在他的背上,這讓他愣了一下,腦袋的思緒也跟著回來了。

今天的利威爾先生……好奇怪啊。

艾倫的身體不再僵硬,但他也不敢因此而隨便亂動,而利威爾也仍舊沉默著,空氣中一時沉悶地令人難受,但真正讓艾倫在意的卻是利威爾的狀況。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利威爾先生這麼的反常?

艾倫微歪著頭,但不管他怎麼想也想不透,索性就乾脆不想了。他試著回頭想看看利威爾的臉,卻又不敢做太大的動作,就怕用痛了利威爾,也因此他根本看不到利威爾的表情。

「艾倫。」

就在艾倫苦惱之際,背後傳來利威爾沙啞的嗓音,想來自己不敢做太大的動作,也看不到利威爾的表情,就乾脆放棄動身,乖乖地坐在利威爾腿上任由他抱著、靠著,他很快地回應:「是?」

「艾倫……」

「是?」

「艾倫、艾倫、艾倫……」

「……利威爾先生?」

艾倫面露狐疑,不懂利威爾為什麼會做出這一連串怪異的舉動,現在甚至還不斷叫著自己的名字,但這樣的狀態並沒有持續太久。

低頭看著抱著自己的手臂,艾倫將自己的雙手覆上,輕撫著利威爾粗糙的雙手,唇角跟著露出一絲笑容。

他似乎感受到一絲利威爾的心情了,那種心情他知道,就叫做「不安」。

艾倫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沒想到人類最強的利威爾竟然也會感到不安,這讓他覺得相當有趣。他的笑聲並沒有引起利威爾的斥罵,但抱著他的手臂卻又更緊了些,彷彿在為他嘲笑自己的事情做無聲的抗議般,這讓艾倫又輕笑了幾聲。

「利威爾先生,我在這裡哦!」

「……」

「我在這裡,所以您不用擔心哦!」

艾倫的話像微風般飄進耳裡,連帶地也傳進利威爾的內心,微冷的身體漸漸溫暖了起來,利威爾閉上雙眼,感受懷裡抱著的人所傳遞給他的溫度,那是如此的真實,真實的令他想哭。

「利威爾先生,我會永遠陪在利威爾先生身邊的。」

輕柔的少年聲用著溫柔的語調說著,利威爾微睜開眼,只覺得一切縹緲的讓人心痛,卻又因為這句話而內心一陣溫暖。

「……啊。」

利威爾再次閉上雙眼,感受著艾倫的體溫,以及現下對方所給的溫暖,淚水終於忍不住地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待他再次睜開雙眼,只有冰冷的空氣陪伴。

單調的天花板、冰冷的房間,利威爾躺在床上,身邊卻空無一人。他坐起身呆坐了好一會,才抹去臉頰上未乾的淚痕,起身前往浴室。

打開水龍頭,冰冷的自來水自蓮蓬頭噴灑在他身上,利威爾閉上雙眼,似乎並沒有將水溫調熱的打算。

他很清楚剛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一場令他椎心刺骨的夢。

『利威爾先生,我會永遠陪在利威爾先生身邊的。』

耳邊迴響起艾倫的聲音,利威爾甚至看到艾倫的身影,那個總是讓他覺得溫暖無比的笑容,淚水再也控制不住地跟著噴灑下來的自來水一起落下。

利威爾握緊雙拳,朝面前的牆壁猛地一捶,失控的在這浴間無聲哭泣著。

「騙子!」

撕心裂肺的低吼,卻只有他一人聽得到……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