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會感到最悲哀的事情是什麼?

人家說「哀莫大於心死」,所以是哀莫?

不……

對我來說,最悲哀的莫過於莫名其妙的穿越。

唯一慶幸的是,我穿越到了我最喜歡的一本小說《吾命騎士》裡。

至於為什麼會感到悲哀呢……

身為一個身強體壯、英俊瀟灑,宛如潘安在世的本大帥哥,在吾命裡卻變成了人見人愛、楚楚可憐,讓人會一看臉紅二看搭訕三看拐回家的美、少、女!

靠!

誰說穿越就要變性的?為何我一穿越就來個性向大轉變?整我也不是這樣啊!

光明神啊!敢情音森我做了什麼背離光明的事,要讓光明神的嚴厲來懲罰我?可我不記得我做錯了什麼啊!難道就因為我叫做郝音森,「好陰森」嗎?

如果是的話,我警告你,就算是光明神我郝音森也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你這是性別……是姓名歧視啊!

「小姐。」

我一臉哀怨的轉過頭去,只見有著一頭綠色頭髮的男人朝我溫柔的笑了笑。

「小姐,你身體不舒服嗎?」男人的臉上仍舊掛著溫柔的笑容,眼神卻透著擔心看著我。

我瞇著眼看著男人,總覺得這人非常的眼熟……

「呃……妳不要誤會!我是看妳好像有困難的樣子,所以……」男人一臉緊張的看著我。「對了,我叫綠葉。」

綠葉!十二聖騎士的那個好人!

我開始思考了起來……

是說,我莫名其妙的穿越到這邊,長相嘛……已經看過了,變成了連我自己都會愛上的小美女。身分嘛……身無分文的,既沒錢,晚上也不曉得要睡在哪。

……

靠!

「綠葉,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我激動的抓著綠葉的手臂,似乎是嚇到他了。

但我現在可管不了這麼多!

「呃……什麼事?」綠葉一臉呆愣的看著我,臉上似是因為我靠得太近而有些微紅。

靠!你臉紅個屁啊!我是男的耶!

不行!我要忍住、忍住……

「其實,我剛到葉芽城,身上的錢在路上掉了,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死命的裝可憐,一副快哭的樣子看著綠葉。

話又說回來,要是因此能住進光明神殿就太棒了!我老早就想看看光明神殿長什麼樣了!

嗯?你問我不是應該要說「我老早就想看看XXX長什麼樣了!」才對?開玩笑!書上就有附圖了我還會不知道十二聖騎士長什麼樣?

嗯?你說圖也只有十二聖騎士?笨啊!要看當然是要看十二聖騎士啊!其他配角你看他幹麻啊?

所以啦!書上一直說光明神殿有多大多大啊,害我一直很想看看光明神殿的風光啊!綠葉你這好人就快快帶我回家……不對,是回神殿吧!

「這樣啊……」綠葉微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後笑著說:「這樣好了,我這裡有一些錢,妳就拿去吧!」

該死!

我壓下怒氣,又用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看著綠葉說:「綠葉,你狠心讓我一個人住旅館嗎?我聽說最近葉芽城有很多不死生物耶!」所以你還不快快帶我去光明神殿,好讓我見識聖殿的風光!不是,是保護我這位柔弱的女子!

……

靠!我承認了嗎?我終於承認了嗎?不要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柔弱的女子!我是男人、男人啊!

「妳放心吧!太陽騎士會趕走不死生物,保護葉芽城的所有居民的!」綠葉笑的溫暖的看著我,我忍不住在心裡怒罵了幾千萬個幹!

綠葉,你不是好人嗎?你在我心目中也一直都是好人啊!可為什麼你就是要跟我唱反調?你說啊、你說啊!

「綠葉……」我淚眼汪汪的看著綠葉,「你真的狠心嗎?你、你真的不知道嗎?」

看到我的眼淚,綠葉似乎是慌了。他緊張的安撫著我,輕聲問:「我、我要知道什麼?」

對啊!你要知道什麼?我哪知道啊!自己不會想!快動用你的腦袋、腦袋啊!

我眼角瞄了一下四周,似乎有不少群眾在觀望。大概是因為堂堂的葉綠騎士竟然會在街上被一個眼角泛著淚光的美女抓著,所以覺得很稀奇吧?

靠!又錯了!是帥哥、帥哥啦!

不過放眼望去,好像都是男的在觀看……等等!男的?

我想到了!「綠、綠葉,他、他們……」我用眼角掃了四周的男生,然後又一臉快哭的樣子看著綠葉。

靠!我到底是不是男人?竟然像個女人一樣在和葉綠騎士哭著求救!要是男兒身,我就可以睡路旁,有機會搞不好還會被粉紅相中……我是說遇到,然後帶回去調教……我是說照顧,然後成為史上最強的太陽……大魔王勒!

綠葉這才會意到,趕緊安撫我道:「呃,不然這樣好了,妳先跟我回神殿,我帶妳去見教皇,好嗎?」

「好……」我一臉乖巧的看著綠葉,抓著綠葉的手鬆了鬆,然後回他一個我自認為甜美的微笑。

我看著綠葉瞬間泛紅的臉,表面上依舊微笑著,心裡卻是各種髒話都飆出來好幾百遍了。

是說,綠葉騎士啊,你不是有安了嗎?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