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那個從別的世界來的海賊們在哪啊?」

澤田看著眼前大吼大叫的史庫瓦羅,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早在昨天,里包恩就說過瓦利亞不知透過什麼管道得知草冒海賊團的事了,但澤田萬萬沒想到瓦利亞竟然今天就到了,史庫瓦羅更是直接出現在澤田上學的路上,扯著他的大嗓門,並且用劍指著自己。

澤田內心雖感到害怕,但難得的,他的害怕還參雜了無所謂。

就在昨天,里包恩和草帽海賊團說明瓦利亞的事後便和魯夫、索隆一起回來。

一如既往,澤田的晚飯仍被魯夫毫不留情地吃掉了,但早已習慣的澤田無所謂,拿著準備好的零食回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的澤田打開零食,臉上掛著欣慰的笑容,將右手伸進零食袋裡抓了一把,然後又縮回來。

攤開手掌,手上滿滿的,雖不是什麼營養的,但那確實是食物。澤田感動的將右手移到鼻前聞了聞……

好香!好幸福啊……

自從魯夫他們住進澤田家後,除了香吉士到家裡和澤田媽媽學廚藝順便不讓魯夫搶別人的食物外,澤田可以說一天只吃兩餐。

廢材如澤田,他又怎麼可能從魯夫這個在海上生活,時不時還會遭人襲擊、被大海吞沒,這種身經百戰,外加手還會伸長,一伸就將別人的碗中食物給拿走的橡膠人手中搶回自己的食物呢?

也因此,澤田在回家的路上都會記得買幾包零食當他的備用糧食,而他通常都會挑魯夫不在或睡覺的時候享用他的美食。

畢竟魯夫的胃就像個無底洞,永遠裝不滿。要是讓他看到這些零食……澤田深深的認為可以介紹魯夫去那些想減肥的人家住。

看著手中的零食,澤田用左手抹去眼角的淚水,右手則移向嘴邊,幸福地張開嘴巴,還發出了「啊--」的單節長音。

就在澤田準備咬下的那一剎那,房門「碰!」的一聲被打了開來。

澤田嚇得跳了起來,然後在看向來者後臉色變得慘白。

「魯、魯夫?」

魯夫「唷--」的一聲笑看著澤田,然後在看到澤田手中的零食先是睜著又圓又大的雙眼,接著手一伸抓住了澤田,手一縮身體就整個飛過去坐到澤田面前。

「這是什麼?」魯夫好奇地看著澤田手中的零食。

「呃,這、這個是……」澤田額頭冒著冷汗,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不行!絕對不能讓魯夫知道零食的事!澤田驚恐地看著魯夫,心裡卻是發誓要捍衛自己的食物。

然而事情總是有出乎意料的時候。

「那是吃的喔!」

澤田張大嘴巴看著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里包恩,又驚恐地看向魯夫。魯夫「喔--」的一聲看著澤田手中的零食,澤田艱難地吞了口口水。

「我可以吃吃看嗎?」魯夫雙眼發亮地看著臉色慘白的澤田。

「不行!」雖然澤田很想吼這兩個字,但他還是不負廢材之名,放棄了捍衛食物這項重責大任,認命地將手中的零食遞給魯夫。而魯夫也如澤田所想的,用他那如無底洞般的胃,直接將那一包零食全倒進自己的嘴裡準備全數消化掉。

「真好吃!」魯夫一口將食物吞下,滿足的說。

澤田看著空空如也的零食袋,又看向自己右手抓著的一把零食。

……這,就是我今天的晚餐?澤田臉上掛著兩條淚痕,默默地將他今天的晚餐啃完。

一旁的魯夫看著澤田,一臉不解的問:「我是覺得很好吃啦!但並沒有好吃到讓我想哭啊……」

而澤田則是邊哭邊在心裡告訴自己:「沒關係,反正我就是廢材……就算一天只吃兩餐我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但在澤田看到帶了一大堆食物進來的香吉士將那些疑似過期的食物全部倒進魯夫的嘴巴裡就走,而魯夫則一口將那些食物吞下去後笑著說「真好吃!」之後,他絕望了。

無所謂了!不管未來如何,我只要活在當下就好……澤田默默地將棉被拉起蓋在頭上。

也是在這一刻,澤田對魯夫有了免疫,正確來說,是對草帽海賊團有了免疫。對現在的澤田,只要是和草帽海賊團有關的事他都能當沒事看待,這也是為什麼史庫瓦羅在他面前他是又怕又不怕的矛盾心理。

怕,因為史庫瓦羅很可怕,況且他手上還拿著劍,而那把劍正指著自己,也就是澤田。

不怕,因為史庫瓦羅……應該說瓦利亞,這次要找的不是澤田和他的守護者們,而是草帽海賊團。

「他們……」在很多地方。澤田為難地看著史庫瓦羅,況且把草帽海賊團的位置告訴史庫瓦羅……不只他家,其他守護者們的家也會遭殃啊!

「他們在不同的地方喔!」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里包恩跳到澤田的頭上笑著說。

「里、里包恩!」澤田有些慌亂地看著史庫瓦羅,深怕他的下一步是「殺過去」。

史庫瓦羅似是在沉思,接著看向里包恩,用他的大嗓門吼著:「告訴他們,今天晚上到學校去!」

「咦--」澤田抱著頭驚恐的問:「你們要在學校打嗎?」

「放心吧!廢材綱。」里包恩笑著說。「今天是到學校說明戰鬥的分配,至於場地……到時候在說吧!」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