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神殿,表面上我仍舊一臉的微笑,心裡卻是不停的讚嘆著光明神殿的雄偉。

記得格里西亞曾經摔了三百二十三階樓梯,從此對神殿樓梯的可恨度就變得比大地騎士還高。就像他說的……

幹!樓梯建那麼長要死喔!

我邊欣賞著神殿,邊跟著綠葉。一路上有不少人先是驚愕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別過瞬間臉紅的臉。

這讓我在這段路程中,又罵了不少髒話。

除了一些小咖,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其他十二聖騎士,這讓我覺得有點可惜……慢著!搞得我好像初戀的少女,正在為看不到我的阿娜達而悲傷一樣!

靠!我還是男人嗎?繼性向大轉變後是性格大轉變嗎?光明神啊!你倒是告訴音森到底做錯了什麼吧!為何你要這樣子對我?汙辱我的美!

呃,我怎麼唱起歌來了?搞屁啊?

葉綠領著我到教皇的辦公室外,還沒敲門,就聽見裡頭傳來的聲音。

「進來吧。」

綠葉朝我溫柔一笑,然後開門領著我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見一個外表約十五歲的正太坐在那。

原來這就是教皇啊?我看著正上下觀察著我的教皇,實在無法想像這傢伙要是變回原本的模樣會是麼樣?

不過……不就是老人樣嗎?

呃,扯遠了。

綠葉簡單的向教皇說明一下我的狀況後,就退出去做自己的事了。

靠!再說一次,綠葉你是好人,在我的心目中也是好人,但你為什麼要放我一個人在這自生自滅啊!

「坐吧。」教皇笑看著我,我又在心中罵了幾句靠。

不只外表假,就連笑容也很假啊!教皇,您老人家不如就去媽媽的懷抱,然後問媽媽什麼叫「笑」吧!

「妳想當祭司嗎?」

教皇劈頭的一句話就讓我張大嘴巴,傻眼的看著他。

「你在開玩笑?」除了開玩笑,我實在想不到這死老頭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

嗯?被格里西亞感染了,竟然叫教皇「死老頭」了。

「身無分文又沒錢吃飯住旅館,一個女孩子在外又危險,這不是妳現在的問題嗎?」教皇笑看著我,我點了點頭。

見我點頭,教皇又接著道:「成為祭司,就可以住在神殿,吃住不用錢,又有錢拿。這樣,妳的問題不是都解決了?」

有道理……的屁!我穿越來的,天曉得我有沒有那個能力學神術?要是我跟格里西亞一樣,學到老師都吐血了還這麼沒出息要怎麼辦?

「不能當騎士?」寧可耍劍讓自己累垮,也不要害一個不知名的老師為我吐血身亡啊!

不對!身為男人,當然要學劍啊!

顯然我的回答讓教皇愣住了。

試問,一個有著算是甜美外表的美女說要當騎士……像話嗎?

「妳在開玩笑?」這次換教皇說了。

靠!誰跟你開玩笑?我就連劍術都不一定學得會勒!何況是神術?

「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我冷冷的看著教皇。

「……給我個理由。」

靠!當個騎士也要理由?因為我想當個男子漢行不行?

不對,我現在是女的……不不不!我是男的、男的啊!

我挑眉看著教皇,最後決定說:「我不知道我學不學得起來,所以學劍術比較保險。」

這次換教皇挑眉看著我了。

靠!先是學我說話,現在又學我挑眉,是怎樣?您老人家沒梗了嗎?不要以為您是老人家就可以這樣啊!老娘……呸呸呸!老子我不吃這套!

「啊!」教皇的一聲驚呼讓我皺起眉頭,我不解的看著教皇從他的抽屜丟出了越來越多的東西……敢情您的抽屜是類似百寶袋的東西?

我嘴角抽畜的看著教皇。

「有了。」教皇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個戒指。

「……你翻出這麼多的(垃圾)東西就只是要找這個戒指?」我無言的看著教皇。

「給妳。」教皇將戒指丟給了我。

「給我?」我狐疑的看著教皇,不懂他老人家在想什麼。

「妳戴上去看看。」教皇一邊將他的垃圾收進抽屜,一邊笑看著我。

我皺著眉頭,但還是把戒指給戴在左手的中指上。

戒指是水藍色的寶石,潔白無暇的非常漂亮。周圍固定寶石的,是似藤蔓的雕紋銀戒。

戴上後,我明顯的感受到我的身高變高、頭髮變短,我立刻跟教皇借了面鏡子……一百六十幾的身高似乎變成了一七多,褐色的及腰長髮變成了燦爛的金色短髮,寶石般的紅眼變成了蔚藍的藍眼……

「靠!這不是跟格里西亞一樣?」我不小心吼出聲,教皇明顯愣了愣。

「妳認識太陽?」教皇挑眉看著我。

我身體僵在那,乾笑了幾聲,笑著說:「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是金髮藍眼,就算我不是葉芽城的居民,也是知道這種事情的。」

教皇也笑著說:「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但不知道格里西亞喔!」

「……」

靠!死老頭!你一定要這樣子對我嗎?我好歹也是個美……靠!是帥哥啦帥哥!

「好吧,我就告訴你好了。」我一臉哀莫大於心死的看著教皇。「我認識格里西亞,但格里西亞不認識我。」

我說的也是事實嘛!不只格里西亞,十二聖騎士的人我都認識啊!但他們不認識我,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不是這個小說裡的人啊!

教皇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然後又擺擺手,繼續說道:「劍術去叫審判教妳,神術就先學個幾天看看。」

意思是我兩種都要學囉?我思考了下,覺得這也並不壞,就答應了教皇。

「以後妳就用這個模樣出去,省得有人來問東問西。」教皇從另一個抽屜拿出了一壺紅茶和兩個杯子。「要喝嗎?」

「要!」紅茶可是我的最愛啊!快快把紅茶交出來!

見我如此激動,教皇的眼裡閃過一絲狡詐。但那只是一瞬間,所以我並沒有看到。

喝了幾杯紅茶,就有人敲門。

教皇說了句進來,只見有著一頭燦爛的金髮和蔚藍的雙眼的男人走了進來。

我差點把嘴裡的紅茶給吐出來。

靠!格里西亞,你的笑容還真是「燦爛」啊!

我看著太陽門一關上,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無蹤,一臉怒意的看著教皇,不由得感嘆。

所謂「翻臉比翻書快」,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至少格里西亞的笑容比教皇的好太多了。尼奧,我佩服你!

「死老頭,找我又有什麼事?」太陽的口氣有著濃濃的怒意。

格里西亞,你剛才該不會正準備敷面膜吧?沒辦法,誰叫你敷面膜的時候都會有人來敲門呢?這就是命啊!

教皇笑著看向我,太陽也跟著教皇的視線,轉頭看向我。

太陽明顯的一愣,隨後又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

「別裝了,她說她認識你。」教皇冷笑著說。

太陽的笑容瞬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靠!格里西亞,你好神!

「但我不認識他。」太陽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她是說過她認識你,但你不認識她啦。」教皇朝我看了一眼。「她知道你叫格里西亞。」

太陽愣了一下,又皺著眉頭看著我,問:「你是誰?」

靠!為什麼要問我名字?不笑翻還得了?

「……郝音森。」

「誰?誰好陰森?我嗎?」太陽不解的用他的食指指著自己。

教皇聽了是哈哈大笑,手還狂拍著桌子。太陽看了,怒罵著教皇。

我陰沉的看著他們兩個,吸了一口氣,然後大吼著:「我叫郝音森!音樂的音,森林的森!不准給我笑!」

教皇和太陽呆愣的看著正一臉怒意的回瞪著他們的我,兩人的肩膀很明顯的在顫抖。

我死命的盯著兩人看,身邊有幾道小小的閃電正擦出了火光。

「等、等等!妳會魔法?」教皇一臉吃驚的看著我,只可惜我現在什麼也聽不進去。

「死吧!」

我冷冷的看著兩具跟焦屍沒兩樣的黑色物體,離開了這間辦公室。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