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雨森佟和宇智波鼬談話到被後者帶回家休息,時間也不過過去短短幾分鐘,但前者顯然將某些事情給徹底遺忘了,好比旗木卡卡西等人。

事實上他不是故意的,旗木卡卡西在月讀的影響下精神受到傷害而昏迷不醒,而這樣的結果本就是雨森佟所知曉的,他知道對方會被阿凱等人帶回去照顧休息,待漩渦鳴人和自來也將綱手帶回便能獲得治療甦醒,因此便放下心來沒有太過擔憂。

倒是在看到對方倒下前還心繫自己而稍微愧疚了下,畢竟他原本是想阻止雙方交手,進而讓旗木卡卡西免除這一難的,不料卻因為意料之外的狀況而來不及阻止,心裡多少還有些唾棄自己的無力。

雖然被烙上咒印是他始料未及的,且因此讓他錯過許多。

但畢竟身分特殊,心理調適自然也快,雨森佟想著反正旗木卡卡西最後仍會恢復健康,很快便放下心來跑去追宇智波鼬了。

於是就這麼將阿凱等人給遺忘了。

對阿凱等人來說,雨森佟出場的太過莫名其妙,但他們可沒忘記後者那明顯強撐著身體的表現以及旗木卡卡西暈過去前對他的擔憂,就是沒有旗木卡卡西,身為木葉村上忍關心村裡下忍,還是在這次大戰中令他們印象深刻的下忍實屬正常,所以當阿凱接住倒下的旗木卡卡西,抬頭又見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在下一秒離開時著實鬆了口氣。

哪怕他們還有三人,但要護著已經失去意識的旗木卡卡西與身體虛弱連逃跑都做不到的下忍應付面前敵人還能全身而退也有一定難度,好在對方先行撤退,大概也對三人有所顧忌吧?

不管事實如何,至少事情是往好的方向發展,三人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擔憂旗木卡卡西的狀況,眼下情況似乎變得有些複雜,顯然不能就此鬆懈。

「我們先帶卡卡西回去休息嗎?他現在的狀況也不知道怎麼樣,還有不能讓那兩個人就這麼跑了吧?」阿凱微蹙眉頭,看著昏迷不醒的旗木卡卡西,又看向身邊兩個夥伴,一時間有些犯難。

「我已經發出通知了,先送卡卡西回去吧。」猿飛阿斯瑪表情略微凝重,更多的還是對方才自己竟無力反擊的無奈,眼下再繼續追上去也不見得討得了好,他們必須先重整一番,哪怕時間並不充裕。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吧。」阿凱雖然出場的晚了,但多少還是明白猿飛阿斯瑪的顧慮,既然自己做不了主又已經有人發話,自然是欣然同意。

「等等,那個孩子呢?」三人本欲帶著旗木卡卡西離去,卻是較心細的夕日紅率先發現。

──那個特別的下忍不見了。

方才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敵人身上,眼見兩人毫不戀戰的撤退,一時間還真放下心來,注意力瞬間就被暈過去的旗木卡卡西給轉移過去,再加上雨森佟雖然特別卻不是他們的學生,自然便忘了還有這麼一人。

現下經夕日紅提醒眾人才驚覺到雨森佟不知何時不見蹤影,回想起方才高度緊張狀態下的驚鴻一瞥,對方的身體虛軟無力,雙腿還隱隱有顫抖跡象,明顯就是有些站不住腳,可見身體狀況不佳且已到極限,雖然不明白拖著這樣的身體是怎麼出現在此地,但也不排除對方是為了來到此地才讓好不容易有些好轉的身體變成這樣。

換句話說,最不可能的就是拖著那樣的身體自行離去,但事實卻是人已經不在原地,同時離去的還有宇智波鼬等人,難道是被那兩人順手劫走了?

可又為什麼呢?明明只是個名不見經傳,只是在這次大戰中讓部分上忍有深刻印象的下忍。

相比於晚到的阿凱,猿飛阿斯瑪和夕日紅可是聽到旗木卡卡西說過宇智波鼬等人的目的是漩渦鳴人體內的九尾妖狐,還有那個代號叫「曉」的組織,可以說兩人比前者更加納悶。

「卡卡西曾說過他們的目的是鳴人體內的九尾,所以他們現在應該是去找鳴人了。」猿飛阿斯瑪沉聲說道。

既然他們的目的是人柱力,雖然不清楚那個叫雨森佟的孩子的狀況,但村子裡的人柱力是誰、有幾個他們還是知曉的,除了漩渦鳴人別無他人,如果那孩子真的是被宇智波鼬等人帶走,又是為了什麼?

「可是依照那孩子的情況不可能自己離開,除了被帶走別無可能。」夕日紅沉吟著說出自己的判斷,另外兩人對此也非常認同。

難道那個孩子還有什麼特別之處值得他們下手?

可惜這個問題無人能解,就是唯一可能知曉的旗木卡卡西也處在昏迷中,三人站在原地沉思了會又想不出別種可能,眼下除了要安置昏迷不醒的旗木卡卡西,還要著手進行追捕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三名上忍外加中途加入的一名卻應付不了兩名叛忍,甚至眼睜睜看著人跑了,別提內心有多不甘心,現下又多了一項尋找莫名出現又莫名失蹤的下忍,三人都是一陣煩悶,一時間還有些無可奈何。

「往好的方面想,也許那孩子是被那兩人帶走的,目前已經通知村裡派人搜尋那兩人的下落,那孩子身上還掛著護額,也許會被當成人質而被救下呢?」猿飛阿斯瑪有些不確定的說。

「也只能這樣想了,總之先把卡卡西帶回去吧。」夕日紅輕嘆口氣,看著旗木卡卡西的眼神帶了點歉疚。

從方才旗木卡卡西暈過去前對男孩的種種反應來看,不難判斷出對方對他的重要性,顯然是徹底放在心上的。

想起以前待在暗部時期的旗木卡卡西,冷漠無情,每每讓他們見著都忍不住一陣擔憂,誰又能想到這第一次帶下忍,帶得還是唯一破例的四人小隊,竟會讓對方有如此大轉變,甚至這般看重?

這讓三人又更加愧疚幾分,臉上表情跟著深沉幾分,異常凝重。

眼下也別無辦法,三人只能先帶旗木卡卡西回去休息再做打算。

全然不知自己的離開造成三人多大擔憂與愧疚的雨森佟,這時候剛從月讀世界中出來,然後被宇智波鼬小心翼翼抱在懷中送回家去了。

倒是突顯出他性格中不甚明顯的脫線。

雨森佟畢竟是殺手,還是曾經被世界所畏懼的第一殺手,這樣的強者要是高調起來絕對沒人敢說話,低調起來絕對讓人無法察覺,再加上感情世界被養得一片空白,因此在為人處事方面自然差得令人髮指。

雖然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十幾年,但身邊畢竟都是小孩子,又怎麼可能會有所謂的人生導師?要不是遇上旗木卡卡西,他也學不到感情,依舊是那個懵懂無知的新生兒,也是冷酷無情的最強殺手。

畢竟當年雖說受到森下雨海的教導知道何謂情感,但兩人相處的時間終歸不長,他學到的實在太少了,因此撇開那為數不多的情感,他依然是那個受世界畏懼的殺手。

同樣的,雨森佟接受旗木卡卡西的教導時間也不長,阿凱等人又不是他關注的對象,最重要的是當時還有深受他關注的人之一,宇智波鼬的存在,自然是將三人直接拋諸腦後,這才沒想到自己的突然離開會造成什麼後果。

這讓事後發現雨森佟已經回到對方原本家中的三人哭笑不得,雖然曾一度納悶對方是怎麼回去的,但更多還是對對方安然無恙的放心,至少等旗木卡卡西清醒過來他們還有得交代。

而離開雨森佟家的宇智波鼬很快就和干柿鬼鮫匯合,後者早就找到自來也和漩渦鳴人,就等前者回來施展幻術將礙事的傢伙引開,讓他訝異的是目的地和雨森佟所報的旅館地址竟是分毫不差!

「他們入住很久了嗎?」宇智波鼬邊朝一名長相靚麗的女人施展幻術,命令對方去引開自來也,邊狀似漫不經心地問。

「不,似乎是剛到沒多久呢。」干柿鬼鮫沒想太多,很快便如實回答。

宇智波鼬的眼底流過一絲暗沉,他想雨森佟這孩子不止極富人格魅力,還很特別。

難道這也是神之眼的能力之一?

想想自己的身體被印上對方的標記,掩藏在大衣下的手不自覺撫上胸口,隨後又淡定的放下,沒被身邊人察覺分毫。

然後在看見自來也被女色迷惑,主動離開漩渦鳴人身邊後,兩人便立刻展開行動。

至於被留在家中的雨森佟……

突然想起自己貌似和宇智波鼬打得商量是對付宇智波佐助依舊不需手下留情,畢竟未來只會更加險峻,總不可能讓他永遠活在他們的羽翼中,更何況這些年來的安逸日子也過得夠多夠久,今後可不能太放縱他。

而根據動畫接下來的劇情,也就是幾人在旅館內的戰鬥,貌似宇智波鼬不但出手毫不留情,還會對自家弟弟施展月讀,讓他精神受到嚴重打擊來著……

陷入昏迷,待綱手歸來進行治療才甦醒的旗木卡卡西,和一樣陷入昏迷,待綱手歸來治療才甦醒的宇智波佐助,以及為了避免被組織曉帶走,被自來也帶上路的漩渦鳴人,雨森佟仰頭望天,貌似村子裡和自己相熟並且會照顧自己的人選都沒了?

雖然還有個春野櫻,但讓一個女孩子照顧自己,就是雨森佟也莫名有些憋扭,所以他之後該怎麼辦?

請月光疾風來照顧他?才讓人詐死一個月讓人女朋友傷心欲絕那麼久,兩人好不容易見面並說開了,短時間內應該會想膩在一起吧?雨森佟不確定的想著,直接就否決掉這個辦法。

也別說讓月光疾風和卯月夕顏一起照顧他了,如果兩人這段時間真想膩在一起,他可不想當那顆閃亮亮的電燈泡。

雖然他其實不太理解電燈泡的意思。

叫我愛羅就更不可能了,先不說人在砂忍者村,就是真跑來了,豈不耽誤人家獲得村裡人認同的時間?

要知道風影,也就是我愛羅的父親現下已經被大蛇丸殺死了,而我愛羅身為守鶴的人柱力,實力毋庸置疑是砂忍者村裡最強的,只要他有心改變,要獲得所有人認可並穩穩坐上那最高寶座並不困難,最重要的是雨森佟可不想因為一己之私改變對方的成長。

也只剩下去幻域請白照顧自己這個選項了。

至於直接被他無視的桃地再不斬,除了戰鬥幾乎什麼都不會,又怎麼可能能照顧好他?要知道對方平日生活也都是由白所負責的呢。

只是就這麼莫名其妙失蹤跑去幻域……雨森佟不確定這樣會不會造成恐慌?

也是在這時才後知後覺想起被自己遺忘的阿凱三人,他先是呆愣了會,然後摸摸鼻子無辜的笑了笑。

畢竟現在的他可什麼也做不了呢。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