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柔不是故意的,畢竟一直以來總是一個人行動,突然帶這麼多人,一時沒想到也無可厚非。

而江紀澤根本就是懶得講。

好在裡面還是有人想到這個問題,招呼一聲,因此除了這兩人以外,大部分還是有帶武器上路的。

唐柔還是到了外面才想起這事,可人已經在半路上了,頓時就一臉尷尬。

負責開車的依舊是江紀澤,後面坐的當然是江浩等人,江紀澤本來還在注意路況,一個抬眼正巧看到唐柔的表情,稍一細想就知道她在糾結什麼,於是便開口安慰:「他們有帶武器的。」

「咦?我以為大家都忘了呢。」唐柔傻呼呼地說。

聽得後座三人都忍不住呵呵笑了。

「原來小柔姐是忘了提醒啊?我還以為這是什麼考驗,看我們到底能不能生存下去之類的。」江睿澤笑嘻嘻的說。

本來還當唐柔是個柔弱需要人保護的小姐姐,但自從知道她是Satan,貌似還力大無窮後,瞬間就變成崇拜了。

尤其在看到自己家人各個都特別喜歡她,甚至讓他那老是一臉嚴肅不苟言笑,只在老婆面前裝孫子的老爸一副傻呼呼的模樣,那崇拜程度瞬間倍數增長啊!

「沒有啊,我只是習慣了一個人。」唐柔下意識反駁道。

一車瞬間沉默了。

車上四人雖然都清楚唐柔過去的生活,但只有江紀澤清楚明白這所謂的習慣一個人所代表的涵義,對此他只是輕嘆口氣,一手伸過去摸摸她的頭。

「沒關係,今後習慣了就行。」

「哦。」

唐柔答應的很快,是因為她已經決定要學會依賴江紀澤了,可她的決定他不知道啊,聽到她如此迅速的回答,江紀澤表示非常滿意。

而後座的三人雖然不清楚真實情況,但聽到這樣的對話還是忍不住一陣欣慰,對唐柔也更加憐惜與心疼,打定主意今後必定要將人寵到骨子裡才行。

至於唐家人,既然已經將唐柔給除名了,那就和她沒關係,要是還想攀上來嘛……哼哼。

「說起來,小柔啊,之前紀澤叫我不要管我就一直沒問,妳跟媽說說,如果之後又碰到唐家人了,妳打算怎麼辦?」馮思薇突然想到大兒子曾說過七月二號後唐家人想怎麼動隨自己高興,現在看來兩人明顯就是知道末世降臨,想來就是怕自己太早將那一家人解決掉,便宜了他們吧。

那這樣來看,這兩個孩子應該還有後續動作才對。

「只要他們不在我眼前晃,我是不會管他們的,畢竟他們現在和我可沒半點關係。」唐柔笑著說。

「咦?這樣不是太便宜他們了嗎?」江睿澤納悶地問。

「怎麼會?你要知道現在可是末世,憑他們要想活下去又能輕鬆到哪去?」

「可是如果不管他們,要是早早就死了不是更便宜他們嗎?」江睿澤仍舊不解。

唐柔聽了也只是感慨江睿澤不愧是江家人,果然就如江紀澤所說,江家的教育不同凡響啊,要不好好一個十五歲的孩子,思想就能這麼狠戾呢?

不過這樣也好,代表江家大部分人就算不用她操心,存活率也會很高。

「他們沒那麼容易死。」唐柔笑著說。

「小柔姐這麼肯定啊?」江睿澤狐疑地探頭看著唐柔,不明白她的自信是從何而來。

江紀澤調查唐柔的資料他看過了,裡面的內容詳盡到不止對方這十六年來生活的點點滴滴,還包刮唐家那夥人的詳細資料。不過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老闆,一名狐狸精的後媽和愛裝白蓮花的小女孩,怎麼看都不像是有生存能力能好好在今後的世界存活下去啊……

但唐柔只是摸摸江睿澤的頭,「有機會碰到你就知道了。」

明顯就是知道些什麼,只是暫時不打算告訴他們。

江浩和馮思薇一直沒有開口打斷兩人的對話,聞言也沒開口發問,只是對視一眼,交換了個彼此都懂的眼神。

既然唐柔如此有自信,那他們就不需要再操心了。單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就算他們不動手,唐家人也絕對好過不到哪去。

而按照唐柔方才的話來看,這唐家人要是敢跑來找她,相當於自己找虐,恐怕日子只會更難過吧。

當然,要是給他們夫妻倆給碰見了,也絕對會搭把手的。

夫妻倆默契十足,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樣的想法,兩人相視一笑,隨手將小兒子拉了回來。

「坐好,要是發生突發狀況了怎麼辦?」馮思薇捏了小兒子一把。

「唉唷,有哥在,能出什麼意外啊?」江睿澤笑嘻嘻的說。

可惜,所謂樂極生悲大概就是在說他了。

就在江睿澤話剛說完,一隻體型巨大的喪屍衝了出來,狠狠撞在他們的車上。

江紀澤現在的視力很好,身體各項素質都因為變成異能者而有質地飛躍,但畢竟還沒習慣這樣的身體,因此雖然眼中的世界那隻喪屍的動作慢了點,大腦也確定可以閃避,奈何卻跟不上動作,就這麼狠狠撞了上去。

江睿澤沒有繫安全帶,這一撞整個人往前飛去,好在前頭還有個唐柔,江浩的反應也不慢,這一頂一拉的,倒是沒造成什麼太大傷害。

就是有些驚嚇了一下。

摸著自己撲通撲通狂跳的心臟,江睿澤頗有種劫後餘生的既視感。

馮思薇原本也嚇了一跳,見小兒子沒事後就忍不住揶揄:「還說沒事,現在不就出事了?還不快跟你爸爸和小柔說謝謝。」

江睿澤呼了一聲,然後哈哈大笑著:「小柔姐謝啦!老爸就算了。」

「臭小子!」江浩抬手就給他一顆爆栗,痛得他哇哇大叫。

「臭老爸,你這是要謀殺親兒子嗎!」

「哼!」

後座幾人在溫馨互動,前座的二人卻是沒有開口說話。

江紀澤在觀察面前的喪屍,這隻喪屍和路上遇到的似乎有些不一樣,速度似乎快了點,體型巨大不是問題,但他現在開的這輛車畢竟是經過改裝的,非常結實耐撞,眼下卻是被這傢伙撞得微凹,這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唐柔也很驚訝,按理說末世開始沒多久喪屍和異能者腦內的晶核就已經開始成形,而眼前的喪屍不論是速度還是身體結實度都比其他喪屍高,明顯有邁入二級喪屍的趨勢,然而現在不過末世開始第八天啊!

這是怎麼回事?

唐柔的臉色有些難看,江紀澤倒是面色如常,而眼前的喪屍明顯正要朝他們的車子進行第二波攻擊,但他卻不能倒車,因為這次跟他們出來的將近三十幾人,開著的幾輛車都跟在他車屁股後面呢。

眼下除了解決這隻喪屍外別無他法,江紀澤只是有些奇怪身旁女孩的安靜,撇頭一看卻見她皺著眉頭的表情。

「怎麼了?」江紀澤低聲詢問,手裡動作卻是不停,已經準備好朝那隻喪屍飛衝過去。

雖然那隻喪屍能將他的車撞得稍微變形,但他還是有自信在撞幾次都不會壞,不過要想徹底解決這隻喪屍恐怕只能下車親自動手了。

江紀澤的問話引起後座三人的注意力,紛紛看向前座的唐柔和前方與他們對峙的喪屍。

馮思薇雖然出生豪門並嫁進江家,但她和江浩的婚姻可不是什麼聯姻,而是真心相愛的,因此可以說被江浩保護得好好的,沒見識過太多血腥黑暗。

這一路上看了不少喪屍都讓她覺得噁心反胃,這要不是因為距離夠遠,恐怕已經吐出來了。

這樣的她自然看不出什麼異狀,但江浩和江睿澤就不同了,他們很快就發現眼前的喪屍和先前遇到的那些都不一樣,因此看向唐柔的同時,心裡也升起了高度戒備。

「有點奇怪。」唐柔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哪裡?」江紀澤已經看見那隻喪屍準備要衝過來了,手腳也跟著準備動作,就等對方一動作,他也同時衝出去。

卻被一隻小手擋下了動作。

江紀澤垂下眼簾,看著覆在自己手上的那隻白晰小手,沉默不語。

「先下去把這隻解決了,不能留。」唐柔說完,也不等眾人反應,直接就下了車。

看得江浩等人嚇得心都漏跳一拍。

江紀澤雖然不是很了解,但對唐柔的身手還是有點認知,倒不是很擔心,只是停頓了一下才開門下車,下去前還不忘丟了句:「你們待著。」然後快步走到唐柔身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