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床上,阿桂一手拿著書本,另一手輕撫著躺在他旁邊的小白柔順的白毛,耳邊只有電腦播放的音樂在迴盪,他有些疲憊地將書放在臉上,閉上雙眼打算稍作休息。

就在即將進入夢鄉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不屬於音樂與小白的聲音,但他還是隱隱聽得出來,那是小狗的叫聲。

又有誰把院長帶回來的小狗帶回房養了嗎?阿桂下意識地摸了摸一旁的小白,嘴角微微勾起了抹笑。

突然,小小的聲響讓他的睡意全消──有人開了他的房門。

他拿下臉上的書本,轉頭看向房門,只見一個瘦小的女孩正朝門內探頭察看,然後在對上他的眼的同時愣了一下。

是今天剛搬進來的人嗎?阿桂快速地打量了下對方,隨後又在對方仍舊沉默的情況下決定率先開口詢問:「有事嗎?」

女孩似乎是被阿桂的出聲給嚇了一跳,而跳起來的動作連帶撞到了門,阿桂這才得以看到她的全貌,以及手中抱著的金毛小狗。

原來剛才聽到的小狗叫聲是這女孩帶來的。阿桂又看了看女孩的行李,隨後又開口問道:「妳在找房間嗎?」

「呃,是的。」

阿桂只是掃了眼女孩手上抱著的金毛小狗一眼,隨即微笑著開口道:「只要能睡的地方都能住,妳就隨便找一間妳喜歡的房間吧,只要不要睡到別人的床就好。」

儘管語氣帶了許多惡趣味成分,但阿桂還是看在小狗的份上,決定好心地告訴對方這裡的規則之一。

當然,只要是來到這裡的人都知道這些規矩,他這麼做無疑是多此一舉。但就對方現在的怯懦反應來看,阿桂不介意當一次好人,提醒對方這個本就該知道的事情。

「那,這裡呢?」

原以為對方會直接離開,卻沒想到對方竟開口問出了這麼一句話,這讓阿桂愣了一下,微笑的嘴角也有些僵硬。

「妳說什麼?」

「你……會討厭我嗎?」

對方的問題讓阿桂又是一愣,但想了想,他無所謂地回答:「不會。」

除了喜歡將美人做成收藏品以外,在其他方面他也只是個平常人,他也喜歡小狗,所以他將小白帶回房養。問他會不會討厭她?他想他是不會討厭一個願意照顧一隻小狗的人。

「那,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嗎?」女孩又再問了一次,而這次,阿桂注意到女孩正看著房間裡的另一張床。

想來自己也正打算找一個新室友,女孩的入住對他來說並不在預料之外,但現下最重要的問題是──

「我說妳啊,妳是女生吧?」阿桂抓了抓頭坐了起來,有些無奈地看著女孩。

「嗯。」女孩毫不猶豫地回答了這個問題,這讓阿桂覺得更加無奈。

「我是無所謂啦,但是現在應該還有不少空房,妳確定要跟我住?」頓了一下,阿桂面無表情地直盯著女孩看。「我可是男生喔。」

出乎預料地,女孩卻露出了笑容:「但是,你不會討厭書書啊!」

愣了一下,阿桂直盯著書書看了好一會,最後丟了一句:「隨便妳。」便躺下身繼續看起手中的書籍。

簡單的幾句話就足夠讓他知道──

他的新室友,很單純。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