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抓了隻小狗回房,偌大的空間因此而不再冷清,這讓阿桂的心情極佳。

為了照顧那隻小傢伙,這讓他從搬到醫院到現在都不曾犯罪過。當然,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他最近沒那個心情,但現在最主要的原因卻是因為小傢伙的到來。

說到底,他雖然喜歡收藏美人的屍體,但在其他方面來說還算是平常人,有了活生生的小狗陪伴,還是會覺得高興。

小傢伙雖然調皮,但還算是聽話,這讓他更加滿意,也因此更加照顧牠。

今天的阿桂難得地出門了,他沒有帶上他的新家人──也就是他抓回房的小狗,小白──一同出門,因為他可不想讓一隻這麼小的小狗走那麼遠的路,要是他突然心血來潮買了一堆東西,還要抽出一隻手抱狗,這樣似乎太累了點。

事實上就算真發生了這種事,他也可以一手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另一手抱著一隻小狗,輕輕鬆鬆的走回來,但他一向不是勤奮的人,所以他沒花多少時間便打消這個念頭,果斷決定獨自出門。

他沒有碰到醫院裡的任何人,或許大家都出門了,或是在房間忙自己的事情,他不知道,因為從他來這裡到現在都還沒去認識任何一個人。

「或許該找時間認識認識大家。」他如此想著,腳下的速度卻沒有一絲緩急,依舊平穩的前進著。

會想認識大家也很正常,就阿桂對院長的觀察來看,他知道要離開這裡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現在的自己並不想離開也是一部份的原因。

再說,他一向不是喜歡找自己麻煩的人,只有偶爾心血來潮了,才會做出玩命的舉動。

就只是偶爾。

今天的他決定來個久一點的散步,就像當初還沒搬進醫院前的生活一樣,閒閒沒事就出門去散散步,順便看看有沒有令自己滿意的對象。

對於這種偏僻的地方,其實阿桂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只是因為自己太久沒出門了,所以今天才想要走遠一點的路程。而這也是為什麼,平常出門都會帶著小白的他,今天決定將小白獨自留在房裡的原因。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人越來越多,他漫步在還算熱鬧的街道上,有意無意地瀏覽著。

他的身上依舊打扮的很邋遢,仍引來不少女人的目光,但這些並不會引起他的注意。

他仍舊漫步在街上,直到他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買了瓶奶茶便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休息。

他原本只打算喝完就買瓶牛奶回去給小白喝的,但是在他快喝完的時候,一個女人出現在他面前,他抬眼看著眼前的女人,心跳卻猛地漏了一拍。

真是糟糕,竟然符合自己的標準。

他在心裡低咕著,雖然自己最近沒那個心情,但看到了還是會有些心癢難耐。

如果對方只是經過那還好,他有把握可以把持住自己,然而眼前的女人卻是笑咪咪地站在他面前,阿桂實在想不到理由放手這個自願上鉤的女人。

「吶,你是流浪漢嗎?」女人甜甜的問著,儘管問題問得很直接,但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一絲冒犯的成分在。

「妳覺得流浪漢買得起這個嗎?」阿桂笑著搖了搖手中的奶茶,這讓女人愣了一下,隨即又尷尬的吐了吐舌頭。

「說的也是,對不起。」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不好意思,如果冒犯到你,我在這裡跟你道歉。」

「沒關係,我穿成這樣,會誤會是正常的。」阿桂微微笑著,看起來特別友善,這讓女人鬆了口氣。

「但是你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啊?」女人的臉上透著好奇,似乎對這點非常在意。

阿桂也不介意,老實的回答了這個問題:「沒什麼,只是懶得打扮罷了。」

「這樣啊……」

阿桂看了女人一會,隨即笑著說:「妳似乎很熱衷在這種事上?」

「咦?」

「幫助別人這件事。」

「啊,因為我也苦過嘛。」女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所以我願意盡我所能的幫助別人。」

「這樣啊。」阿桂微微笑著,「真是善良呢。」

善良的讓我好想占為己有。

「對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事情想請妳幫忙。」

「好啊,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情,什麼都可以!」女人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這讓阿桂又笑了笑。

「事情是這樣的,我最近在路上抓了一隻小狗回家,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養,不知道妳對這方面在不在行?」

「小狗嗎?我家也養了幾隻,我想我應該可以教你怎麼照顧。」

「那太好了!只是我家離這有段距離,如果妳今天不方便的話,我們可以改天再約。」

「沒關係的,我今天剛好沒什麼事情,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去了。」女人說完,隨即露出一臉的不好意思,「只是如果真的很遠,到時候可能要麻煩你帶我回來了。」

「沒問題。」站起身,阿桂對她露齒一笑,「妳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接著到便利商店去買了瓶牛奶,便和女人一同前往醫院。

當然,阿桂並沒有真的和女人一起走回醫院,而是在他們走到四下無人的地方時,毫不猶豫地將她打昏。

輕鬆地將女人抱起,阿桂將女人帶回自己的房間。在這段過程裡,他仍然沒碰到醫院裡的任何一個人,但這並不是值得引起他注意的事情,重點是眼前的女人。

「汪!」

一進房,阿桂就聽到小白有些宏亮的叫聲,他微微一笑,「小白乖,我現在要忙了,到一邊去。」

他先將女人放到工具堆旁的床上,接著拿起狗盆,將有些退冰的牛奶倒進去,在確定小白乖乖去喝後,便開始著手進行製作收藏品的工作。

然而,就在他拿起刀子要在女人肚子上劃下一刀的時候,小白卻突然朝自己吠了起來,手上的刀子僅在女人肚子上留下淺淺的傷痕,卻足夠讓他停下動作,不解地看著小白。

「小白,安靜!」阿桂有些不滿地看著小白,刺鼻的腥紅血味瀰漫在鼻中,但小白卻有越來越兇狠的跡象,這讓阿桂不解地皺起眉頭。

他看了看小白,又看了看女人,最後放下手上的刀子,卻發現小白的叫聲漸漸沒了。

不會吧……

阿桂有些愕然地看著小白,不死心地拿起刀子,卻看見小白又亮出了牙齒,白毛也跟著豎了起來,這讓他更加確信了一件事。

小白不喜歡他殺人。

真是糟糕啊……阿桂有些頭疼地看著小白,他放下刀子坐在一旁和小白對望了許久,最後,他落敗了。

「小白,過來。」

小白聽話的朝阿桂快速地奔跑過來,垂釣在外的舌頭還滴了幾滴口水在地上。阿桂有些無奈地摸著小白的頭,最後嘆了口氣。

「誰叫你是活的呢。」

阿桂微微笑著,看來在小白離開他之前,都不會有新的作品了。

不過他不介意,只要被他認定是重要的,他就會為了那重要的人事物付出。而現在的小白,正是他重要的新家人。

替女人的傷口做好處理,他摸摸小白的頭,再次將女人抱起。依舊沒碰到醫院裡的任何人,他帶著女人回到他們最初遇到的地方。

待女人醒來,他對她露齒一笑。

「咦?我怎麼……」女人因肚疼而皺起了眉頭,但隨即被阿桂壓了下來。

「妳剛才跌倒了,肚子上有傷,沒經過妳的同意就先幫妳處理了,但是妳放心,除了處理傷口,我什麼都沒做。」

「咦?」女人的意識還有些模糊,這讓她無法對這句話做出任何反應。

「既然妳已經醒來了,那麼我也該走了。」絲毫不給女人任何反應的機會,阿桂站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留下女人仍在原地,回想起混亂的記憶。

「既然已經不能做收藏品了,自己一個人住六人房也沒意思。」阿桂踩著輕鬆的步伐,悠哉地走在回醫院的路上。「也要給小白大一點的空間……那就找一個室友好了。」

「不過現在大家應該都已經找好房間了吧?」抓了抓頭,阿桂微微一笑。

「管他的,就看有沒有這個機會囉!」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