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桂現在的心情很好。

就在昨天晚上,院內的所有人難得的齊聚一堂,討論了關於測試院長所謂的信任度的事情,老實說,阿桂雖然在討論中沒有發表幾句話,但對這件事還是抱有極大的興趣。

他從來不是個喜歡找自己麻煩的人,只有偶爾心血來潮的時候,他才會有玩命的舉動。而這個偶爾,正是現在。

他們成功提起自己的興趣了。

儘管跟院內的大多數人都不熟,但對於他們能夠提起自己興趣這件事,阿桂對他們的好感就可以大幅提升了。

「果然還是要好好的認識認識他們才對。」阿桂的嘴角揚起了一抹笑,不難看出他現在的心情有多麼愉悅,愉悅到他的室友書書都忍不住好奇地直盯著他看。

如果書書現在問出了諸如「你的心情很好?」一類的問題,阿桂或許會很樂意回答他的單純室友這個問題。然而書書卻只是站在一旁,靜靜地睜著圓亮的大眼直盯著他看,看到阿桂的背脊都冒出了些許冷汗、看到阿桂終於受不了了,這才轉過頭去看向她,嘴角有些抽搐地問:「幹嘛?」

「沒有啊,」書書笑得有些天真,「因為阿桂看起來心情很好嘛!」

看著這樣的書書,阿桂再次體認到自己的室友真的很單純。但就因為書書單純,所以阿桂才可以很快地又恢復到原本的心情,微笑著跟她聊起天來。

「確實呢,畢竟這次也算是在玩命了。」

對於「玩命」兩個字沒有太大的反應,書書只是跟著笑了笑。看了眼完全沒在準備的書書一眼,阿桂這才問道:「妳的東西呢?還是妳沒有要逃跑?」

語音剛落,卻見書書一臉緊張地說:「書書要跟阿桂一起走!」也不知道是在擔心什麼事情,但阿桂並沒有深入思考這個問題。

當然,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他認為這個問題沒有必要去思考。

「雖然離開是暫時的,但也不知道多久會回來,快把要帶的東西準備準備,好了就直接出發。」阿桂坐在電腦桌前,邊說邊瀏覽起網頁,似乎是在打發時間。

「書書沒有東西要帶呀。」

書書的話讓阿桂停下手上的動作,轉頭看向書書,不解地問:「換洗衣物那些也不用?」

但書書只是搖了搖頭,「阿桂不也沒帶東西嗎?」

「有啊,我帶走我的工具包就夠了。」阿桂邊說邊拍了拍他的口袋,這是他出門必帶的隨身物品,除此之外就什麼也不需要。

「但是書書沒有東西要帶呀。」

見書書又重複說了一次這句話,阿桂也不再勉強。他拍拍雙腿站起身,「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直接出發吧。」

臨去前,阿桂將一支手機放置在桌上,那是他為了以備不時之需而買的手機,現在正好派上用場了。

本來就只是為了測試院長所謂的信任度,而不是真的想逃跑,他不需要將所有可能會讓院長發現自己行蹤的東西給清理乾淨。相反的,他還很樂意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當然,這些提示會不會被發現又是另一回事了。

阿桂看了眼擺在桌上那顯眼位置的手機一眼,裡面並沒有SIM卡,卻還是開得了機,而在手機裡的草稿簡訊裡,打下了他們即將前往的目的。

「我們走吧。」

帶上書書和各自的小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其他人都已經逃跑了,亦或是仍在房中休息,倆人在沒有碰到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了醫院。

 

坐上火車,阿桂和書書倆人吃著在路上買的食物和飲料,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談著,過程雖稱不上有趣,倒也不會太無聊。

倆人乘坐著火車,最後在抵達他們的目的地──苗栗──便下了車,接著在阿桂的帶領下,倆人兩狗便來到了距離火車站步行約一個多鐘頭的鄉下。

阿桂的步伐非常平穩,就好似對這個地方非常熟悉。一路上書書都沒有問任何問題,而是如在火車上一樣的模式,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隨口聊著天,餓了渴了就吃喝起在火車站的便利商店買的食物飲料。

對於書書沒有問任何問題這件事阿桂並不感到驚訝,早在書書成為他的室友時,他就對書書有了初步的了解。書書的單純反而是阿桂最驚訝的一件事,畢竟一個有著被害妄想症的人個性竟然是如此單純,光就在相處上就是極度危險的事情了。

但這一向不是阿桂會擔心的事情。

就目前為止的相處來看,書書似乎還滿喜歡自己的,所以他也不需要擔心在未來的某一天會被書書砍。

當然,就算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阿桂也有把握可以毫髮無傷。

雖然這次的行為可以對自身安危構成危險,但打從一開始就對這次的行動歸類在「遊戲」,所以阿桂這次的逃離可以說是出來郊遊的。

抱著郊遊的心態出來,自然是選擇最優閒的散步方式了。而跟著他走的書書並沒有表示任何不滿,還很配合的和自己在這邊散步,阿桂不禁開始懷疑書書對自己的好感度到底有多高。

是不是因為太單純了,才會因為一句「我不會討厭妳」而喜歡自己喜歡到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用極高的信任來回應?

懶得再細想下去,阿桂帶著書書來到一條山下小路。

「快到了。」

阿桂說了這麼一句話,接著倆人便不再交談。沿著小路直走進去,沒多久就看見一間破舊的褐色小屋。

阿桂沒有走進屋裡,而是自小屋旁走過。小屋後面有條小徑,小徑被未被整理過的雜草遮掩住,遠看是看不出這裡還有這麼一條路的。

繼續沿著小徑前進,大約走了數分鐘,一棟與方才看到的褐色小屋還大,並且有幾分相似的屋子出現在倆人眼前。

「就是這裡。」阿桂指了指眼前的屋子,接著又率先走了過去。

「這就是我們要住個幾天的地方。」阿桂邊說邊掏出了鑰匙,熟練地打開明顯有在清理的家門。

跟在身後的書書望了望眼前的房子,最後還是難掩好奇地開口問道:「這裡是哪裡啊?」

阿桂放在門把上的手頓了一下,隨即回過頭看向書書。

「我家。」

「咦?」

沒有再多說任何話,阿桂回過身率先走進屋裡。

那麼接下來……不知道院長會花多少時間把他們給找回去呢?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