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人群,我回到房間。老實說有這麼多人出來迎接我讓我挺驚訝的,但大概想了下還是知道他們為什麼會來迎接我,這讓我有點不爽。

就像我剛剛說的,我出的這些任務全是為了我的紅茶蛋糕,但他們每個人都一臉驕傲的看著我,實在讓我越看是越心虛。

拜託!要不是因為有紅茶蛋糕可以吃,我哪會那麼無聊,跑去做這三百五十五個任務啊?

就算我真的是因為太無聊而接這三百五十五個任務好了,但我也是因為看在紅茶蛋糕的份上,才會在短時間內把任務給通通搞定。反正不管事情到底是怎麼開始的,最後一定都是為了紅茶蛋糕,事情才得以完成啦!

因為,這就是我的本性啊。

不管出發點是什麼,就結論來看都是為了私慾,這樣的我卻被人拱上天去,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很心虛,所以我還是決定把話說清楚,免得日後被人當英雄看待,我可不認為自己有偉大到這種地步。

也許哪天我取代光明神的位置的時候就可以了,但相信這天是永遠不會到來的。

不過就教皇的說法來看,我會被當成英雄或許是早晚的事情──畢竟每次出任務,我從未帶上任何一個人。

之所以不帶人去,一部分的原因是對自己的實力很有把握,另一部份則是真正的原因,也是最根本的問題──女身的自己。

為了不讓人有任何機會發現女身的自己,所以我一向自己出任務。至於我自己的實力,或許是倩奏有對我的身體進行改造也不一定──這點我還真沒有去問她,因為這實在稱不上是什麼重要的問題──總之就是,現在的我很強,所以我完全不需要擔心自己一個人會送命這種問題。

再說了,實際上我也不是一個人,畢竟還有倩奏在,要是真打不過了,還有她這個教皇公認最強死靈法師的助陣。倩奏也不可能對我見死不救,所以我也不需要擔心太多。

雖然目前為止都還沒叫她出來幫忙過就是了。

喔對,還有一個人人聞風喪膽的死亡領主咖啡在,倩奏這個欠揍的傢伙可以忘,但這個比對主人還要忠心的對待我的咖啡可是萬萬不能忘!

提起咖啡就不得不在這裡讚美一下,明明主人就是倩奏,可不知道是倩奏的原因,還是什麼因素……不不不,我覺得根本就是倩奏自己造成的!就是因為她對我那莫名的狂熱,才會造就出這個比起主人,更聽從我指令的可愛死亡領主。

想當初在咖啡面前蹂躪他主人的時候,我還在擔心他會不會護主心切的把我給幹掉,但漸漸地發現到他非常聽從我的指示,甚至我跟倩奏處在敵對狀態的時候,他會選擇站在我這裡,這是我唯一讚美倩奏的地方,唯一!

其實我曾問過咖啡,為什麼不去幫助自己的主人,但咖啡的回答卻出乎我預料之外──

「您才是我的主人。」

對咖啡的話沒有深入了解,反正我只要知道咖啡是站在我這邊的就夠了,省得哪天倩奏移情別戀還是怎樣跟我鬧翻什麼的就跑去找咖啡,而我也變成了就算沒有倩奏,也還是有咖啡這個強力靠山的狀態,心境上除了爽,我還真找不到還有什麼形容詞可以來形容我的心情。

其實對於自己女身的身分並沒有特別想隱瞞,但礙於解釋起來太麻煩了,所以是能不說就不說,畢竟要解釋就要解釋清楚,解釋清楚自然是要說出自己死過一次、而且不是這個地方的人,諸如此類的事情。

倒不如說,只要開始解釋起來,自然就會牽扯到許多其他問題;牽扯到其他問題,就一定會被問到不說出前世的事情就無法解釋清楚的問題。

感覺就是解釋起來要好長一段時間的差事,太麻煩了,就等到被發現了再說吧。

話雖如此,但實際上我也可以隨便說個理由乎弄過去,畢竟不管我怎麼胡扯,對於不是這個世界的我,他們也無從查起。但這裡對我來說是第二個家,神殿裡的大家──尤其是十二聖騎士──是我的家人,我認為既然是家人就不該要有所隱瞞。

但嫌麻煩如我,自然是等到不得已的時候在解釋了,所以目前就維持現狀吧。

脫掉身上的騎士服,我將戒指拿掉,及腰的秀髮和豐滿的身材頓時出現在眼前。展現出長期鍛鍊出的免疫力,我習慣性地打量了下自己的身材,拇指快速地滑過鼻孔,莫名的感動湧上心頭。

經過這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歲月,我,郝音森,終於不會看到自己的女身裸體就流鼻血了!

回想起過往的辛酸……好吧,看一個美女的裸體好像稱不上是什麼辛酸事,但是看著自己的裸體卻在流鼻血這件事就真的有點羞恥了,就是連自己想都覺得很沒用啊!

還好這一年多以來的日子裡,我堅守自己的準則,讓自己習慣女身的自己,才能造就現在的我,這讓我的眼角忍不住流下一滴驕傲的淚水,只不過這淚水是在心裡流的。

任務歸來的疲憊感讓我轉了轉脖子,等我洗完舒服的熱水澡後,我一定要先來好好的睡上一覺才行。

前腳才剛跨出,在安靜的室內裡異常清晰的水滴滴落聲引起我的注意,那個位置不難發現,大概就在我的前面幾公分處。我先是狐疑地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在沒看到有什麼漏水的跡象後,才低頭看向地板。

方才低落的水滴是鮮紅色的,這項事實讓我的腦袋陷入短暫的當機狀態,用不著用手摸,唇上就有沾到水的些微冰涼感。舔舔順著縫隙流進嘴裡的,進而散發出噁心的腥味後,不用照鏡子我也能想像現在的我臉有多臭了。

幹!又流鼻血了!

 

早在出任務之前,教皇就已經一臉興奮的告訴自己,只要這次的任務完成歸來,就有一個月的長假好放,外加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可以吃。

既然這種好事都已經被提前告知了,這次的任務自然是比往常的任何一項任務所花費的時間要短上許多,雖然因此而比往常都要來得疲憊許多,但一想到紅茶蛋糕,除了值得還是值得。

雖然比較想問教皇為什麼要在我做完三百五十五個任務後才給我放長假,照理說做了一半就該讓我放長假了,要不然也等我做完三百六十五個任務後也行,可偏偏就是這個時候……

想想我也沒什麼差別,這個問題就暫時不管了。反正八成是那個吧?任務委託人為了感謝神殿的幫助而來送錢之類的。

雖然想幫教皇多說些好話,但教皇的品性早就被太陽給黑到不能再黑了,就算我真的那麼好心的為教皇美化形象,我想應該是一點效果也沒有,所以就不要在這邊白費力氣了。

死老頭,不要以為你多給我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我就會對你增加好感啊。

摸了摸鼻孔,鼻血已經不再留了,想到這不免還是一陣鬱悶,看到自己的女身裸體竟然還是會流鼻血,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來到浴室的鏡子面前,盯著自己的臉不一會腦袋就陷入當機狀態,回過神來的下一秒又忍不住想摑自己一巴掌,想不到一年多的時間跟第一天差不多,我仍舊過著每天照鏡子就被迷住、看裸體就流鼻血的健康生活。

對一個男人來說,每天看美女跟她的裸體是真的滿健康的。但對一個被變成美女的男人來說,每天看自己的美女臉和裸體好像就不是那麼健康了……

「唉……」我有些無力地抓了抓腦袋,嚴重懷疑起自己會不會到死都無法習慣女身的自己。

但要真是這樣,相信未來會非常不好過的。

實在不敢再細想下去,我決定將所有念頭拋諸腦後,因為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洗澡。

想想看,光是照個鏡子,我就可以被自己迷得小鹿亂撞;看個自己的裸體,我就可以流鼻血,那麼洗澡呢?

洗澡的時候看不到臉,可以不用擔心會失神;不想看裸體,那我可以閉著眼睛洗,但之後呢?

真的不是我自戀,就算是經過修練與長期任務的奔波,我的皮膚依然可以用吹彈可破來形容,那個滑嫩觸感啊,真的是摸了就上癮。

還好出門在外我都會戴上教皇給我的那個可以變回男身的戒指,男身的自己雖然也是風度翩翩、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但比起女身的自己,就是比較方便。

好吧,我承認我有點自戀,就那麼一點點而已。

……也許不是一點點,不過關於我到底自戀到什麼程度這種事,實在不是什麼值得讓人深思的問題,我們就別再糾結了。

雖然我的皮膚很好摸,但最重要的還是重點部位的部分,這洗起來根本就只有羞恥到極點可以來表達我的心情,就是過了這麼久,我仍舊無法習慣摸女人的胸部和下體啊!

這樣看來,原來我意外的純情,照理說像我這樣的好男人應該要很受歡迎才對啊!可偏偏就是被倩奏那傢伙給變成了女人,看見我心中那熊熊燃燒的烈火了嗎?我想大概一輩子都滅不掉吧。

而且也不能老是閉著眼睛洗澡,總是要習慣的,所有的一切……

雖然我不認為依舊流鼻血的今天會適合做試著睜開眼洗澡的第一天。

絲毫不敢低頭,今天依舊老樣子的快速擠了沐浴乳往身上胡亂抹了一翻,接著快速地沖洗一翻後便跳到浴缸裡泡泡熱水,果然這種時刻也是很享受的。

閉上眼睛放鬆僵硬的身體,但沒多久疲倦就讓腦袋更加昏沉了起來,看來今天也不是適合享受的日子,再泡下去,我就會睡死在浴缸了。

如果好死不死被人發現,羞恥的不是我在房間浴缸裡讓一個美女溺死,而是我的裸體被人家看光!要真發生這種事,我大概會死不瞑目吧。

晃了晃昏沉的腦袋,好處就是在這種狀況下只想趕快穿好衣服上床睡覺,所以沒有多注意自己的裸體,穿好衣服便緩緩爬上我溫暖無比的床,棉被一拉,我便不醒人事了。

 

緩緩睜開眼,我看了看四周,腦袋卻仍舊未清醒過來,我懶懶地坐起身,褐色的長髮也跟著映入眼簾。

唔,當女人真的很麻煩,尤其頭髮還這麼長。

抓了抓頭,無奈地嘆了口氣,我緩緩爬下床。

來到浴室,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呆愣了一下,隨即又靠了一聲,才開始整理儀容。

說真的,每次照鏡子都會被自己的臉給迷的小鹿亂撞,然後在下一秒回過神來,為自己的白痴行徑感到可恥,搞得好像我很自戀一樣……不對,仔細想想,在我還是男人的時候我也很自戀,這麼說來,現在的我會有這種行徑好像也是正常的?

好吧,結果我自己證明了,我確實很自戀。

不過自戀也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要我承認也不會少塊肉啊。

來到這裡也有一年多了,對於自己的外貌也沒那麼反感,再說現在還有戒指可以恢復男兒身,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差別。

唯一的困擾就是每天早上照完鏡子,都有想跟自己交往的念頭。

……好吧,還有洗澡的時候,會對著自己的裸體流鼻血。

我忍不住又想起昨天的慘狀,到底要花多久的時間,我才可以毫不在意的用女身來洗澡啊?

臉頰兩旁都掛著兩行淚了,雖然是在心裡。

整理好儀容,我將桌上的兩枚戒指給戴上,變成了金髮藍眼的男生後,一反剛睡醒的呆滯模樣,我神清氣爽地走了出去。

因為替教皇做了三百五十五個任務,所以教皇放我一個月的假和免費提供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雖然說不上好,但對我來說又多了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真是好上加好啊!

至於現在嘛……

人嘛,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去吃早餐啊!但是啊,吃早餐這種事情,如果是一個人去的話會很無趣的!所以啦──

「格里西亞,要不要跟我去吃早餐?」連敲門都沒有,我就這麼直接闖進太陽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是一陀粉紅色的不明物體。

那個一陀的粉紅色不明物體……我是說太陽,他一臉驚愕的看著我,一時做不出任何反應。

我好心地快速把門給關上,卻在下一秒無良的蹲在門口開始狂笑。當然,是小小聲的笑,因為我還沒那麼神經大條,要是就這樣被太陽給盯上了,我一定會被他給整死!

仔細想想,光就我這樣毫無預警地衝進去就夠讓太陽記住了,我被他整似乎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所以我現在是不是應該要放聲大笑才對?

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想還是在這邊讓自己得內傷會比較好。

每次太陽敷面膜的時候都會有人來敲他的房門,但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直接開門闖入的吧?所以啦!我就勉為其難的當這個直接開門的第一人啦!不過說真的……

天啊!太陽,你敷面膜的時候真的有夠像鬼的啦!一想起太陽的那個鬼樣,我又開始憋笑了起來,笑得我肚疼淚飆,好不痛苦。

門被猛地打開,太陽已經整理好儀容了。他一臉無奈的看著我,雖然我已經整理好情緒,打算用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來面對他,但腦海卻又在看到他的下一秒浮現出方才的景象,忍不住地,我又轉過頭去開始偷笑了起來。

「別再笑了!」太陽豪不客氣地賞我一顆爆栗。

「痛!」我吃痛的抱著頭,卻又在看到太陽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辦法,現在只要一看到太陽的臉,剛才的畫面就會一直浮現在眼前……噗!真的太好笑了!

見怎麼也沒辦法讓我恢復正常,太陽一時也沒別的辦法,內心除了無奈還是無奈,這讓他沒好氣地問:「夠了!你不是要去吃早餐?」

「好、好啦……」我笑著抹去眼角的淚水,「你要跟我去嗎?」

太陽很快地翻了個白眼給我,也不等我,就直接丟了句:「走吧。」便逕自離去。

我笑著跟在太陽後面,一路上經過了其他聖騎士的房間,就順便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去。

十二聖騎士,外加一個正在放假的小騎士,就這麼浩浩蕩蕩的來到餐廳吃早餐,老實說,就算是當事人也會覺得有趣。

試問,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的所有人一起到餐廳去吃飯的場景,能看嗎?

不對,對女人來說,那是個非常養眼的畫面。但當「全大陸的人都知道」的,不合的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一起去吃早餐,這就好玩了。

不過自從我來了之後,神殿的人似乎也看習慣這些不合的傢伙們聚在一起的畫面了,因為我有事沒事就會跑去找他們打屁聊天啊!

嗯?你問我找他們打屁聊天跟他們聚在一起有什麼關係?如果我說,我是遇到誰就跟誰聊天,而遇到的剛好都一個溫暖好人派、一個殘酷冰塊組,你相信嗎?

嗯?你說我怎麼這麼厲害?小意思!這種事就跟太陽每次敷面膜都會有人來敲他的房門是同樣的道理啦!

啊?你說自從我到神殿裡來,他們就不得安寧?我聽你在放屁!這是他們的福氣好不好!

啥?你說我出口成『髒』,教壞你們這些可愛乖巧的小朋友?你們這些「可怕又愛吃乖乖巧克力口味」的傢伙,不要邊吃乖乖邊說我!因為最壞的不就是坐在這裡看我演戲耍白還高興的哈哈大笑,笑到把嘴裡的乖乖都噴出來的你們嗎?

「小森,這一個月的假你要做什麼?」暴風一臉好奇的看著我,卻讓我莫名的備感壓力。

親愛的暴風,我已經看到你臉上寫的「快說你沒事然後來幫我改公文吧!」了喔!我告訴你,我可不是來這邊改永遠改不完的公文,最後當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暴風騎士!

我現在對公文是一看臉紅二看搭訕三看拐回家!看第一眼就火大的臉色漲紅,第二眼就向路過的騎士搭訕,第三眼就下定決心叫被我拐來的騎士幫我改,所以我打死都不要幫你改公文!

畢竟被殘害的是別人不是我,對不起我不是這種人啊!

「應該會到城外走走。」我如是回答,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幹麻。

如果我回答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我都要每天起來就衝到太陽的房間看他全身塗滿面膜然後關上門蹲在門口大笑到他出來打我的頭,在跟他一起到其他人房間問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然後跟大家一起來餐廳,吃飽後衝到教皇的辦公室拿我的紅茶蛋糕回房間慢慢品嚐,再到粉紅家去泡茶聊天或是到街上閒晃直到晚上回神殿跟教皇再領一份紅茶蛋糕回房品嚐,最後脫下戒指洗澡上床睡覺,那我一定會聽到暴風下一句就說:「小森,你這樣過日子實在不太好,所以你還是來幫我改點公文吧!」

然後我的行程就會變成品嚐完紅茶蛋糕後開始沒日沒夜的改著永遠改不完的公文,最後奔出房門隨便抓住一個人大吼著「幫我改公文!」就把人拖到房間去,然後自己跑到教皇辦公室去吃紅茶蛋糕打屁聊天啊!

……這樣說起來,好像都差不多嘛?

嘖!這不是重點,反正我就是不要再看到公文了!你滾!

慢著!搞得好像我被男友甩了,恨不得他早點滾一樣!靠!雖然我已經習慣當女人了,但我內心卻還是個男人啊啊啊啊啊!

「也好,這一年你也幫了不少忙,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審判在我還在內心糾結的時候,吐出了這麼句讓我痛哭流涕的話。

噢!審判,我准許你娶我!但請把我當個花瓶擺在一旁觀賞就好謝謝!

「也對,這一年來小森真的做了很多事呢!」暴風笑著摸摸我的頭。

我笑了笑,毫不猶豫地將暴風眼裡那一閃而過的遺憾給自動省略掉,低頭繼續享用我的早餐。

「總之,這一個月你就好好休息吧!」

「好的。」

「對了,小森。」

我不解的看向太陽,後者正一臉燦笑地看著我,用著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的口吻道:「反正你都要出去了,就順便幫我排隊買個藍莓派吧!」

「……」

我千算萬算,就是他媽的沒算到我的行程會這麼簡單就被你這該死的聖殿騎士之首、太陽騎士給果斷打亂!

想想那排隊的時間啊……啊,內心的臉頰兩旁又掛上兩行淚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