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唐柔無疑是可怕的,但在場四人都不是普通人,腦迴路無法和一般人比擬,因此最多就是面露無奈,沒有人開口阻止。

也因此接下來的對話就變成了關於將孫蕾丟給唐家一行人之後,他們又該如何的話題。

「你們如果想要中途離開我沒意見,想要先去M市見證一下一個基地的成立也沒問題,我們到時候再分開行動就行了。」

「小柔姐不打算一起去M市嗎?」江睿澤有些納悶。

「你們討論出來的東西很完善,根本不需要我,換句話說我沒有必要特地跑一趟,所以打算過個幾年再去。」唐柔解釋道。

「過個幾年?妳是打算過幾年再去?」蕭天哲好奇地問。

唐柔想了一下,才有些不確定地回答:「大概……三、四年以後吧?」

「以後?意思是這個期限還有可能延長?」

「嗯。」

「會不會太久了?妳的……」孫明煦頓了一下,後知後覺想起唐柔不久前才說將唐家人視作消遣的玩具,那麼昨天隊伍中那個被她喚作爸媽的人是誰?

江睿澤反應很快,一看就知道他的疑問,於是便開口解答:「小柔姐現在是我們江家的人。」

孫明煦了然的點頭,接著問:「妳父母不會想妳嗎?」

唐柔眨了眨眼,茫然地看向江紀澤。

別人懂不懂江紀澤不知道,他只知道女孩明顯就是因為一個人慣了,再加上沒有和家人相處的經驗,因此對這種情況感到不解,看著她的眼底忍不住多了絲心疼。

江紀澤伸手摸摸她的頭,低聲道:「要定期回去報平安。」

「哦。」唐柔懵懂的點頭,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就這麼辦吧。

其實從唐柔的反應就能看出問題了,孫明煦本來還有些懊惱自己失言,畢竟一個被親人從家族中除名的孩子,又哪裡會有什麼好的童年、好的過去?見唐柔只是單純的不解而沒有任何負面情緒,這才狠狠鬆了口氣。

心底也升起一股莫名情緒,心臟似乎在隱隱發疼。

他想,自己死巴著孫蕾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的這種行為,現在看來還真挺可笑的。

這麼多年來,他總是覺得自己得到的太少,而孫蕾又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所以才那般執著,可現在和唐柔對比,自己根本幸運太多。

人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都能這般處之泰然了,甚至還因此得到了更好的,而他執著了這麼多年卻只有孫蕾這個專門扯後腿的人在,甚至還因此傷害了自己的摯友好幾年。

也是太傻。

孫明煦自嘲的笑了笑,很快便把這些負面情緒給甩開。

反正世界變了,現在從新開始還來得及。

至少目前為止一切都是往好處發展的。

想到此就忍不住微微一笑,連帶著有些緊繃的身體也放鬆不少。

「怎麼了?」總覺得好友似乎有什麼不同,蕭天哲語帶擔憂地問。

「不,沒什麼。」孫明煦搖了搖頭。

「是嗎?」蕭天哲用著不信任的眼光上下打量著他,看得他都有些哭笑不得。

「怎麼了?孫明煦不舒服嗎?」看到兩人的動靜,唐柔好奇地問。

「沒事,是天哲在瞎操心。」孫明煦笑著說。

「嘿!怎麼說話的,什麼叫我瞎操心?」蕭天哲黑著臉問。

「呵呵。」

「笑什麼?現在是笑的時候嗎?我告訴你,別以為我這次還會縱容你,你小子這幾年幹得蠢事我都還沒消氣呢!」

「是嗎?那怎麼辦?需要跪下來求你原諒嗎?」

「卧槽,你那什麼有恃無恐的樣子?特麼真以為我不敢叫你下跪嗎!」

「那不然我現在跪下來?」

「卧槽!你來真的?誰要你跪了,趕快給我起來!」

「呵呵,天哲還是這麼可愛呢。」

「……媽噠,你今天都別跟我說話!」

唐柔坐在江紀澤旁邊,一直眨巴著雙眼看著兩人互動,心底有股說不清的感覺。

於是她悄悄拉了拉身旁男人的手,輕聲問道:「這就是朋友的感覺嗎?」

江紀澤沒想到女孩找自己竟然是問這種問題,一時間傻愣在那。

沒有得到回應的唐柔微蹙眉頭,有些不高興地撇頭看他,嘴無意識地嘟了起來:「我在問你話呢,快點理我啊。」

其實江紀澤也就傻愣了那麼一會,很快就回過神來,只是下意識先瞥了那兩人一眼才準備回答,聲音正要發出,就聽見女孩軟嚅的抱怨。

垂眼一看,就見她難得的耍賴姿態,不禁有些好笑。

還有點小小的竊喜。

女孩已經會在自己面前表露這樣的一面,這要他如何不高興?

寵溺地笑了笑,他才低低地「嗯。」了聲,想了想又不確定地問:「妳想交朋友?」

不是問「有沒有」,而是「想」,和唐柔生活近一個月的江紀澤早就猜到了她身邊恐怕沒有稱得上朋友的人在,要不那段日子又怎麼可能每天待在家裡訓練?就算是為了迎接末世而加緊準備鍛鍊身體,但抽出時間通知好友做些準備也是做得到的。

可唐柔沒有。

她的時間太規律了,規律到只要知道其中一天的行程,就大約知道其他天都在幹嘛。

好在,她現在有了他。

雖然他不是她的朋友,卻是以比朋友更加親密的,家人的身分陪伴著她,況且他也已經打定主意這輩子都要陪著她跑,不讓她感受絲毫寂寞,也絕不會讓她受到傷害,因此就算交不到朋友也無所謂吧?

江紀澤如此想著,如果對方說不想交,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如果對方想交,那也沒關係呀,反正朋友再怎麼親密也比不上家人吧?

他的地位是不會被動搖的。

「也不是。」唐柔低垂眼簾,「只是想到我好像沒有交過朋友,不知道朋友之間的互動是……這樣的。」

江紀澤突然覺得,不想點辦法好像不行,於是便提議道:「可以從他們開始。」

「什麼?」

「妳可以和他們做朋友,那兩人還不錯。」他誠懇地建議道。

如果結交朋友可以讓她高興點,他倒是不介意放手讓她去做。

反正不論如何,他都可以讓自己的地位屹立不搖。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做啊?」

「普通相處就行。」江紀澤沉默了很久,才給予似乎能讓她理解的答案。

「普通相處?什麼普通相處?」

「就是……沒有算計。」

唐柔恍然大悟。

「好吧,我會試試看的。」

回應她的是頭頂溫柔的撫摸。

「不要勉強,只要妳開心就好。」

愣了一下,唐柔驀地一笑。

她想當然了,因為她一直都在讓自己開心。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