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神殿來了一個小騎士。

這個騎士的身份有點特別,因為他來神殿已經一年多了,卻仍不屬於任何一個聖騎士小隊的隊員,這種現象是很特殊的,但似乎並沒有造成內部太大的影響。

格里西亞‧太陽,眾所皆知的聖殿騎士之首,太陽騎士,臉上正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姿態優雅地走在神殿的某條長廊上。

他正在找人。

打從他一睜眼,敷好面膜、打理好儀態起,他就開始在神殿裡到處奔波,掛著令他厭煩的虛偽笑臉,用著令他厭惡到詛咒起第一代太陽騎士長的說話方式,全部都是為了找一個人,而那個人正是目前在神殿裡身份有些特殊的小騎士──郝音森。

在耗費了一個上午,卻仍舊找不到音森後,格里西亞深刻的體認到,自己實在是個沒什麼耐心的男人。

應該說,他對自己竟然願意花費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找人,連他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頭殼壞掉了才對。

「搞什麼東西啊!那傢伙該不會不在神殿裡吧?」站在四下無人的一條長廊上,格里西亞額爆青筋,臉上的怒氣顯而易見。

雖然因為要優雅的走路,所以並沒有流太多的汗水,但到底還是走了一個上午的路,他的衣服終究是被汗水給浸濕了些。他決定先回房間洗個舒服的冷水澡,降降體溫,也降降火氣、冷靜情緒。

「死小森,每次都挑我要找他的時候不見蹤影!」格里西亞憤憤地說著,但隨即又瞇了瞇眼呢喃著:「我看八成又是那個吧……」

心裡大概有了個底,格里西亞眺望著遠方,怒氣早在不知不覺中就消失的無影無縱,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揚了些。

這段時間的相處讓格里西亞知道……正確來說,是神殿的所有人都知道,音森是個非常好懂的人,因為他並不會耍什麼心機,真誠待人、非常討喜。

前提是不惹火他。

惹火他會怎麼樣就姑且不談,但既然心裡已經有了底,格里西亞自然是直接回房洗澡換裝了。

待格里西亞再次離開房門,他隨手抓了個人詢問了另一人的所在地後,便朝著明確的方向前進,來到了會議室的大門前。

他是來對自己的猜測做確認的,而確認的最快方法便是來找現在正在會議室裡改公文的審判騎士長,雷瑟。

優雅地走進會議室裡,格里西亞也不忘帶上房門,要是再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關門的速度似乎還有些快,看得出他對臉上的笑容和太陽騎士的說話模式厭惡到了極點。關上房門就只剩下知道他真面目的雷瑟在了,他又怎麼可能會忘了關門呢?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水火不容,就是神殿裡除聖騎士長以外的人都不知道,他自然不能讓別人看到他們友好相處的畫面。

「小森呢?」格里西亞劈頭就問,他知道這個問題雷瑟一定很清楚,卻也是在這時候才驚覺到,自己應該要一開始就來找雷瑟的這個事實。

雷瑟只是看了格里西亞一眼,隨即淡淡地回答:「又出任務了。」

果然!

格里西亞無力地癱軟在椅子上,有些欲哭無淚地說:「他沒事這麼拚幹麻啊?一年份的紅茶蛋糕都快被他給領完了……」

這話當然是抱怨了。一年多的相處,格里西亞當然知道音森是名符其實的紅茶狂熱分子,第二喜愛的是蛋糕,甚至喜歡到將兩者合而為一的地步,也就是紅茶蛋糕。

不過他倒是萬萬沒想到,音森為了紅茶蛋糕,竟然可以如此有效率地去執行任務。

他是知道可以拿紅茶和蛋糕去拜託音森幫忙,但他卻不知道音森可以為了紅茶和蛋糕而成為別人眼中的瘋子!

至少對格里西亞來說,他的這項舉動真的滿像神經病的。

「聽教皇說,只剩下十天份。」

雷瑟的這句話讓格里西亞更加確信音森是個名符其實的神經病!他沉默了一會,才確認似地問:「也就是說,他還有十個任務?」

「好像是這樣。」

「……」格里西亞默默地在自己的腦內資訊裡為音森貼上了「神經病」的標籤,並將等級提升至極限,還不忘在心裡盤算著──今後要是有什麼差事,絕對二話不說提著紅茶蛋糕去找他!

但想想自己正在找音森的這件事,格里西亞忍不住嘆了口氣,幽幽地說:「真希望他快點回來啊……」

「哦?」雷瑟一臉有趣地看著格里西亞,「怎麼?捨不得?」

格里西亞看了雷瑟一眼,對他的話沒有感到任何不悅,儘管雷瑟的語氣帶了點調侃,但他還是知道雷瑟並沒有別的意思。相反的,格里西亞露出燦爛的笑容,毫不猶豫地回道:「是啊。」

對於格里西亞毫不掩飾地回答,這種出乎預料的反應讓雷瑟明顯一愣,但隨即又在聽到格里西亞的下一句話而差點吐血。

「他不在,又要怎麼幫我買藍莓派?」

「……難怪你最近都不叫我去排隊。」雷瑟的嘴角正不易察覺的微微抽動著。

就在剛才,他終於解決了多日的疑惑!原來格里西亞最近之所以不叫自己去幫他買藍莓派,全是因為有別的人可以幫他跑腿,這讓雷瑟忍不住頭痛地按了按他的太陽穴,重重嘆了口氣。

心中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卻也對格里西亞沒轍,雷瑟決定不管這件事,因為就他對音森的了解來看,他知道格里西亞一定會給音森紅茶蛋糕當作跑腿費。

既然有紅茶蛋糕當作酬勞,相信音森應該也跑腿跑得很開心才對。

「太陽!審判!」

會議室的大門在這時被猛地打開,打斷了這場悠哉的閒聊。只見奇克斯轟轟烈烈地衝了進來,這讓雷瑟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

「小森!小森回來了!」

對於這樣的回答,兩人明顯愣住了。

音森回來了是件好事,但也不至於像奇克斯現在這般激動吧?難道是音森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交換了個眼神,二話不說便叫奇克斯帶路。而在奇克斯的帶領之下,三人很快地便來到大廳,赫然發現大廳裡早已擠滿了人群。

除十二聖騎士之外,幾乎在神殿裡的人都來了,就連教皇也是一臉興奮的站在門口,眼裡難掩激動的情緒。

門被打了開來,一個有著一頭燦爛的金色短髮和蔚藍雙眼,臉上還掛著太陽般笑容的男人走了進來。

「現在是什麼情況?」格里西亞呆愣地看著毫髮無傷的音森,又看向眾人臉上的興奮與驕傲,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就連雷瑟也感到相當納悶,雖然沒有說出口,臉上卻明顯透著不解。

奇克斯看著一臉茫然的兩人,驚訝地問:「你們不知道嗎?」

兩人狐疑地對看一眼,由格里西亞帶頭發問:「知道什麼?」

「教皇目前派給小森的三百五十五個任務,不是消滅某個小村莊附近的所有不死生物,就是到別的國家收信徒。小森每次都很完美且快速的搞定,現在世界各地都有光明神的信徒喔!」奇克斯說得激動,臉上的表情難掩他對音森的驕傲,但格里西亞卻是越聽,嘴角抽動的幅度就越大。

「……難怪教皇最近都這麼高興,原來是因為有人送錢啊?」格里西亞冷笑著。

「但小森真的很厲害。」雷瑟的嘴角微微上揚,看著音森的眼神多了幾分認同與讚賞。

「那倒是真的。」格里西亞微笑地跟著看向音森,倒也不否認這點。

「對了,」奇克斯像是想到了什麼,笑著說:「因為小森完美達成所有任務,教皇說要放他一個月的假。」

「……做了三百五十五個任務竟然只給他一個月的假,死老頭不怕又被他……不是,是被那個倩奏打個半死?」格里西亞挑著眉,有些好笑地看向教皇,那眼神還夾帶著些許的幸災樂禍,這讓教皇覺得背後一陣森冷,忍不住抖了一下。

奇克斯想了想,有些不確定地補充了句:「好像還有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

「那就另當別論了。」雷瑟忍不住失笑著搖了搖頭。

「誰叫那傢伙這麼喜歡紅茶跟蛋糕……」格里西亞忍不住嘆了口氣,正想再說些什麼,有道聲音卻在這時插進了他們的話題。

「你們在聊什麼?」

三人看向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音森,異口同聲道:「你啊。」

「我?」音森不解地用手指指著自己,又看向其他仍直盯著自己的眾人,歪著頭問:「大家幹麻都在這裡?」

眾人聽了皆忍不住想暈倒,深深的無力感頓時湧上心頭。

「小森,大家是來迎接你的啦!」奇克斯無奈的說出眾人的心聲,對於自己明顯接收到眾人感謝的視線,他只覺得更加無奈。

「為什麼?」

音森的問句讓眾人再次倒地。

「因為,你不是完成了三百五十五個任務嗎?而且都做得很好啊!」奇克斯笑著說。

「這跟大家來迎接我有什麼關係?」

音森的話讓眾人倍感無奈,但下一句話卻又讓眾人愣住了。

「我出的這三百五十五個任務完全是為了我個人的利益,而不是神殿或任何一個人,你們這樣一臉驕傲的好像在對別人訴說著我的偉大,但我又不是為了別人才去做這些事,這樣的我哪裡值得被你們拱上天去?」音森看了眼眾人,又說了句:「我回房了。」便轉身離去。

眾人看著音森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那個不會因為做完這麼多大事而感到驕傲,依舊照著自己的意思生活的傢伙──

這,就是我們的小森。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