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羅,幹掉牠。」大小姐毫無起伏的聲音在阿修羅身後響起,阿修羅沒有回頭,只是忠實的執行大小姐下達的命令,僅在一瞬間便將眼前的蝙蝠給殺掉。

那只是一隻擋住他們回家道路的一隻小蝙蝠。

阿修羅出手迅速俐落的另大小姐非常滿意,但後者的臉部表情卻絲毫不曾改變過,令人看不清她真實的想法。

阿修羅也不介意,因為他所有的作為並不是為了得到大小姐口頭上的誇獎,而是為了向大小姐展現他的忠誠。

大小姐一向很信任阿修羅。

在解決掉剛才的蝙蝠後,一路上便沒有再遇到什麼怪物,他們之後回家的路程非常順利,因此花的時間並沒有太多。

「阿修羅,」走進屋內的大小姐回過頭看向阿修羅,後者也在前者的叫喚下對上前者的視線,「這幾天讓你跟我出任務,真是辛苦你了。」

「能夠幫上大小姐的忙是我的榮幸,一點也不辛苦。」阿修羅真誠地說,卻看見大小姐臉上難得的笑容。

「但是我要你這幾天好好休息,這是命令。」

阿修羅先是愣了一下,臉上也跟著掛上淡淡的笑。

「是。」

 

帶著一身疲憊,阿修羅回到了房間。就在剛才,他得到了幾天的假期,但對阿修羅來說假期可有可無,所以他並不曉得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身上全是汗水與鮮血的味道,阿修羅決定先去洗掉身上那些難聞的味道,剩下的事情就等出來後再說。

用熱水淋浴在身上,阿修羅盡可能地將自己的身體清洗乾淨,然後才將身體泡在浴缸裡,舒服地享受著此刻的安寧。

抬手看了看手掌,阿修羅將手貼近鼻尖聞了聞,儘管已經沒有方才的血腥與汗味,他卻仍有種腥味在鼻尖蔓延開來的錯覺,這讓他皺起眉頭,隨即將手放進水中。

是不是只要雙手沾滿了鮮血,就再也洗不掉了?

阿修羅閉上雙眼,卻再也待不下去。他猛地起身出浴,快速地套上褲子,然後將毛巾隨意地拋在肩上便步出浴室。

也不管頭髮上的水仍在不斷滴落,阿修羅隨意地甩了甩頭便打算去找些食物果腹,一開房門卻見里斯站在門外,一臉呆愣地看著自己,右手還停滯在半空中,似乎正打算敲門,這讓阿修羅有些意外。

這是他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有事嗎?」阿修羅轉身走回房內,身後的里斯先是猶豫了一會,才跟著步入房內,還不忘順手帶上房門。

「大小姐說要放你幾天假,所以就想說找你一起出去,但看你的樣子……你在不高興?」里斯有些不確定地看著阿修羅,心裡想著或許這一趟是白跑了。

阿修羅沒有回話,也沒有看里斯,空氣一時變得異常沉悶,這讓里斯突然想起阿修羅平時看到自己的反應,不外乎就是不理睬自己,一個念頭突然閃過里斯的腦海,他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問出口:「阿修羅,你……該不會很討厭我吧?」

阿修羅回頭撇了里斯一眼,「沒錯,我就是討厭你。」

里斯的表情瞬間變成了錯愕,他萬萬沒想到阿修羅竟會如此回答自己,但又想起阿修羅平常對自己的態度卻又覺得情有可原,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最後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以後都不會煩你了。」里斯轉身瀟灑地離去,卻讓阿修羅越看,心中的憤怒就越大。

快速地抓住里斯的右手踝,阿修羅粗魯地將里斯拉到自己面前,然後在里斯錯愕的表情下吻上他的唇。

這突如的變化讓里斯的腦袋先是一片空白,隨即在回過神的下一秒想掙脫阿修羅,但早已預測到的阿修羅卻右手一個使力,便使他無法動彈,只能任由自己親吻著他的唇。

突然,唇上一陣刺痛令阿修羅不得不離開里斯,他錯愕地用手抹了抹嘴唇,手指因此抹上了血漬。

里斯咬了他。

「阿修羅,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里斯難以置信地看著阿修羅,後者這才將視線放到前者身上,然後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

無法動彈,里斯只能呆愣地看著阿修羅朝自己接近,卻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阿修羅伸手撫摸著里斯的頭髮,「果然,很討厭呢。」

里斯吞了口口水,他決定立刻離開這裡,相信不管是誰都會認為這是現下最好的決定。

他快速地轉過身邁開步伐,卻沒想到早已料到他會有這舉動的阿修羅動作比他快了一步。阿修羅再次抓住里斯使力一拉,將里斯丟到了床上。

「呃、阿修羅,你、你不是討厭我嗎?」里斯額冒冷汗,看著阿修羅走到自己跟前,他知道自己是逃不了了,但他卻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討厭自己的阿修羅要對他做這種事?

「嗯,」阿修羅彎下身,也順帶將里斯壓到了床上。「超討厭的。」

「既、既然如此……」里斯看著阿修羅跨坐在自己身上,看著對方緊皺著的眉頭,他突然很想知道阿修羅到底在想什麼。

明明討厭自己,卻又要對自己做這種事,但又一臉厭惡的表情,這分明是在整他嘛!

阿修羅將身子壓的更低,他看著里斯沉默了好一會,最後將頭靠在里斯的肩上。

又是突如的轉變。

里斯有些驚疑不定地看著天花板,動也不敢動地任由阿修羅壓在自己身上,然後,他聽到了阿修羅的聲音。

「討厭到……想囚禁你的地步。」

「咦、咦?」里斯有些呆愣地看向阿修羅,他甚至開始懷疑剛才聽見的是不是自己的幻聽。

阿修羅索性將自己整個身體的重量給壓了下去,閉上眼睛便準備就這麼進入夢鄉。

「等、等等!阿修羅你別睡啊!快點起來啦!」里斯有些慌張地看著仍舊緊閉雙眼的阿修羅,露出了一臉的哭笑不得。

「阿修羅、快點起來啦,至少先把你的頭髮給擦乾啊!」

身下的人仍在不斷地哀嚎著,但阿修羅卻不打算睜開眼,他聞著里斯身上好聞的味道,聽著里斯好聽的聲音,嘴角緩緩勾起了笑。

他最討厭的就是里斯了,因為總覺得里斯是他遙不可及的夢……

是個與他完全相反,充滿溫暖的人。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