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院長的邀請,阿桂可以說是爽快地接受這項邀約,所以他沒花多久時間就來到這個新住處──這間被院長稱作『樂園』的廢棄醫院。

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那是他花費不少時間與心血弄到手的器材。簡單來說,就是他犯案的工具。

當然還有日常用品與衣服,但他一向不注重外表,所以這些東西其實並不多。

看了看眼前的這間廢棄醫院,對於這種山中廢屋,阿桂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相反的,他還覺得有些滿意。

在這裡,只要不受其他人的打擾,他相信可以過得很清閒。再者,他相信院長會找來的人一定都不是正常人,會有人犯案一點也不奇怪。

他想就算他們這些被找來的人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案件,院長也會替他們解決吧?

至少在院長還對他們有興趣之前,應該是這樣。

胡亂地抓了抓頭髮,阿桂提起行李,毫不猶豫地走進眼前的廢棄醫院裡。

一進到大廳,左右張望了下,發現沒半個人,或許是因為自己來的時間正好是大家外出的時間。想起院長曾說過自己可以隨便找間房住,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將行李給放下,開始在一樓閒晃。

晃了一圈,一樓主要就一些整療室,阿桂提起行李朝二樓邁去。在二樓放下行李,他又去晃了一圈,確定這裡也沒有他喜歡的地方後,他又再次提起行李,朝三樓邁去。

一上三樓,他左右看了下,最後往左邊走了過去。一眼望去微啟的房門,阿桂知道是病房,看來這層樓總算有普通的房間可以住了。

毫不猶豫的,他拐進了左手邊的第一間病房,他站在門口前看了看房內,房內放著六張病床,門邊還有一間廁所。

「嗯,勉強能接受。」阿桂邊環視著房內情況邊走進去,「只要把這些全清掉,這麼大的空間,應該夠放我的收藏品。」

他走到牆邊抬手摸了摸,隨即皺起了眉頭。

「不過這裡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語音剛落,阿桂也跟著掏出手機,邊熟練的按著號碼邊走到窗邊,勉強有了訊號便撥打出去。

電話沒響多久,對方就接了起來,只聽見對方爽朗的聲音出現在耳邊:「喲、阿桂!怎麼啦?又看到什麼好貨色要跟我分享了?」

那是他為數不多的友人,也是這位友人接收他不久前拋棄的眾多收藏品。

對於友人最後的問題,阿桂只能無奈的回答:「我最近沒那個心情。」

「是喔?」對方的語氣多了點狐疑,「那是發生什麼事?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友人的話讓阿桂忍不住微微一笑。

這個朋友總是很在乎自己,這讓阿桂很慶幸有他這個朋友。當然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有同樣的病態──戀屍癖。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確實是要請你幫個忙。」

「哦?」電話那頭的語氣似乎放心了些,「什麼事你儘管說吧!只要我做得到。」

「呵……只是想請你叫人來幫我整修一下房間罷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