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著房門,他不敢動。

冷汗浸濕他的上衣,汗水順著臉頰滑落,此時此刻的他,內心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他豎耳傾聽,一道清脆的規律腳步聲清楚地傳進他耳裡,越來越近……

他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恐懼令他移不動雙腳,只能發抖地輕靠房門。小心翼翼地吐著氣,他試著平緩自己的呼吸,也平緩自己的情緒,待自己漸漸冷靜下來了,他再次注意起外面的動靜。

他怕死,也知道自己碰上的事情不是這麼容易,但他知道,現在的他需要冷靜。

他確實冷靜下來了,所以他將所有精神貫注在現下。

不能發出聲音。

只要發出聲音,或許就會沒命。至少他現在是這麼相信的。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發現外面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腳步聲了,他這才放心下來,長吐口氣。

應該沒事了。

他輕拍著胸口、順了順氣,接著往前邁步朝自己的床鋪前去,但才剛踏出一步,身後的房門卻「碰!」的被撞開,接著一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他拖了出去。

屋內一片沉寂,再也沒有聲音……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