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孫蕾起來時,最先注意到的不是身處在陌生的環境,而是身體那猶如在向她抗議般的劇烈疼痛。

「嘶……」全身像散了般,無力的令她有些提不起氣,尤其腰間,不過是稍微動了下就疼得她差點哭出來。

怎麼回事?

孫蕾覺得很生氣,末世六年的生活雖然都輾轉在各種男人身邊,雖說有時候不得已可能要換個基地,但路途中她總是全程待在車中,就是發生什麼戰鬥,最多就車身顛簸了一會,讓她緊張害怕了下,可基本上不會受傷,也可以說絕對安全。

所以除了遇到一些在性事上粗暴點的,說她已經好久沒受傷了還真不假。

可現在她感受到的是什麼?

腰間的疼痛讓她有些喘不過氣,顫抖著手輕輕摸了一把,頓時就忍不住倒抽口涼氣。

疼。

除了疼,她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想法可以形容她現在的情況。

孫蕾先是因為疼痛而完全無法正常思考,為了少受點罪,她只能讓自己乖乖躺著。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她終於緩過去了,身上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浸濕。

那種黏膩感讓孫蕾非常不喜,可她也清楚現在的她根本無法動彈,因為只要動了,等待她的就是方才的痛苦。

上輩子的她在末世前本就因為有孫明煦的縱容而嬌生慣養、無法無天,末世爆發後一路跟著孫明煦二人,雖然驚險,但她依舊被保護得挺好的。

可這樣的日子怎樣才是頭?她可不想一輩子都過著這麼危險的生活,所以她抓準時機,找了一隊看起來還不錯的隊伍,勾引他們的隊長,然後背叛孫明煦二人,投入新的隊伍,開始靠肉體求生的日子。

本來性愛也是種享受,再說她眼光極高,就是萬不得已,她所選擇的對象也不會難看到令人作嘔的地步。

這還要多虧她有一副好皮囊,雖說這世上比她更美麗的也不是沒有,但她仍舊引以為傲。

孫蕾的目標很明確,她不想吃苦,又願意出賣自己的身體,簡單輕鬆,自己也能得到無上的快樂,何樂而不為呢?所以她在保養這方面可說是非常上心,絕對不會虧待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她可以這樣度過整整六年。

只是這樣的生活終究是沒有保障的,想要更好的生活,枕邊人就得不斷替換,而真正實力高強的人,在這種世道可不會在戀愛或性愛方面花太多時間。

畢竟一時的快樂,代價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性命。

也因此孫蕾才會在聽說孫明煦和蕭天哲不但建立基地,而且還將之壯大到三大基地之一的地步時,她是真的很後悔。

可惜,她已經得罪太多人了,而現在這世道,又豈會有人敢接受曾經背叛自己甚至許多人的人?

孫蕾很後悔,對這樣的生活也感到疲憊,可她怕死啊!

所以她只能咬著牙繼續下去。

卻沒想到最後還是死路一條。

但是沒關係啊,她雖然死得淒慘,可當她睜眼了,人就已經回到過去了。

這個發現讓孫蕾欣喜若狂,雖然有些遺憾沒有重生到末世開始前,畢竟如果回來的再早一點,她可以先做一些準備的。

雖然心有不滿,但至少她重生了,一切都還沒發生,她還沒有背叛孫明煦二人,所以只要緊跟著這兩人,相信日後的日子絕對比上輩子好過。

可瞧瞧她現在怎麼了?疼痛過去了,腦袋自然能正常運轉,孫蕾很快就想到昨天在百貨公司發生的一切。

──唐柔。

一想到這個人這個名字,孫蕾就氣得要咬碎了牙。

竟然仗著江紀澤對她的寵愛,命令自己去面對那些噁心的喪屍,還想要自己背裝滿物資的背包!

開什麼玩笑?蕭天哲就算了,但是看孫明煦,想也知道要是真把背包裝滿了她一定背不動,而唐柔那個賤女人竟然還想要她背!

絕對是看她不爽。

可那又如何呢?想必那個唐柔一定是怕她搶走她的靠山,所以想要先除掉她吧。

雖然末世才剛開始,那個唐柔就馬上找到這種大靠山是挺幸運的,而照目前為止她對江紀澤的觀察來看,想必如果唐柔能夠徹底把握住他,未來的日子八成壞不到哪去。

可惜了,唐柔是不幸的,因為她碰上了她!

雖然不知道昨天的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沒關係,只要她再扮得柔弱點,找幾個機會陷害唐柔,讓所有人都討厭她、厭惡她,接下來這隊伍就是她的一言堂了。

而且她有未來六年的記憶,雖然她記得的也不多,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在基地內,但只要碰上她知道的,稍微提點個幾句,不要說孫明煦二人,就是江紀澤的隊伍大概都會離不開自己,唐柔不也是只能隨自己處分?

要知道她現在雖然和唐柔同年,但內裡的靈魂可遠遠比她長了六歲!

這樣的她,怎麼可能會玩不過一個小女孩?

孫蕾越想越是想笑,要不是輕輕笑一下都會讓身體隱隱作痛,她現在已經放聲大笑了。

說起來,這裡是哪裡呢?

心情變得愉悅,就有心思觀察四周,孫蕾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只是這床不大,而且有些磕人。

難怪剛才她隨便動都覺得身體發疼。

這裡雖然是唐柔的家,也有不少空房,但本來就是她一人的住處,平常也不會有人睡在這裡,因此唯一有整理過的房間就只有屬於她的主臥房。

不過這一個月以來,她打劫的物資可雜亂得很,換句話說就是什麼都有,幾張舒適高雅的床組什麼的當然拿得出來。

可孫蕾是誰?不過是她留下來打發時間的玩具罷了,她又怎麼會給她準備好東西?

本來她其實只是想讓孫蕾睡地板的,要不幾張椅子給她併在一起也不錯,但孫明煦怕孫蕾醒來後見了,覺得他沒有替她爭取,進而聯想到他們不待見她而開始各種扯後腿就不好了,因此便苦著臉將這理由給說了出來。

很有道理,但唐柔和江紀澤不怕,可另外三人畢竟還需要訓練一段時間,唐柔也挺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尚未習慣群體行動,恐怕會忽略掉一些事物,於是大手一揮,便給她一張不怎麼舒服的硬床了。

反正只要不讓孫蕾到別人房間,她又怎會知道她房間的配備是所有人中最差的?

而身為房子的主人,唐柔又怎麼會沒有各房間的鑰匙?因此他們只要不在房裡,房門絕對都是上鎖狀態,因此就算將孫蕾丟在家中,他們也絲毫不擔心會被她發現。

唐柔更是清楚,昨天那一腳雖然因為是反射動作而沒有注意力道,但大概是對於玩具的保護意識,因此力道並不大。

畢竟玩具要是這麼快就壞掉了,她不是又要另外去尋找?

所以唐柔知道那力道對孫蕾來說,除了意識隔天才會清醒外,就她那副瘦弱嬌養的身體,短時間內怕是起不來的,所以她的房間連鎖都沒鎖,直接就出門了。

不過就算孫蕾跑去她房間她也無所謂,反正裡面也就剩下一些沒什麼用處的傢具,之後就是看著玩具在面前蹦踏了吧。

不過這些孫蕾不知道也不會知道,她現在只覺得肚子好餓,可只要稍一動彈就會疼得她齜牙咧嘴的,忍受不住的她只能乖乖躺著。

不想受罪,那麼只要不動,就不會覺得痛了。

然而這也是有弊病的。

孫蕾雖然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總歸和唐柔等人脫不了關係,八成就是他們的據點吧?

就這房間規格,還有身下床墊的觸感,大約不是什麼好地方。

孫蕾嗤笑了聲,覺得江紀澤這夥人真不會享受。

但是身邊跟著明顯嬌養出來的小女孩,這男人怎麼就不懂得多加照顧,選個好地方呢?孫蕾有些納悶,但很快又釋然了。

她想這個江紀澤大概也只是空有面貌和能力的粗魯漢子,根本無法和自家溫柔的便宜哥哥比擬。

果然,還是待在孫明煦二人身邊最好呢。

至於那個江紀澤,勾引到了就上床享受,能力不錯就讓他留下來,以後孫明煦二人建立基地了也有個幫助。

這樣兩人就又欠她人情,更不會拋下她了吧。

可現在的問題是她一個人被丟在這裡,其他人卻不知道跑哪去了,本來還不覺得有什麼,畢竟在孫蕾久遠的記憶裡,孫明煦可是很寵自己的。

然而時間過去越久,身上沒有能看時間的工具在,房裡四周也沒有,她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醒來了多久?

會不會其實,唐柔已經在她昏迷的這段期間先下手為強,讓所以人都拋下她了?

不,不會的,因為孫明煦絕對不會同意的。

那麼那些人又去哪裡了?為什麼這裡沒人?外面也一點聲響都沒有?

回想起在百貨公司裡,孫明煦勸她聽從唐柔的命令,要她一個人去將背包裝滿的行為,突然就沒了底。

不會……真的拋下她了吧?

孫蕾的臉色很難看,雖然不讓自己動,但還是會隱隱發疼,本就因此而面色有些慘白,現在更是白得恐怖。

可是沒辦法,除了繼續躺著,她還能怎麼樣?

孫蕾是有想過要開口叫喚,但不知為何每當她想開口,總覺得腰部就隱隱作疼。

大概是因為呼喊會動用到腰部肌肉,所以才會覺得痛吧?所以她決定不喊了。

完全沒想到,就算她不明真相,潛意識仍在警告她,如果她開口了下場一定很慘,而她要是有拉開自己的腰部查看就會發現哪裡已經有一大片青紫痕跡,而那個痕跡正是她淒慘的下場!

可惜她不知道,也好在沒開口叫喚,要不後花園闖進來的幾隻喪屍大概會開始努力闖入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