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輸四場了。

這樣的結果大概是彭哥列和瓦利亞任何人都始料未及的,然而事實早已擺在眼前,就算再怎麼不相信,他們也無話可說。

「沒想到瓦利亞竟然會連輸四場……」看著正在大快朵頤的魯夫,和豪邁地喝著啤酒的索隆,澤田的臉上也忍不住掛著淡淡的笑。

原本就對草帽海賊團的實力不是很了解,但澤田等人都知道,他們很強。而之所以無法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強,全是因為他們太弱了。

實力太弱,又要對方怎麼拿出全力對付?

原本以為草帽海賊團好一點就和瓦利亞不分上下,差一點就被瓦利亞痛宰,卻沒想到事實卻是草帽海賊團痛宰了瓦利亞。

澤田的心中有股情感在滋長,而那個情感有個名字,就叫作「崇拜」。

對現在的澤田來說,魯夫是他崇拜的對象。雖然澤田不是一個喜歡戰鬥的人,但到了不得已的情況下,他還是得為了保護他的夥伴們而戰鬥。

之所以會崇拜魯夫,並不是因為他的實力很強大,而是他那種為了保護夥伴而變強的心態,讓澤田有很深的感觸。

然而,澤田和魯夫卻有著完全相反的地方。因為環境的不同,所以草帽海賊團可以說是隨時都處在危險的情況下,也因此魯夫無時無刻都想要變強好保護他的夥伴。

與魯夫相反的,澤田幾乎都處在安逸的情況下,只有偶爾被扯進了什麼事件中,他才會萌生出變強的念頭好保護他的夥伴,而這樣的差異,便造就了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

當然,不只是澤田,就連他的守護者們都對草帽海賊團感到崇拜,而這次和瓦利亞的決鬥更是讓他們大開眼界。

原來他們的實力還不止如此。這樣的發現讓他們都感到有些興奮,他們想要變得更強,然後再和草帽海賊團決鬥一次。

先不論草帽海賊團願不願意,但就心境上,彭哥列也確實改變了不少。

至於瓦利亞,瓦利亞的守護者們終於發現了一件事,似乎越接近雙方老大之間的決鬥,他們的老大,也就是XANXUS,他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

也許和他們連輸四場也有一定的關係,但他們想,他們更確定XANXUS心情不好的最大原因,或許就出在草帽海賊團的船長魯夫身上。

就連他們看到魯夫,他們都感覺不到魯夫的殺傷力,然而這樣的人卻是草帽海賊團的船長,而且還是要跟XANXUS決鬥的對手,就算是他們,在知道要跟魯夫決鬥後,他們都會感到一陣不爽吧。

尤其在看過史庫瓦羅和索隆的決鬥,任誰都會覺得索隆是草帽海賊團裡最強的人。在看過第一場決鬥之後,再看看自己的對手──草帽魯夫,正一臉無害、嘻嘻哈哈的笑著,瓦利亞的守護者們也覺得自己的心情一定會從最初的興奮跌到谷底裡去。

光用想像的就夠了解XANXUS的心情了,所以瓦利亞的守護者們決定默默地接收他們的老大每天所散發出的森冷氣息。

再說,明天就是XANXUS跟魯夫的決鬥日,頂多就在忍耐個一兩天,待明天晚上決鬥結束之後,相信痛扁過魯夫、出了口怨氣的XANXUS心情應該會轉好。

至於明天的結果到底是不是這樣,這就要等明天才知道了。

和吃飽喝足的魯夫、索隆一起來到並盛中學,今天是香吉士和列威的決鬥,而草帽海賊團的人依舊一如既往地嘻笑著,完全看不出任何緊張感,就好似待會要上場的人並不是他們的夥伴,而他們只是來看戲的。

和草帽海賊團一起的彭哥列神色倒也正常,也許是看過四天的比賽早已有了免疫,現在的他們也像是個觀眾般的角色……就事實來看,他們也確實只是來看戲的就是了。

而另一方,也就是瓦利亞,就像前面說的,他們仍在近距離地接收XANXUS的寒氣攻擊,卻怎麼也不敢開口說話。

不,至少有一個人正在說話,那個人正是今天的主角之一,列威。

Boss你放心吧!我跟其他人不同,今天一定會拿下勝利回來給您的!」列威冷笑一聲,看起來是自信滿滿的,但瓦利亞的其他人卻對他的話不以為意。

反正待會就知道結果了,要是結果和他所說的完全相反……瓦利亞的其他人冷笑了聲,而XANXUS則是懶得理他。

沒有因為自家老大的無視而氣餒,列威氣勢凌人的走上前去,卻看見他的對手──香吉士,正雙眼呈愛心狀地繞著娜美和羅賓轉圈圈,一點都不像是待會要決鬥的樣子,看得列威額上微微爆出些許青筋。

「喂、香吉士,」里包恩開口喚道,「差不多該開始了。」

聞言,香吉士立刻恢復一本正經的樣子,朝早已站定位的列威看去。他拿出一根菸並將之點燃,隨即走上前去。

看著香吉士,列威冷哼了聲,笑道:「像你這種小子,我一分鐘就把你給解決掉!。」

「哦?」香吉士笑著吐出了口煙,「長得這麼醜,就連從嘴裡吐出的話也這麼臭啊?」

「你說什麼!」

「沒什麼。」又吐了口煙,香吉士老神在在地回看著列威,看得後者非常氣憤。

「哼!像你這種只會圍著女人跑的傢伙,怎麼可能贏得過我!」列威冷笑著,「只會耍帥的傢伙,是保護不了女人的。」

「啊?」香吉士的額上爆出了青筋,「喂,我勸你最好不要侮辱我的騎士道。」

「騎士道?」列威哈哈大笑著,「在女人面前被毆打也是你的騎士道嗎?」

吸了口煙,香吉士重重地將菸吐了出來。

「怎麼?說不出話來啦?」列威冷笑了聲,「說起來那女人還滿強的,竟然能打贏瑪門那傢伙……你該不會戰鬥的時候都躲在那女人背後吧?」

抓著煙的手一放,在煙掉落在地的期間將手插進了口袋,接著將菸給踩熄,香吉士面無表情的抬頭看向列威,二話不說便朝他衝了過去。

早料到對方會突然朝自己攻擊,列威早已做足準備,他立刻拿出自己的武器,臉上的冷笑不曾停過。

然而下一秒,他卻知道他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激怒了香吉士。

「首肉!肩肉!背肉!鞍下肉!胸肉!腿肉!」

強而有力的腳踢依序落在列恩的各部位上,抵擋不住的列恩早已拿不住手上的刀。毫無停歇地,香吉士又起腳,踢出了最後一擊。

「羊肉Shot!」

踢飛出去,列恩狠狠地撞在牆上,力道大的連牆也停不住他,在牆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列恩的身形,看得所有人瞪大雙眼。

而罪魁禍首的香吉士,則是悠悠地拿出一根菸點燃吸了一口,接著在吐出之後,他才緩緩開口道:「應該不需要飯後甜點了吧。」

******

哈哈哈哈哈我偷懶了就這樣一面倒ㄅ(被打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