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愛一個人是這麼痛苦的事情,那赤司征十郎寧願自己是個冷血無情的爛人。

他不知道黑子哲也到底發生什麼事,也或許是因為深知自己的行為對對方造成的莫大困擾而下意識的迴避,對於對方哭泣,以及想要退部的說詞無疑造成他很大的衝擊。

他想不明白,如果想要退部是因為自己,那他這幾天對對方的迴避不正好緩和了這樣的問題?

而他今天的表態也很明顯的與對方保持距離,換句話說黑子哲也今後根本不必擔心他會做那些過分的事情才對。

就當作他真的將對方僅當作玩具而非戀人,且已經玩膩了而開始遠離對方,這種結果對黑子哲也來說不正是好事嗎?更何況他迴避對方已經好幾天了,照理說對方應該更加鬆口氣才對,怎麼反而卻起了反效果來了?

赤司征十郎躺在床上,內心的無力感讓他渾身乏力。想他堂堂帝王竟然因為一個沒有強力隊友就毫無用處的人給左右情緒,不免覺得一陣好笑。

這大概是他怎麼也料想不到的一種局面,而這局面甚至不是他能像往常任何時刻般的輕鬆控制,因為他已經嘗試過,並且得到與自己預期完全不同的結果了。

忍不住嘆了口氣,他的思緒仍舊因為黑子哲也的一句想退部宣言而混亂不已,無法思考的他連想要好好休息都做不到,無可奈何之下,他決定出去散散步讓腦袋清醒。

從床上迅速爬起,順手拎了件外套便出門,現在的赤司征十郎就像是迷途羔羊般,對現況是毫無頭緒。

他想先藉由散步讓自己冷靜,也讓自己恢復思考能力,沒有特別的目的地,所以也只是隨意地亂走一通。他只是想走走,至於走去哪就顯得不重要了。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這隨便亂走也能碰到令他心煩的罪魁禍首,前方不遠處的籃球場外,黑子哲也和青峰大輝正站在那對視著。

距離有些遙遠,赤司征十郎雖然聽不到兩人的對話,但從兩人的互動上實在不難看出兩人正在起爭執。他的思緒甚至在這一瞬間變得清晰起來,他想起最近青峰大輝的一舉一動,不參加球隊練習,也更加目中無人,就是他的夥伴黑子哲也也被他無情拋棄,他終於知道黑子哲也為什麼會有奇怪的舉動,以及對方哭泣的原因了。

身為帝光籃球隊的隊長,赤司征十郎的腦袋一向很靈光,他的身份及自尊不容許他犯錯,他喜歡所有事情如他預料般的進行,但在這一刻他卻發現一項事實──事情只要扯到黑子哲也身上,就是再簡單的事情也會讓他像個蠢蛋一樣無法得到解答,就好比現在他看到對方和青峰大輝的爭執,馬上就能了解到事情的經過,而這要換作是平時的他,要理清無疑是小事一樁,但他卻因為腦中塞滿了對方的事情而無法察覺,他突然發現事情已經遠超出他的控制範圍了。

再更深入去了解,實在不難理解黑子哲也在體育館的怪異舉止,無非是因為青峰大輝對他的行為無疑是一種拋棄,而自己這幾天又正好刻意迴避,或許令對方有種徹底被唾棄的失落感,多日的情緒一擁而上,情緒就跟著控制不住了。

想通一切的赤司征十郎不免暗自懊惱著,此時此刻竟想起黑子哲也說過的話。

『赤司君……是真的喜歡我嗎?』

當然是真的。

『因為赤司君總是給我……把我當玩具的感覺。』

不是這樣的……

『赤司君根本不喜歡我,因為赤司君根本不管我的感受。』

……

赤司征十郎覺得自己像個無知的小孩,正無助地想要尋求幫助,卻怎麼也找不到人幫忙。

他發現自己無法反駁對方當時所說的每一句話了,就現況來看,他的行為確實是再再的告訴對方自己根本不管他的感受,他甚至發現雖然知道自己喜歡對方,但腦海裡想著的卻全是自己的事情。

但這是什麼?這是愛情呀!

他只知道怎麼命令、怎麼使人乖乖服從,卻不知道要怎麼去彼此相愛啊!

赤司征十郎呆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遠處青峰大輝的離去,而黑子哲也只是看著那離去的背影發呆,看起來倒也有些淒涼與無助。

沒有稍作猶豫,赤司征十郎邁開步伐,他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在黑子哲也身上,他知道對方壓根沒發現自己,直到他站到跟前,對方這才發現到他的存在。

「赤司君?」黑子哲也的語氣夾帶著訝異、受傷、無助與一絲哭腔,表情也難看的像是世界末日般,但隨後一個吸氣調整情緒,故作鎮定地問:「赤司君怎麼會在這裡?」

赤司征十郎先是沉默的盯著對方看了好一會才回答:「來散步的。」而這樣的答案卻是讓對方明顯一愣,隨後又露出了苦笑。

「那麼就不打擾赤司君,我先告辭了。」黑子哲也微微一笑,表情正常的彷彿方才什麼也沒發生,要不是親眼見到對方與青峰大輝的爭執,他都要相信對方只是剛好經過這裡,而他們也只是很偶然的相遇罷了。

已經清楚黑子哲也想法的赤司征十郎,豈會讓對方這麼輕易就溜走?

赤司征十郎喜歡對方的心情並不虛假,所以他關心對方的一切,只是初次的戀愛體會讓他的腦袋打結,而他的行為正好證實了「戀愛中的人智商會降低」這句話。

他的智商確實因為黑子哲也而下降不少,這也著實造成他不少困擾,但不變的是他依舊是那個所有人都要乖乖聽從他命令的帝王,此時此刻他依舊維持一貫的作風,也不等對方離去,抓著對方的手就是一句命令:「去我家。」

毫不介意對方是否反抗,風風火火的就將對方帶到自己房裡,動作雖稱不上粗暴,卻又說不上溫柔的將對方丟到床上,整個過程都讓黑子哲也莫名其妙的無法思考。

「赤司君?」黑子哲也納悶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赤司征十郎,不懂對方現下的舉動究竟意義何在。

原以為被帶回家中的下一秒就是被對方吃乾抹淨,但自己被丟到床上後卻遲遲不見對方有所動作,這讓他更加納悶赤司征十郎是不是有什麼重要又不方便在公共場所發表的事情要告訴他。

*****

今日火速二更,這內容連我自己都要去撞牆了......

大概離完結不遠了ㄅ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