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像有點凌亂呢……」男人站在房門口前,有些不滿地皺起眉頭看著有些凌亂的房間,倚在門邊的手指敲了敲牆壁,嘴角隨即勾起了抹笑。「啊,就稍微整理一下好了。」

語畢,男人也確實開始著手進行整理的動作。他先是將不必要的東西裝袋丟棄,再將要留下的東西搬至房外,接著將房內好好地打掃一番後,這才將房外的東西搬回。

這個過程看似輕鬆,但要是看清男人搬運的東西就會發現,其實這項勞力一點也不輕鬆。但男人的臉上卻始終擒著笑容,似乎對打掃這件事有著一定的熱情。

那是或大或小、或正或方的各種容器。

男人將最後一樣『東西』搬至房間中央,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他抹去額上的汗水,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那笑足以讓人為之瘋狂,然而現下,卻只會讓人感到恐懼──至少對他最後搬進去的『東西』來說是這樣。

那『東西』……不,應該說是一個女人。

她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黑色及腰的秀髮,配上她的雪白肌膚,以及紅潤的嘴唇、姣好的身材,那是位走在路上,隨時都能夠吸引別人目光的人物。

然而這樣的女人,現在卻是動彈不得的被綁在椅子上,一臉驚恐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看著這樣的女人,男人忍不住再次皺起眉頭,他輕撫著下巴,但隨後又勾起了抹笑。

「吶,妳這個表情也太不美麗了,不要白白糟蹋自己的美麗呀!」

輕撫上女人滑嫩的臉龐,男人輕笑了幾聲,「放心吧!我最擅長的就是料理了,我敢保證,能夠完美留住妳的美麗的人,這世上就只有我一個了!」

舌尖輕舔著嘴角,男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看得女人心裡更加驚恐。

那是極為瘋狂的笑容。

下巴被男人鉗住,卻又被溫柔抬起,女人看著眼前有著在正常情況下足以讓自己迷戀的臉蛋的男人,她艱難地吞了口口水。

「妳真的是美麗的讓我難以呼吸啊……吶,放心把自己交給我,好嗎?」

或許是被男人的這張臉蛋給迷惑了,亦或是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了,女人的神情頓時柔和了起來,先前的恐懼不復存在。她輕點著頭,這讓男人滿意的笑了。

「乖孩子。」

男人輕撫著女人柔順的秀髮,然後像是給予乖孩子獎勵般,在她額上烙下輕輕一吻。

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工具包,男人微笑著從裡面拿出了小針筒,針筒裡面有著透明的液體,他輕壓著芯桿,針頭跟著噴出了幾滴液體,接著熟練地將針頭插進女人的右手靜脈裡。

「沒錯,就是這樣,把自己放心交給我,因為在過程中,妳是不會有任何感覺的唷~」

看著男人微笑的臉龐,女人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視線也越來越模糊。漸漸地,女人失去了意識,成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呵呵,我的收藏品又可以增加囉!」

男人心情愉悅地看了看房內各個大小不一的容器,裡面有著各種屍體。屍體有男有女,唯一的共通點是──他們的臉蛋都非常美麗。

「太好了呢,你們又有新的夥伴加入了,對吧?」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