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癖好的?

他已經不記得了。當自己意識到的時候,自己的房間就已經堆滿了被自己處理得完美無缺的收藏品。

看著眼前緊閉雙眼的美麗女子,他輕撫著她滑嫩的肌膚,直盯著女子看的藍色雙眼越漸深沉,他毫不猶豫地拿起刀子,駕輕就熟地在女子腹部劃下一刀。

他熟練地將其內臟一一取出,待清理乾淨後便快速地將傷口縫合起來,高超的技術讓人看不出有傷口的痕跡。

抱起女人的嬌軀,他毫不猶豫地將屍體放進足以容下她整個軀體的方形透明容器裡。容器裡面裝滿了透明的液體,那是他自己做的特製防腐液。

將容器封起,他彎下腰看了看這個剛完成的收藏品,嘴角勾起滿意的微笑,隨即將他搬到房間的一處空地。

「她是你們的新夥伴,很美吧?」他對著房內的所有收藏品道,語氣裡有著難以掩飾的成就感。

「要好好相處喔!」這句話他說的很輕,輕到只有他自己能夠聽見,但是他不介意。反正本來就不是說給活人聽的,就算只有自己聽得見也沒關係。

接下來就是要整理了。

走回剛才工作的地方,他先是微皺起眉頭,看著眼前那一桌的血跡,這讓他剛才的喜悅完全消散無蹤。

「果然事後工作是最討厭的。」他輕嘖了一聲,但還是開始了清理的動作。對於長期做的事情,儘管再怎麼討厭,到底也已經習慣了,因此並沒有花去他多少時間。

環視著自己的眾多收藏,他越看是越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一時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讓他的心情更加鬱卒。

或許是因為剛做完自己最討厭的收拾善後。他找出了一個理由,勉強地說服自己,儘管這個理由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

心中的不滿正悄悄地發酵著,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會這樣……不,或許不是突然,而是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只是自己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

現在突然意識到,才發現這陣子的自己,每當完成一個收藏品後,心情總會莫名的鬱卒。

為什麼呢?

一屁股坐在房間正中央的黑色單人沙發裡,他翹著二郎腿,眼神有些迷茫地直盯著正前方的收藏品看。

越看是越奇怪,但就是怎麼也想不出哪裡奇怪。就在他決定放棄的時候,很突然地,就是這麼的突然,他發現了問題所在。

他厭倦了這些收藏品。

這樣的發現讓他感到一陣愕然,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厭倦這些收藏品的一天,畢竟他對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而這些美麗的人們會成為自己的收藏品也全是因為自己認可了他們的長相。

對於自己看上的人,他一向都會毫不猶豫且不擇手段的將之用到手,而每天看著他們美麗的臉龐也成為自己生活的重心之一,既然如此,自己又為什麼會感到厭倦呢?

男人輕撫著下巴,再次陷入了思考中。

也許他應該暫時離開這裡,因為這裡可能不是個適合思考這種問題的地方。

這樣想的同時,男人也跟著毫不猶豫地起身出門,但關門前,他還是瞄了眼房內的眾多收藏品。

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他隨意地觀察著旁人的臉蛋──這是他出門最常做的事情。

他喜歡觀察別人的長相、別人的皮膚、別人的髮質,只要自己喜歡,他隨時都可以等待時機、拿出口袋裡的工具包出來,在對方身上動點手腳好打包帶走。

明明對自己是如此稀鬆平常的事情,為什麼現在卻感到厭倦了?

兩個符合自己標準的美麗女子迎面而來,這讓他愣了一下。

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同時有兩個符合自己標準的目標出現。

而這個情況更讓他發現了一件事,他的疑問也跟著釋懷,他想他會感到厭倦,或許是因為『數量』的緣故。

太多了。

現在想想,自己的收藏品真的太多了。尤其近期內自己因為時常往外跑的緣故,收藏品的數量呈現倍增的現象。

也許是時候將那些收藏品清理掉了。

儘管有些是近期的作品,但他仍沒有一絲留戀。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他就不會有任何猶豫。

拐進小巷,想要直接實行自己的打算,他決定抄近路回家去。

然而這一拐,卻讓他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這是他始料未及的發展。

才剛走進小巷沒多久,他就聽到了奇怪的機械聲,以及女人的笑聲。

那笑聲夾帶著瘋狂,他知道他現在應該掉頭,但卻正好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

那是一個手上拿著電鋸的女人,而那瘋狂的笑聲正是由她發出的。當然,他並不排除對他來說是瘋狂的笑聲,對女人來說其實是愉悅的可能性。

再來,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女人──憑他的眼光,他不可能判斷不出來。

但既然對方都打扮的如此女性,頭髮也留的極長,他想就算稱呼對方女人,對方或許也不介意,說不定還很高興。

他當然不想接觸一個正在拿著電鋸砍人的傢伙,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倒退回去了。處理收藏品的事情也不急,他不介意慢慢走回去。

沿著原路悠哉地走回家,儘管不久前才看到了令人驚悚的事情,但到底自己做的事情在別人眼中也稱得上是「驚悚」,所以他可以說是見怪不怪了。

看了眼這棟自己住了好幾年的破舊房子,他想他可以趁這個機會,順便和這間房子告別。

雖然還不曉得自己能去哪裡,但這些事情對他來說都只是小事,他不急。

手才剛搭上門把,身後便傳來女人的笑聲,這讓他愣了一下,隨即轉過頭去。只見剛才在小巷裡看到的,那個拿著電鋸的女人,現在正笑著站在自己身後。

「嘻嘻嘻嘻……你剛剛看到了對不對?」

原來還是有被看到嗎?

他微微一笑,向對方招呼道:「要進來嗎?」

顯然自己的態度是對方始料未及的,這讓女人愣了一下,隨即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真是奇怪,你怎麼不怕我呢?」

對於女人的問題,他只是無所謂的聳聳肩,隨即開門領著對方進去。

他帶著女人來到放滿收藏品的個人房間,他倚在門邊,看著對方一臉驚訝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那麼你又怎麼不怕我呢?男人忍不住輕笑幾聲,而這樣的舉動引起了女人的注意。

「你在笑什麼?」女人臉上透著明顯的好奇,但男人只是搖了搖頭,隨即用下巴示意女人看向自己的收藏品。

「如何?」

「這些人都很漂亮,而且你處理的手法真好!」

沒有忽略掉女人的理解力,他知道他可以不用回答女人先前的問題了。

正因為自己做的事情也是見不得光的,對於女人做的事情,他又怎麼會感到害怕?

女人毫不掩飾的讚美並沒有因此而讓男人感到自豪,他再次輕笑了幾聲,隨即淡淡地說:「我也這麼覺得。」

頓了一下,男人又接著說:「你要是有興趣,就連同這個家一起送給你。」

因為他已經不需要了。

人都有喜新厭舊的時候,他想他需要重頭開始,在自己有厭倦的念頭的時候。

「送我?」女人狐疑地看著男人,「這些不是你的寶貝嗎?」

寶貝?對於這兩個字,男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自己感到厭倦的時候,這些就不再是寶貝,而是垃圾了。」他說的毫不留情,完全不像是對這些東西感到狂熱的罪人。

很顯然的,男人的回答很對女人的胃口,只見女人的眼睛轉呀轉的,嘴角也跟著上揚了起來。

「要丟棄這裡嗎?嗯~不然跟我走如何呢?」輕笑了一會兒,他張開雙手,「來我的樂園~會很有趣的唷~」

「樂園?」男人狐疑地看著女人,他可不認為眼前的傢伙口中的「樂園」是什麼好地方。

光就對方拿著電鋸砍殺別人的這種行為來看,他就可以判斷出對方口中的「樂園」一定跟自己的想像天差地遠。

「為什麼要我去?」男人好奇的問,換來的卻是令他愕然的答案。

「因為,你很有趣啊~」

女人的答案讓他的腦海閃過一個念頭,也許對女人來說,女人口中的「樂園」就像是他的房間,而他就像是自己的收藏品般的存在。

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變成別人的收藏品的一天。男人笑著,就算想拒絕,他想對方大概會毫不猶豫的啟動手上的電鋸。

儘管生命正受到威脅,但男人卻絲毫不感到畏懼,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這讓女人覺得眼前的男人更加有趣。

不畏懼死亡,自然無法保證男人會答應和自己走了,這讓女人的眼睛轉了轉。

「好奇嗎?對於我的全部。」

女人突然迸出毫不相干的話,這讓男人愣了一下,但隨即又失笑著搖了搖頭。

「我只對美麗的人有興趣。」

「你覺得我不美?」

「我的眼光很高的,除了外表美麗之外,心靈也要夠美,才夠當我的收藏品。」男人意有所指地看著女人,女人這才知道,原來男人早就知道自己並不是真正的女人。

而從他的收藏品來看,並不難發現這些人都有著純潔的氣息,也正因為看起來純潔,才會如此美麗。

「嘻嘻~是嗎?那可真有趣呢~」女人笑著拉動起電鋸的馬達,「不管你是怎麼想的~跟我走還是不走呢~」

又嘻笑了幾聲,女人接著說:「依這情況~嗯~你也沒得選擇了,對吧~」

對於女人強勢的說法,男人並沒有絲毫不快,甚至無所謂地答道:「也不是不可以。」

想來自己決定拋下這裡,並且將這些收藏品給處理掉,而自己又還沒決定新的住處在哪裡,就算跟著眼前的女人去他口中的「醫院」也無妨。

「真的?你真的要跟我走?」女人興奮地看著男人,或許是因為事情進展得太順利了也不一定。

「嗯。」毫不猶豫地,男人回以肯定的答覆。

「真乖巧呢~看來不用像前面幾位一樣動手了,真是太棒了~」女人快樂的宣布著,緊接著又問了句:「你叫什麼名字呢?我的名字嘛~嗯~叫院長就行囉!」

「我啊?」男人搔了搔頭,隨即笑了笑。

「叫我阿桂就可以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