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很快地又過去了,瑪門的傷勢也在喬巴的治療下快速地好轉,瓦利亞再次見識到草帽海賊團的醫術有多麼高明,但這些並沒有因此讓XANXUS青黑的臉色好轉。

三場,他們已經連輸三場了,沒有任何人獲勝。XANXUS簡直無法言喻心中究竟有多麼憤怒,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這麼沒用,會輸給這些來歷不明的海賊。

雖說早就知道這群海賊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他們之間的戰鬥力竟有這麼大的差距卻是XANXUS所料未及的事情,更正確來說,XANXUS根本就不相信他們會贏不了這群海賊。

以索隆來說,那場戰鬥可以說是完全激起XANXUS的戰鬥慾望,恨不得和他戰鬥的人就是自己。他知道索隆很強,所以那場戰鬥史庫瓦羅戰敗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看到自己的對手──草帽魯夫──一副軟弱無能的樣子,他就一肚子火!

而下一場的決鬥,喬巴雖然只是動物,卻有著奇特的能力,最後能夠打贏魯斯里亞也完全在XANXUS的預料之外,畢竟在戰鬥之前,他對喬巴的觀察就只有奇怪的動物,不但異常膽小,而且看起來超弱。

但是那場戰鬥與自己的觀察有太大的反差了,XANXUS很驚訝連那隻看起來如此弱小的動物都如此強悍,他開始思考起草帽魯夫的實力,是不是與他臉上的笑容有著極大的反差。

然而第三場,根本完全敗壞了瓦利亞的名聲,瑪門可以說是被那個看起來最沒用的女人秒殺,XANXUS知道自己心中的怒火正在不斷滋長。

雖然他也曾看輕彭哥列十代,卻反被他們打倒,但在那之後他們也做了不少鍛鍊、出了不少危險任務,並且都完美達成,只要任何人帶有一丁點傷,哪怕是擦傷,他也會要那個人去做那些生不如死的鍛鍊!

原本以為他們瓦利亞已經有大幅成長了,卻沒想到連打三場全部慘敗!XANXUS不禁要認為他們其實都沒有任何成長,因為他們都在自己沒注意的時候偷懶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一直以來他們所遇到的對手都太弱了,雖然明知道這一點,但XANXUS就是無法接受。

如果接受了,就等於宣告自己的慘敗,他絕不容許自己再輸給任何一個人,絕不允許!

今天的對決是貝爾對佛朗基,儘管XANXUS沒有多說什麼,但從他難看到不能再難看的臉色來看,瓦利亞的守護者們都知道他們不能再輸了,否則回去他們就有數不完的罪好受了。

這樣的氣氛讓貝爾備感壓力,但他仍舊一如往常的嘻嘻笑著。看著站在自己對面不遠處的佛朗基,他開始盤算著要如何在對方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然而這場戰鬥與當初和彭哥列打鬥時不同,是在室外,而且還是在廣闊的操場,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讓他固定鋼線,貝爾快速地動著腦袋,想來佛朗基的體型如此巨大,或許可以靠速度來決勝負也不一定。

如此打算後,貝爾拿出一把小刀舔了舔,然後露出更大的笑容,看得佛朗基莫名毛骨悚然。

「喂喂喂,我說這傢伙沒問題吧?怎麼感覺怪怪的?」佛朗基忍不住對此發表感言,卻被身後的娜美給冷冷打潑。

「放心吧,不管怎麼看都沒有你變態。」

娜美的話讓佛朗基摸了摸鼻子便不再說話,見倆人都準備好的里包恩也在這時為這場戰鬥揭開序幕。

語音剛落,貝爾的幾把小刀便飛了出去,射在佛朗基的身上。原以為到手的貝爾嘻嘻笑著,卻沒想到小刀在刺到佛朗基身上後竟彈了開來。

「什!竟然彈開了!」貝爾驚訝地看著佛朗基,這發展完全在他的預料之外,這讓他一時反應不及,頓時沒了動作。

瓦利亞的其他人也驚訝無比,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刀子會突然彈了開來,但很快地,佛朗基就為他們解答了疑惑。

「老子的身體是鐵做的,這種東西是傷害不了老子的。」說完,佛朗基笑著抬起右手對準貝爾,二話不說便展開了攻擊:「強壯右手!」

飛出的拳頭在貝爾尚未回過神來的同時擊中了他的肚子,巨大的力道讓貝爾飛了出去,連滾了好幾圈才停了下來,突如的變故仍沒有讓瓦利亞的眾人回過神來。

身體是鐵做的,拳頭還會飛出去,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貝爾吃痛的站起身,深呼吸了幾口便又拿出了小刀,開始了下一波的攻擊。

然而不管他怎麼射,小刀卻永遠不會插在佛朗基的身體裡,這讓他改攻擊他的臉部。然而出乎貝爾預料的,佛朗基也很會閃躲,但同時他也知道,佛朗基並不是全身上下都是鐵做的。

知道這點就多了點信心,他開始在佛朗基的各個地方射出了小刀,有些被佛朗基躲過了,有些則被他用身體彈開,貝爾快速地將佛郎基的身體由鐵做的部位記起,接著以更快速的速度對佛郎基的其他部位展開攻擊。

「嘖,真是難纏啊。」佛朗基有些不耐煩地說,換來的卻是貝爾刺耳的笑聲,這讓他開始有些不悅。

「小鬼,可別太小看人了。」佛朗基的語氣透著些許認真,但貝爾並沒有特別注意,反而抓緊機會朝佛朗基的背部射了幾刀。

佛朗基一個閃避不及,背部中了一把小刀,痛得他哇哇大叫,這讓貝爾相當愉悅。

「看來你的身體,並不完全都是鐵做的嘛!」貝爾嘻嘻笑著,而這樣的轉變也讓瓦利亞的其他人露出了笑,看來這場戰鬥將會是他們瓦利亞的第一場勝利。

佛朗基沉著臉站起身,豪邁的將背上的小刀拔起,接著無所謂的丟到一旁,他活動了下筋骨,隨即笑著說:「我剛才就說過了,可別太小看人了,小鬼。」

「嗯?」貝爾看著佛朗基將左手對準自己,以為他的拳頭又要再次飛出,這讓他做好了閃躲的準備。

但這次卻是指頭打了開來,只見佛朗基喊了句:「豆子左手!」無數的子彈便從他的手指裡頭掃射出來。

儘管和自己預料的有些不同,但早已做好閃躲準備的貝爾仍舊輕巧地閃躲掉這一波的攻擊。

佛朗基沒有絲毫停歇,邊朝貝爾持續射擊,邊不斷朝他接近。察覺到這一點的貝爾頓時提高警覺,一邊閃避,還不忘觀察佛朗基的動向。

不再以左手攻擊,佛朗基脫掉右手上的皮膚手套,握緊拳頭揮了過去。

「強壯鐵拳!」

然而貝爾的動作卻比他快上許多,他輕巧閃過這波攻擊,但下一波攻擊卻比他想像中的要快上許多,這讓他被狠狠的打飛出去。

這次沒有讓貝爾有起來的機會,佛朗基擺好了姿勢,「小風來砲!」

就算是小風來砲,也是有足以讓六式的鐵球撞停的威力,更何況這裡和草帽海賊團原來的世界不同,如果這招打在貝爾身上,恐怕凶多吉少。

「佛朗基在想什麼啊!」看到這裡的騙人布忍不住滴下了冷汗,「他想殺了那傢伙嗎!」

聽到這句話的彭哥列一行人皆一臉的驚訝,然後緊張的看向佛朗基跟貝爾。

就在小風來砲即將發射之際,一隻伸的極長的右手出現在眾人眼前,抓住了佛朗基的手,接著輕輕往旁一拉,小風來砲也在這時發射出去,自貝爾的身旁掠過。

那攻擊雖掠過了貝爾,卻不幸打中了校舍的一角,所到之處皆被轟個乾淨,地上也多了長長的一條橫溝,這讓眾人忍不住流下了冷汗。

「魯夫、謝啦!抱歉,做得有點過頭了。」佛朗基哈哈大笑了幾聲,魯夫也只是嘻嘻笑著,索隆和香吉士則是早已見怪不怪,娜美卻仍舊無奈地嘆了口氣。

騙人布則是鬆了口氣,而羅賓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書籍。

今天的戰鬥也依舊不需要多說,勝負早在眾人心中,為今天劃下了句點。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