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魯凱,我真的就這麼討人厭嗎?」我有些鬱卒地將臉埋進手心裡,我真的不明白,我的人品有爛到讓凌娜向我提出分手的地步嗎?

好吧,也許我真的不是個好男人。

我感覺有人在我身旁坐下,我知道是魯凱,畢竟這裡只有我們倆人在。

肩膀有雙溫暖的大手搭了上來,耳邊還有溫暖的氣息在吐息著,搔得我耳朵奇癢無比,靠么,我說魯凱,你想安慰我就安慰我,靠這麼近給我的耳朵吹氣做什麼?

我忍不住抬起頭,正想要抗議,下巴卻猛地被人箝制住,接著唇上便被溫熱的異物給堵住,腦袋一炸,思緒就變得更加混亂不清。

我呆愣地瞪大雙眼看著魯凱放大的臉,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我幹!魯凱你吻我做什麼!

我反射性地用手抵住魯凱的胸膛想推開他,但這樣的動作似是早已被他預料到了,伸出的雙手才剛碰上他的胸膛就猛地被他抓住,不管我怎麼使力就是掙脫不掉,只能任由他的唇繼續貼上我的。

但我是什麼人?我可是大中天!我才不會乖乖地任由他這樣擺布!

明知道是徒勞的掙扎,但我還是使盡吃奶的力氣扭動身體,試著掙脫魯凱的束縛。

就在即將掙脫之際,魯凱猛地放開抓著我的手,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將我推倒在床上,接著便快速地跨坐在我身上。

魯凱這一連串突如的動作不禁讓我感到火大,一時忘記自己的窘況,我忍不住張嘴要破口大罵,奈何這嘴一張,魯凱就再次將他的唇覆上我的,還順勢讓他的舌頭給伸了進來,靠么!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伸出的雙手很快地便被魯凱一手箝制在上方,跨坐在我身上的身體正好讓我動彈不得,我試著轉動唯一能動的頭好能讓他的舌頭離開我的嘴,但他空閒的另一手卻很快地箝制住我的下巴,這下就真的是動彈不得了。

魯凱的舌頭不斷地在我嘴裡翻攪著,腦袋一陣混亂的我一時忘了呼吸,這一搞害我差點窒息,好險魯凱還是有在注意我的情況,所以他在我快窒息的時候終於離開我的唇了。

缺氧讓我全身無力,我癱軟在床上,也是魯凱身下,雙手仍被他緊緊箝制住,身體也仍舊動彈不得,我說魯凱,快點給我滾下去,不然我要罵髒話了喔!

我大口喘著粗氣,貪婪地呼吸著新鮮空氣,缺氧讓我一時說不出任何話來,雙眼也變得有些迷濛,媽的,我跟凌娜在一起這麼久了,吻技都沒這麼好,魯凱你這傢伙,平常看你都一個人,現在也仍舊單身,這吻技到底從哪學來的啊!

呼吸急促導致一陣猛咳,僅剩頭可以轉的我只好別過頭,本以為魯凱會將我放開,好一點還幫我順順氣,然後跟我說「對不起,其實我剛剛是跟你開玩笑的。」,壞一點就直接走掉之類的,噢,不管是哪一個,我都希望能發生啊!

然而事情總是不會如我所願,就在我稍微比較順氣一點的時候,一個濕濕癢癢的觸感自我的脖子直衝腦門,進而讓我的身體猛地一震,幹!魯凱你不要舔我啊──

「嗯啊!」又一陣騷癢讓我忍不住叫出聲,卻也在叫出聲的下一秒,羞恥什麼的心情全湧上心頭,這是什麼可怕的聲音?叫春嗎?

我的頭仍看著別處,雙眼忍不住緊閉了起來,只因為魯凱仍舊不讓我動彈,身體現在又處於無力的狀態,可以說是任人宰割了。但是又不想看到魯凱要對我做的事情,所以我能做的就只有緊閉雙眼了。

「大中天……」魯凱有些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耳邊傳來一陣搔癢的同時,身下的衣物也被緩緩拉起,我靠!你的手在幹麻啊!

「等、魯凱!」我慌張地看向魯凱想阻止他的動作,奈何我一時忘了雙手早已被他緊緊箝制住,這讓我感到一陣驚恐。「快住手!魯凱,你知道你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嗎!」

我期望魯凱能告訴我他不知道,然後我會原諒他所做的一切,只要他現在立刻停止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然而事實總是令人絕望的,我看著魯凱的嘴角緩緩勾起,他低頭在我耳邊低語著:「我當然知道。」

我的腦袋因為魯凱的這句話而陷入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也就這短暫的時間裡,魯凱就將我的上衣給褪去。

幹!你動作也他媽的太快了吧!

我趁著魯凱褪去我上衣時放開箝制住我的手的這段時間猛地起身將他推開,似是沒料到我會有這種舉動的魯凱被我給輕易推開,我看著他跌坐在地上,接著抬頭看著我,我在他的臉上看到了驚慌,幹麻?以為勢在必得所以很放心,一個小小失誤所導致的這個始料未及的失敗讓你終於知道什麼叫緊張了嗎?我告訴你魯凱,來不及了!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我快速地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魯凱,雖然上衣被他脫掉了,但沒關係,男人裸露上半身只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相信當大家還是個小屁孩的時候,在家總是有只穿內褲到處閒晃的時候,尤其是在熱到會死人、恨不得無時無刻都待在冷氣房的夏天的時候。

……但我想在這個想對我做什麼的人面前好像真的不太好。

唉,現在想這個也沒用,我還是先解決一下眼前的事情好了。

我面無表情地直盯著魯凱看,而魯凱則是用和我完全相反的驚慌表情回看著我,就魯凱剛才對我做的那些事情來看,我想就算不用我去問本人,也可以證明他確實是喜歡我的了,相信不會有人會對一個自己根本不喜歡的同性友人做剛剛那種事情的。

魯凱到底還是我的朋友,想當初我去看醫生的時候也受到魯凱不少幫助,不只是看醫生的時候,認識以來的相處也是,這樣的朋友實在不多……雖然我知道他之所以對我好,也許純粹就只是因為他喜歡我,但──

我想我的腦袋壞了吧,竟然想要珍惜這段友誼。

我深呼吸了口氣,然後又重重地吐了出來,最後回頭拿起被魯凱丟到一旁的上衣套了上去,然後丟了句「這種事不要再有下次了。」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