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樣的唐柔,宋原彬也只是感嘆當初自己做對了決定。

看看現在外面是什麼世界,唐柔又是什麼個性?這孩子怕是活不了多久吧。

更何況現在還有唐蓮和孟欣蕊在。

宋原彬會來這一趟也不是沒考慮過有這兩人在,他的小青梅恐怕好過不到哪去,可那又如何呢?他只是突然覺得,人好歹和自己有幾分情分在,就這麼把她丟在這等死似乎挺不厚道的,所以就來了。

至於加入隊伍後會不會被那母女倆給弄死了,這就不是他關心的事了。

畢竟早死說不定也是好事,能少受點痛苦呢。

宋原彬抬眼看向唐柔,語氣透著幾分漫不經心:「小柔是想要帶他們一起走嗎?」

「不、不行嗎?」唐柔怯怯地看著宋原彬,似是害怕地又將身體往江紀澤身後縮了縮,只露出半顆腦袋,和她那有些濕漉漉的桃花眼。

雖然很誘惑人,可惜宋原彬對這種膽小的女人實在提不起興致。

宋原彬想吧,反正帶一個也是帶,帶六個也是帶,要是扯後腿了,推出去送死便是,於是爽快地答應了:「行,那就一起走吧。」然後看了看在場的人數,皺著眉頭問:「還有一個呢?」

「那個……在房間呢。」唐柔先是因為他的同意而面露驚喜的露出整顆腦袋,在聽到他的問題後又忍不住心虛地抿了抿唇。

宋原彬頓時瞇起雙眼。

「該不會還是個傷患吧?」

「嗯、嗯……」

宋原彬有些不悅。

「我說姐姐呀,外面什麼情況妳難道不清楚嗎?竟然還讓我們帶個傷患,妳是存心想害死我們的吧?」唐蓮跳出來冷嘲熱諷。

看看她,出事時就先穩住家裡兩個老的,然後二話不說就帶著兩老去求助宋原彬,瞧瞧人家現在身邊六名軍人多厲害,這一路走來他們可說是非常輕鬆,根本用不著害怕。

再看看這個便宜姐姐,就算身邊聚集這麼多男生又如何?瞧瞧一個個沒出息的模樣,還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竟然還說有一個傷患?

果然,牛牽到北京還是牛,這個膽小怕事的姐姐還是一點都沒變的吧。

雖然最近硬氣了幾回,但瞧瞧她現在是什麼模樣?還不是害怕的原形畢露了?想來那幾次硬氣也不過是那個男人在旁邊給她壯膽,現在遇到外面那些怪物,就是那個男人長得再怎麼好看,不能打還不是只能等死?

於是唐蓮樂了,覺得自己徹底佔上風的她覺得這一趟來的真是太對了,不論如何都要讓宋原彬答應帶走唐柔,這樣她在路上才能玩死她的好姐姐呀。

「不、不是,我沒有……」唐柔被冤枉而委屈的快哭了。

看得一旁的蕭天哲差點噴笑出聲。

他到現在還沒看過這麼弱勢的女孩,這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對於知道唐柔底細的蕭天哲來說,她完全展現什麼叫披著羊皮的狼。

要不是他現在站在宋原彬一夥人身後,不然他的表情要是被有心人注意到了,恐怕他們這一夥人就會被起疑了吧。

其他人倒是顯得很敬業,雖然心底也有各自的想法,不過都沒有表現在臉上。

「有被咬嗎?」宋原彬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他已經聽他父親說過了,他們準備出發前往軍部基地,那裡會比較安全,對打打殺殺沒什麼愛的他只想早點到地方然後舒舒服服的休息打混。

「沒有,就是、就是被打了一下……」唐柔低垂眼簾輕聲答道。

「去看看。」宋原彬揮手示意她帶路,然後又看了眼唐家三人懶懶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接著又讓那六名軍人留下了四人在原地待命,另外兩人跟著他走。

唐柔像是將江紀澤當成自己的勇氣般,手死死拉著他的不放,因此江紀澤就算不開口也是得跟上的。

三人組可不想留下來和奇葩唐家人相處,因此也默默地跟在他們身後。

而當他們來到孫蕾房門外時,房內的人才剛清理好自己從浴室中走出來。

孫蕾在進浴室之前就已經先將房門給關上了,不過由於這幾天三餐都是由孫明煦送的,加上她也沒出房門過,因此一時還真忘了上鎖這回事。

於是當唐柔開門時,看到的就是剛洗完熱水澡,頭還沒吹乾,濕漉漉的正滴著水滴,雙頰也被熱水蒸得紅撲撲的女孩。

孫蕾沒料到他們會再次進到她房間,或者說沒料到他們會這麼快回來,一時就傻愣在原地和他們大眼瞪小眼。

「哦?這就是妳說的傷患?」宋原彬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著孫蕾,除了大腿上那一片顯眼的紅色之外,看起來好手好腳的,沒什麼問題。

果然這個小青梅還是一點都沒變,只有被人吃死死的份。

還真是……太沒用了。

宋原彬瞥了眼一旁的唐柔,眼底滑過一抹失望之色,也好在他對她沒有抱太大期望,要不現在肯定會更失望。

他想,既然唐柔如此沒用,那麼唐蓮只好繼續留下來了,之後那母女倆要怎麼折騰就不關他的事了。

宋原彬其實來這一趟也是有打算要幫助唐柔的,但前提是她不再那麼沒用。

畢竟相比起唐蓮,他還是比較喜歡唐柔這孩子的。

既然已經決定了,宋原彬很快就將心底那抹微弱的可惜收起,抬眼又看向還呆愣在那的孫蕾,冷笑著說:「既然好手好腳的,那麼十分鐘後出發,逾時不候。」然後就一個俐落轉身,瀟灑離去。

唐柔可不想留下來和孫蕾浪費時間,因為這貨對於不上心的人事物可都沒多少耐心,要是讓孫蕾又在那邊說東說西過了時間,她的計畫可就毀了。

於是也拉著江紀澤跟在宋原彬身後走了。

三人組雖然不清楚宋原彬的個性,但也不想留下來被孫蕾指使或聽她吵鬧,因此也果斷選擇離開。

直到房門外的人全走光了孫蕾才回過神來,回想起方才那個陌生男子說的話,又看唐柔從頭到尾都一副不敢說話的樣子,瞬間就頓悟了。

恐怕那個陌生人是個比江紀澤還厲害的角色,大概當初唐柔說的她是這個隊伍的隊長不但是騙人的,就連那江紀澤也不是吧?所以這個隊伍的隊長其實是方才那個男的吧?

那麼現在的意思是,這個正牌隊長出現了,所以他們要離開了?

像這種還沒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的人,大部分都是說到做到的,恐怕他說給她十分鐘就真的是十分鐘,而時間到了還不見她出現,她大概真的會被他們給丟下。

想清楚的孫蕾頓時就有些慌張,她根本沒想過會走得這麼突然,這幾天又天天躺在床上等著孫明煦伺候,現在要離開,扣除掉下樓的時間,她可只有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可以收拾行李。

按理說孫蕾是不應該有東西好收拾的,但這幾天躺得舒服了,又有人會伺候她,膽子大了自然要求也多了。

孫蕾曾讓孫明煦給她找幾件漂亮的衣服,還有一些保養品之類的東西。

孫明煦這幾天都忙著在唐柔的空間裡訓練,當然沒那個美國時間去幫她張羅這些,所以就乾脆找上了唐柔。

唐柔因為當初掃蕩倉庫時根本不在乎被自己帶走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因此裡面是應有盡有,而且她挑下手的地方都是隨心所欲,事前根本沒去調查那些地方擺得都是什麼東西。

而她自己本身又是從十幾年後的未來回來的,未來的街景蕭條慘澹的根本不需要人特意去記憶,因此這一重生,能認得自己在哪裡就已經很不錯了。

所以孫蕾要求的那些,唐柔的空間裡還真的有。

孫明煦就每天拿一點到孫蕾房間,讓她每天都笑得合不攏嘴。

可是到手好幾天孫蕾都沒機會用啊。

先是一開始在百貨公司,據說是被喪屍給打飛出去,躺了幾天好不容易快好了,結果前幾天又莫名其妙的突然覺得全身都痛,於是又多躺了幾天。

這種看得到用不著的痛苦,本來今天就能結束了,因為她已經做好打算,要趁著吃完早餐後就來好好保養一下自己的皮膚,誰知道會發生那一連串的事情?

好不容易打理好自己了,結果又被告知他們要走了,時間還不到十分鐘!

孫蕾簡直要氣瘋了,可是現在這裡又只有自己,沒有人能幫忙的她只能自己加快腳步。

畢竟要是真被留下來了,她就死定了!

也還好那些保養品她都還沒動,包裝還挺嚴實的,只要不是太劇烈的碰撞應該壞不了。

又看了眼房內四周,發現地上有一個特大背包,孫蕾的雙眼頓時就亮了。

飛快地衝去拿起那個背包,將桌面上那些保養品全部掃進背包裡,又將衣櫥裡的衣服胡亂塞進去,直到塞不下了,見衣櫃裡還有不少,便又拿起一旁的大袋子胡亂塞了起來。

孫蕾覺得這大概是她兩輩子動作最快的一次。

大概是因為緊張害怕激發起了腎上腺素,總之當她踩著十分鐘的時限,氣喘吁吁的來到客廳時,身上不但背著個特大背包,手裡也大包小包的,和唐柔等五人兩手空空的模樣形成強烈的對比。

「喲,還是個會享受的。」宋原彬嗤笑著,也不看因為他的話而臉一陣青一陣白的女孩,直接轉身就走,前面還有三名軍人負責開路。

唐柔等五人二話不說,直接跟在宋原彬身後,在他們後面的是唐博遠夫妻倆。

唐蓮則是對著孫蕾冷哼了聲,才趾高氣昂的跟了上去。

孫蕾黑著一張小臉,頗有些咬牙切齒,並暗下決定,既然江紀澤那個男人也比不上宋原彬,那麼她就將目標給改成了宋原彬。而方才那個女孩明顯就是對宋原彬有意,那麼等她將人勾引到手了,定要好好折磨折磨那個女的不可!

冷冷地笑了笑,孫蕾抬腳趕緊跟上隊伍,因為在唐蓮離開的同時,剩下的三名軍人也跟著離開了,所以現在的她可以說處境非常危險。

好在似乎又是怨氣爆發的緣故,竟然讓她追上了眾人,跑進了最後頭三名軍人的保護範圍內才終於鬆了口氣。

宋原彬一夥人只開了一台軍用卡車,但不大,最多再擠個兩三人,畢竟一開始他以為只會多接一個唐柔。

這點在他們等孫蕾的那十分鐘裡就已經說明過了,正好唐柔在自家那根本用不到的車庫裡特地留了一台普通的轎車,於是她就將孫蕾丟給宋原彬,而他們五人則自己開一台跟在後頭。

宋原彬沒什麼意見,這也是為什麼唐蓮方才會對孫蕾這麼不善的原因。

因為要先去一趟車庫,所以在半道唐柔五人便離開了那六名軍人的保護範圍。

五人來到車庫,開車的自然還是江紀澤,唐柔坐在副駕駛,三人組在後座。

一上車就聽到蕭天哲忍耐不住地哈哈大笑,孫明煦和江睿澤也忍不住輕笑出聲,唯獨前座的兩人依舊淡定。

「噯,你們兩個反應也太平淡了吧?」蕭天哲笑完之後,才發現前面實在安靜的可以,頓時就摸了摸鼻子。

「話說那個叫宋原彬的傢伙也太……驕傲嗎?」江睿澤微蹙眉頭,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個男人。

「別理他,他就是一個神經病,所以別引起他興趣了。」唐柔淡淡地說。

「哦?他怎麼神經病了,我沒看出來呀?」蕭天哲饒富興味地問。

唐柔從後照鏡瞥了蕭天哲一眼,後者頓時就蔫了。

「我就問問,就只是問問,這樣也不行嗎……」蕭天哲覺得很委屈,可是他不敢發作。

孫明煦好笑地拍拍他算作安撫了,但對於唐柔迴避這個問題也有幾分好奇。

江睿澤則是明顯察覺到唐柔似乎有些無語,就好似……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身為隱性姐控的他又怎麼會做出為難姐姐的事情?所以他也沒開口問下去。

唐柔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難不成要跟他們說,這個人是個瘋狂到只要對象是自己感興趣的人,就算是面對死亡也一臉愉悅,且這還是在她折磨他時才發現的嗎?

要不是宋原彬得罪她的地方比較少,因此讓他早死早超生的老早就選擇了送他去死,那時候她的心性可還沒練出來呢,面對這種狀況早就嚇懵了,最後就乾脆一刀給他個痛快,這也是為什麼他是她所有傑作裡受折磨最少的原因。

這輩子是唐家人先到她眼前晃得她不愉快,所以唐家人依舊是要搞死的,只是會讓他們多活幾年,但宋原彬應該是招惹不上自己了。

當然要是招惹上了唐柔也不介意,也好讓她一雪前恥……

江紀澤沒有說話,安靜地開車,穩穩地跟在宋原彬一夥人的軍用卡車後頭。

T市由於上個月被唐柔大幅度掃蕩物資,因此幾人只能將目標先放到市區內的大型百貨公司或超商等地方,另外還要將車子的油加滿,然後才前往目的地W市。

W市倒是和M市完全相反的路,不過他們本來就沒急著要去M市,因此去哪還真無所謂。

而且這次的路途也不會好到哪去,因為W市距離T市太遠,開車都要耗費個十天半月,但現在可不像末世前,路途中還會遇到很多問題,這一來二去的少說也要再拖延個七、八天。

而末世爆發後一個月,就是第二階段的開始。

換句話說,在他們還沒抵達W市,路途就會變得更加危險,待他們成功抵達了,宋原彬的父母也早已死在W市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