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為了火黑火合誌的前置投票所打的,因為他說投票時會公布作者名,而且可以拿舊文或文章擷取,所以我想我現在公開應該不會怎樣(笑

不過這字數……他說要兩千字以上,我剛好兩千出頭而已(汗

真的……滿……難寫的捏……

然後標題我不知道取什麼就這樣ㄅ(你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視線總會不自覺地追逐黑子的身影的?

火神坐在座位上,面無表情的沉思起這個問題。然而這個問題不管火神怎麼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他忍不住閉起雙眼。

等到意識到時,自己早已無法自拔的愛上他了。

睜開雙眼,火神望向窗外,散發著耀眼光芒的太陽正高掛在天上,也是形成地面上眾多影子的根源。

是不是只要成為那傢伙的光,就可以讓那傢伙留在我身邊?火神忍不住思考起這個問題,他想他可以從這方面開始著手進行,畢竟倆人的相遇到底也是因為籃球,他們之間的互動自然也是建構在籃球上。

他想,除了籃球以外,他恐怕想不到其他可以將黑子留在他身邊的辦法。

而且這個辦法還有期限,也就是高中這三年的時間,除非他們未來上同一所大學,走同樣的出路,那麼他或許就有機會和黑子永遠在一起。

但是火神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他在這件事上,實在不想將希望放在奇蹟身上──如果沒有奇蹟,只會讓他更痛苦罷了。

「火神君?」

身後的叫喚聲讓火神著實嚇了一跳,他「嗚喔!」的怪叫一聲跳了起來,一臉驚疑不定的看著黑子,反應甚大的讓後者感到狐疑。

「黑、黑子啊?有什麼事嗎?」火神自然知道自己剛才的反應有多誇張,他額冒冷汗,乾笑著問出這個問題。

「火神君還好嗎?」黑子的語氣裡透著關心,這讓火神愣了一下,心境隨即恢復平常。

「你在說什麼啊?我能有什麼事嗎?」火神回過頭,面無表情的正坐在座位上,回想起自己剛才的表現,不免想嘆口氣。

正在想著要怎麼將自己喜歡的人留在身邊的時候,卻聽到喜歡的人在叫喚自己,任誰都會嚇一跳的吧。但是這種理由又怎麼可能讓本人知道呢?

火神抓了抓頭,決定趴在桌上好好睡一覺,讓自己暫時忘卻所有事情。

而坐在火神後座的黑子只是靜靜地看著火神的背影,沉默不語。

 

社團訓練結束後,火神如往常般來到速食店,點了一大盤的漢堡後便端著托盤隨意找個空位坐了下來。

不,其實也不算是空位,因為火神的對面也如往常般,黑子正靜靜地坐在那喝著奶昔。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不會被黑子的低存在感給嚇到的?火神拿起一個漢堡開始吃了起來。

或許是從自己喜歡上黑子之後吧。對於剛才的問題,火神默默地在心裡這樣回答自己。

因為喜歡,所以目光總會忍不住地往黑子的身上打轉,就算不想發現他也難。

這樣的轉變在球場上就更顯突兀,因為火神總能知道黑子的動向,而他們也確實地成為了「誠凜二人組」,被其他人說是默契最好的組合。

只有火神自己知道,他們不是因為默契好,而是因為自己喜歡黑子,目光總是會跟隨著黑子,所以就算不用黑子特意說明,他也能知道黑子在哪裡。

黑子的低存在感對火神早已無效,而火神也挺慶幸他的低存在感,因為這樣就不會有人像他一樣注意黑子了。

為什麼我誰不喜歡,偏偏就喜歡上這傢伙啊?火神忍不住看向黑子,嘴裡仍不忘咬著不知道是第幾個的漢堡。

當然,這個問題火神是不會去細想的,他已經喜歡上黑子了,所以理由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火神看著黑子,邊繼續吃著他的漢堡,邊開始和黑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天來。他們的對話不外乎仍圍繞在籃球上,火神深深覺得,只要將籃球拿掉,他們之間的交集就沒有了。

為什麼呢?

除了籃球以外,真的就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們繼續有交集嗎?

火神不自覺地陷入沉思,黑子在發現火神進入發呆狀態、完全沒在聽自己說話之後,他看著火神好一會,才開口叫喚。

「火神君。」

黑子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次的叫喚,只知道火神終於回過神來、一臉不解地看著自己,黑子忍不住再次問出了今天問過的問題:「火神君還好嗎?」

「什……」火神皺著眉頭,仍舊一臉地不解,這讓黑子放下手中的奶昔。

「我叫你好多次了。」

「……抱歉。」

除了這兩個字,火神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些什麼。

短暫的沉思雖然無理的無視黑子,但火神卻想了很多。他喜歡籃球,黑子也喜歡籃球,而他們之間的交集也是籃球,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高興,但……

未來呢?

未來,他們的交集不一定能延續下去,為了讓這個交集能夠延續下去,他能夠做什麼?

就算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火神認為他也要試著去做、去改變,因為如果他什麼事都不做,未來的他們也有可能就此分開,從此不再有交集。

火神不敢也不想去想這樣的未來。

「喂、黑子。」

「什麼事?」

看著黑子面無表情地直盯著自己,靜靜等待自己開口,火神此刻的思緒簡直是亂到最高點。

「我會成為你的光,而你是我的影子。」

他不知道他該說些什麼,嘴裡吐出的這句話所包含的含意,他想大概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光和影是不能分離的,只要有光,就會有影的存在──他想和黑子永遠在一起。

夕陽的餘光照射在臉上,讓人不至於發現火神臉上的紅潤,黑子自然也不例外。

雖然沒發現火神的困窘,但黑子仍舊直視著火神,這讓後者感到很不自在,乾笑幾聲又開口道:「不對,我現在已經是你的光了,我到底在說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哈……」隨即低頭繼續吃起自己的漢堡。

火神忍不住在心裡嘆氣,他想他還有兩年多的時間可以努力。

黑子仍舊直視著火神久久不語,最後拿起奶昔喝了起來。

「最近火神君越來越能察覺到我的存在了,為什麼呢?」

火神呆愣地看著問問題的黑子,後者的臉上正掛著淡淡的笑,這讓火神快速地撇過燒紅的臉。

「那是默契啦!誰叫我是你的光!」

他想,「我喜歡你」這種話,他大概永遠也說不出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