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當然不會因為森下月的一句話而有所改變,在森下月正好因為一些瑣事而外宿的日子裡,金木研就如他所知的被變成了喰種。

事實上森下月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剛好會在他外出的這幾天發生這種事情,對於事發當時沒能陪在對方身邊這點感到相當惋惜。對方變成喰種這件事當然不是本人告訴他的,而是他靈敏的鼻子在進門的下一秒就聞到殘留下來的、喰種所散發出的特有味道……還有一些人肉的香味。

既然已經吃過人肉,他想對方大概已經和西尾錦打過面照了,只是不知道到了哪個部分。森下月站在凌亂的客廳內,他一回來就將所有地方看過一遍了,到處都散亂一片,恐怕是金木研在得知自己變成喰種後所造成的傑作吧。

森下月雖然是大學生,卻是個不怎麼去學校露面的大學生,畢竟在穿越前他也正值大學生的年紀,穿越後卻變成了小孩子,雖然沒有重讀小學、國中、高中,卻是在碰到金木研後不忍讓對方失望而進入對方的大學。

當然他使用的是正當手段,直接找上國文系的某位教授,對自己的身世背景稍作說明──當然有關喰種的一切是絕口不提的──然後再稍微加油添醋些,之後在秀一下自己的知識就沒問題了。

對教授來說,一個沒讀過書卻回答得出大學題目的人,在他眼裡就是「天才」,自然非常樂意幫助月下森進入大學就讀,這也是為什麼金木研會這麼崇拜他的原因之一。

至於很少去學校,因為他本來就不怎麼想去學校聽課,所以在和教授說明關於自身事情的時候就有特別編了個理由,教授也是在同意之後才替他處理入學的事情,關於他的事自然是所有教授都知道,倒也不成問題。

他總是翹課翹得理直氣壯,今天自然也不意外。既然金木研現在不在家,反正不是在學校就是在古董,不想去學校的他自然是隨便抽了本小說帶去古董耗時間喝咖啡了。

他確實也等到金木研了,只不過是被霧嶋董香帶到樓上房間去了,要不是他的嗅覺比一般喰種靈敏數倍,他也不會發現。森下月沒有立刻上樓,只是在將手中小說看到一個段落後才起身走到櫃檯前,給目前正在值班的人一個微笑後便自來熟地朝二樓上去,而他上樓的時機,正巧是金木研經過芳村功善開導而走出房外的時候。

一出房門就看到森下月,這讓金木研相當驚訝,就連芳村功善也訝異對方怎麼會上來,但沒多久對方和金木研的幾句對話就讓他明瞭了。

「森下學長!」金木研小跑步到對方面前,卻見對方臉上面無表情。

「你叫什麼?」口氣有些淡漠,卻是讓對方明瞭了,金木研趕緊微笑改口道:「哥哥。」森下月這才露出微笑,獎勵般地伸手摸摸對方的頭。

「原來他是你弟弟呀?」芳村功善朝兩人走來,臉上是一慣的溫柔微笑。「他從今天開始要在我這邊打工。」

「啊,我弟弟就麻煩您照顧了。」

「咦?」金木研呆愣地看著兩人的互動,納悶地問:「哥哥跟店長很熟嗎?」

「啊,挺熟的。」頓了一下,他又接著說:「好好學習,可別造成別人的麻煩哦!」

「嗯!我會加油的!」金木研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森下月知道現在的他暫且不成問題,但還是略為遲疑了一下,而這一下卻是被眼尖的他給發現了。

「怎麼了嗎?」金木研面露不解。

「嗯……沒什麼。倒是你,有什麼事情記得跟我說哦!」森下月微笑著,「不管什麼事都可以。」

儘管覺得有些奇怪,但金木研還是掛上燦爛的笑容,「嗯!」

 

「沒想到金木竟然是您的弟弟呀。」芳村功善呵呵笑著。

「啊,不過沒有血緣關係,我算是被他撿回家的吧。」森下月淡淡地說,卻像是在說與自己無關痛癢的事情。

「但是要保護他,只要說他是您弟弟就行了吧?」

對方所提的辦法森下月自然很清楚,但他知道這個辦法是行不通的。

「你不也很清楚,要在喰種的世界存活,一昧的保護是不行的。」拿起對方沖泡的咖啡,森下月輕啜幾口才接著道:「很多事情還是要深思熟慮後才能行動,不然下一秒看到他的屍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呵呵,您還真是冷靜呀,明明就很重視金木。」芳村功善輕易地就從對方和金木研的互動中看出這件事,但他卻不明白對方為什麼還能如此冷靜地對待自己重視的人突然變成喰種這件事。

「只有冷靜才不會釀成大禍,再說……」森下月的黑眸冷冷掃向對方,「現在要緊張的應該是你才對吧?你一定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芳村功善臉上的微笑不在,短瞬而逝的強烈殺氣讓他額冒冷汗,一時竟發不出話來。

只要一瞬間,他就會輕易死在對方手裡。

「發生了也於事無補,就當是我自己失誤,要在這時候去處理雜事。」森下月將杯裡的咖啡一飲而盡,芳村功善在這時適時地替他拿起早已備好的一壺咖啡替他倒滿。

「說起來,還沒問您事情處理的如何呢。」將再次裝滿咖啡的杯子放到對方面前,芳村功善再次掛起溫柔的笑。

「啊,最近別區的喰種似乎越來越大膽了。」經過這麼多年,他發現他身上喰種的味道似乎不怎麼明顯,也因此常常在半路上就被喰種給盯上,但這次回程的路途竟不斷遭遇襲擊,那些不知好歹的傢伙自然是一個不剩地全被他吃下肚了。

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森下月又接著說:「對了,我在回來的路上聽到一個消息,最近好像會有兩個搜查官來二十區,目標似乎是笛口母女,要是她們來找你了,記得注意一下。」

「……我知道了。」

森下月的情報網總是非常厲害,就算是還沒到漫畫的劇情前,他也常掌握一些別人無法輕易得到的消息,不少喰種也因此而得救。然而森下月卻也不是無差別的胡亂搭救,除非芳村功善特別拜託詢問,否則他基本是知曉了也不會告知。

芳村功善一直覺得森下月是個很奇特的人,在古董的所有人都知曉他的身分,再來就只有暴食狂神代利世,所以幾乎沒人知曉他的真實身分也是個喰種,還是個擁有最強實力、連CCG都不敢輕易動手的喰種。

這樣的森下月卻有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弟弟,而且還非常看重對方,這樣的發現讓芳村功善也是一陣驚奇,因為一直以來對方給他的感覺總是「對人毫不關心」、「要死要活與我何干?」的冷漠態度。

原來他也有重視的人啊……

芳村功善臉上的笑意更濃,再次替將杯裡咖啡喝完的森下月倒了一杯。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