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里斯先是呆滯地盯著天花板看了好一會才緩緩回過神來,他一個轉頭,卻見一個人正趴睡在身旁。

里斯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想起自已發燒了、伯恩前來照顧自己的這件事,他輕輕坐起身想替這個照顧別人卻忘了照顧自己的傢伙蓋條被毯,卻在月光的照耀下看清對方的臉孔後而忘了動作。

是阿修羅。

為什麼阿修羅會在這裡,而且還睡在自己的床邊?里斯難以置信地伸手用力捏了下自己的臉頰,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的思緒更加清晰,這樣的結果讓他知道現在發生的一切並不是什麼夢境。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阿修羅會在這裡呢?里斯看著阿修羅的睡顏,就這麼看得出神了。

「唔……」阿修羅的一聲呢喃喚回了里斯的神智,他先是被這聲呢喃嚇了一跳,在確定阿修羅沒有醒來的跡象後才鬆了口氣。

看來在發燒時神智不清的期間看見阿修羅照顧自己並不是什麼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里斯簡直不敢相信阿修羅竟然會做出這種舉動來,這還真讓他受寵若驚。

輕手輕腳地爬下床,里斯看了看四周,從桌上放著的那盆裝著清水的水盆來看,里斯知道阿修羅照顧自己有一段時間了,而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高燒終於退了,太過疲憊而讓阿修羅就這麼睡在自己床邊了吧。

里斯回頭看著阿修羅的睡顏,他無奈地笑了笑,以不吵醒阿修羅的溫柔動作將他抱到自己的床上,里斯替他輕輕蓋上了棉被。

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上面是滿滿的汗臭味,里斯皺起了眉頭,決定先來去洗個澡,然後再去找點東西果腹肚子。

隨便拿了件衣服便走進浴室,然後在看到浴室的慘狀後,里斯差點又往自己的臉頰捏了一下,只可惜他在不久前就捏過、痛過,已經知道現在所發生的一切不是夢了,不然他還真想回去睡覺,然後等自己醒來,就會看到其實在身邊照顧自己的人根本就不是阿修羅,而是伯恩哈德,也會看到自己的浴室不是這麼的雜亂,而是依照自己的隨意擺放。

「我的天啊……這裡是發生了什麼事嗎?」里斯有些頭痛地抓了抓頭,回頭看向躺在床上的阿修羅,他想阿修羅大概是第一次照顧別人,所以才會搞成這樣吧。

忍不住地,里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的笑,他拉起衣袖,開始著手進行清理的動作。

整理的時間並沒有太久,但整理的過程中倒是又讓里斯流了不少汗水,畢竟他要在不吵醒阿修羅的前提下進行。在一切都整理妥當後,他抹去額上的汗水長吐了口氣,這才要做他原本進浴室的目的──洗澡。

洗澡要不發出聲音還真讓里斯頭疼了許久,但最後他還是以最低的聲響完成了這件事情。

洗完澡讓里斯覺得神清氣爽,他將衣服隨意地套上後,突然想起了昨天阿修羅要自己將頭髮擦乾的事情,他先是呆站在原地好一會,才拿起毛巾擦起頭來。

待頭髮擦乾後,里斯走出浴室,在確定阿修羅沒被自己吵醒後,他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看著阿修羅的睡顏,忍不住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頰。

「唔……」阿修羅的臉上露出了些微不滿,這讓里斯瞬間移開他的手,原以為自己吵醒了阿修羅,卻見阿修羅身體一縮,將自己裹得緊緊的便又沉沉入睡。

好可愛。里斯忍不住無聲笑了起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可以看到阿修羅的睡顏,畢竟阿修羅平常總是有意無意地跟自己保持距離。

里斯伸手輕揉起阿修羅柔順的頭髮,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起他的呢?里斯不知道,只知道等自己發現的時候,自己的目光就總是在他身上了。

雖然自己在昨天發燒的時候對阿修羅輕率的告白了,但里斯卻有種解脫的感覺,儘管後悔昨天就那樣脫口而出,卻也因此而鬆了口氣。

他說出來了,對阿修羅的心意。他不知道阿修羅會不會接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阿修羅會在自己發高燒的時候在旁邊照顧自己,但里斯就是很開心,開心到想要狠狠地抱住阿修羅。

但是他知道他不可以……至少現在不可以,因為這樣會吵醒阿修羅,所以他克制自己。

但內心還是有股衝動讓里斯彎下身,他摸了摸阿修羅的臉頰,然後在他額上輕輕一吻。

「喜歡。」里斯輕聲說著,「好喜歡你……」

看著阿修羅緊閉的雙眼好一會,里斯微微一笑,隨即起身拿起了外套。

看來自己真的陷的不深,竟然在阿修羅睡覺的時候做這種事情,里斯對自己剛才的舉動羞紅了臉,卻也有股淡淡的苦澀在心中流竄。

他不可以和阿修羅待在同一間房,因為他知道他會無法克制,克制自己想碰阿修羅的強烈慾望。

他需要冷靜,所以他選擇立刻離開這裡。

輕輕地將門給帶上,里斯看了看天空,皎白的月亮正發出微亮的光芒,夜晚的冷風直朝里斯逼來,吹得他立刻套上外套取暖。

「看來離我康復還得過一段時間吧。」里斯搖了搖頭,隨即邁開了步伐,反正都決定今晚不回房了,他想今天大概是可以不用睡了。

既然都不用睡了,那他現在自然是要找點吃的好果腹一下。

至於要怎麼渡過這漫長的夜晚,他想這個問題還是留到他吃飽後再來思考吧。

門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躺在床上的阿修羅猛地睜開雙眼。黑暗中看不清他通紅的臉頰,他伸手摸了摸里斯剛才親吻的額頭,隨即用手臂遮住了雙眼。

「超級大笨蛋……」

倆個人雖各懷心思,心神卻放在彼此身上;雖然在不同的地方,卻同樣的為彼此的事情而無法入眠。

夜晚還很漫長,但對倆人來說,似乎又不是那麼長。

另一方面,在一間能夠清楚看到里斯房間的房裡,微亮的燈光仍在盡職的運作著,大小姐撐著下巴看著里斯走出房間,臉上仍舊掛著往常的平淡表情。

「臭小子,才剛退燒就給我跑出來吹冷風,看來是活得不耐煩了。」大小姐回頭看向桌上的書本,「經歷過死亡的傢伙就是這點麻煩,都不怕再死一次……好吧,這群人應該都不會因為生病這種小事就死掉。」

大小姐將書本闔上,順帶關掉桌上的燈光,然後爬上床進入了夢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