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喝足後,按照審判的指示,接下來我應該要去找教皇的才對,但是呢,還沒休息夠的我,怎麼可能會乖乖地立馬去找教皇呢?

所以啦,向十二聖騎道別後,我先回房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放鬆一下。

脫掉身上充滿汗臭味的衣服,我看了看鏡子中金髮藍眼的自己,來到這個世界,變成女生已經是既定的事實,如果不想點辦法讓自己習慣女體,那我看以後可能會有許多麻煩。

畢竟我不可能隱瞞神殿的大家一輩子,因為秘密總是有被揭發的時候。

所以說,我一定要在大家都知道我的女體之前,先習慣女生姿態的我才行。

雖然有點害羞,但我還是把手上那能讓我變成男身的戒指給取了下來,鏡子中的自己在瞬間變成了褐髮紅眼的美女,這讓我忍不住看著鏡子呆了好一陣子,然後在回過神的下一秒敲了一下自己的頭。

要是前世能讓我交到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就好了……不對,不一定要是我女朋友,就算只是做普通朋友我也願意啊!

唉!現在想這個好像也沒什麼用,既然我現在就已經是個美女了,那乾脆就跟我自己做朋友吧。

……感覺好自閉喔。咳!我還是繼續當個健全的孩子吧。

被變成了女生,身體部位勢必就會有女生該有的一切,我的雙眼直盯著鏡子中的自己,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我深呼吸了口氣,然後在鼓起勇氣的下一秒,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然後──

鮮血自鼻孔裡流出,我衝到浴缸旁用手掏水往鼻上一抹,靠么,我的身材真好!

突然有種感慨,前世的我還真沒這種經驗,看一個美女的曼妙身材,嘖嘖,這根本就只出現在A片裡吧!

但是現在,噢,雖然是我自己的身材,但是沒關係,我的內心還是個男人,所以我就努力當個自戀的女人,每天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春、看著自己的身體流鼻血好了。

……這感覺超變態又超悲哀的情況是怎麼回事?我還是努力習慣女生的自己,然後繼續做自己吧。

等到鼻血不再流了,我試著讓自己轉換心情,先用水沖了一遍,然後再將沐浴乳塗抹在身上,那過程……我真的不忍再說下去,因為那實在是太羞恥了。

想不到我初次摸女人身體各部位的體驗竟然是摸我自己,噢,越想越想去撞牆,還是不要再想了。

沖洗完之後,我將身體泡在浴缸裡,閉上眼睛享受著熱水包裹住身體的舒服感,卻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看來我要習慣女身還得花好長一段時間……總之,先從最基本的私生活開始做起吧。

以後洗澡、睡覺,還有一些獨處的時間,我一定要強迫自己把戒子給取下來,好讓我能早點習慣女生的自己。

我不斷在心裡如此告誡著自己,畢竟是因為教皇怕麻煩才叫我以男身的姿態出現在大家面前,所以我也不能隨便向別人透露女身的自己,唉,麻煩事還真是一件一件的來啊。

我看著天花板,忍不住為未知的未來感到無比堪憂。

       

換上乾淨的衣服後,我再次戴上戒指,變成了金髮藍眼的男生。拍了拍衣服,我步出房門,準備前往教皇的辦公室。

帳總是要算的,我邊走邊醞釀自己的怒火,死老頭,你就給我乖乖地坐在辦公室等我去找你算帳吧!

途中經過了一塊空地,太陽和審判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猛地停下腳步。

我說你們,難道神殿上下的所有人都已經知道溫暖好人派跟殘酷冰塊組的人其實並沒有傳說中的水火不容、只是你們在裝裝樣子而已是嗎?還是你們現在正準備開打?

我皺著眉頭看著倆人,但太陽臉上的笑容實在是太過燦爛了,而審判……或許是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他們正處在公共場合上,所以仍努力維持著審判的形象吧?

總之就是,審判的臉上依舊是面無表情,但是不難看出他的心情很好。

我忍不住走上前去,但走沒幾步就被他們給看見,太陽更是先一步燦笑著說:「這不是音森嗎?你怎麼會在這裡?」

雖然維持著形象,但看在附近沒人,所以太陽沒有用他討厭的太陽語,但為了怕突然有人出現,所以太陽是用只有我和審判聽得到的音量說話的。

「早上跟雷瑟練劍練了一身汗,所以剛剛先回去洗澡了,現在要去找死老頭。」我如實回答,反正並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雖然我隱瞞了很多真相。

管他的!反正從整體來看,我並沒有說謊。

太陽點了點頭,一旁的審判接著問:「還習慣嗎?」

習慣?是指在這裡的生活嗎?但是審判,我才住進來第二天耶……

微皺起眉頭,我還是認真地想了一會,才說:「還可以……吧。」

畢竟還要熟悉女體,要我兩天就習慣實在太困難了。不過單論生活的話,我倒覺得沒什麼問題。

說實在的,在這裡生活感覺比我想像中還要有趣,從不小心施展魔法,到今天早上和審判練劍,這都是我前世不曾體會過的生活,感覺挺新鮮的,除了被變成女生之外,我覺得我真的沒什麼好挑剔的。

好吧,也許我不該太常抱怨「被變成女生」這件事,反正時間久了,我也會習慣的。

審判聽了點了點頭,「要是有什麼困難就跟我們說。」

太陽聽了也朝我點點頭,接著伸手亂揉我的頭髮,弄得我哇哇大叫,而他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燦爛。

我抱著自己的頭,為了不讓太陽再揉亂自己的頭髮而將頭縮了縮,但太陽卻反而不計形象地朝我撲來,我只好丟了句「我要去找死老頭了!」便逃離了太陽的『魔爪』。

一路上,內心的溫暖揮之不去,我忍不住嘖了聲。

「可惡!害我又要重新醞釀了……」

       

「死老頭!」我狠狠地一腳踹開教皇辦公室的門,邊吼邊衝了進去。

「小力點啊!」教皇心疼的看著他的門,然後又惡狠狠的瞪著我罵道:「給我好好的開門!」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教皇,「碰!」的一聲把門關上。

「給我小力一點!」教皇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慘白,我沉思了一會,嗯,看來神殿最近又沒錢了,也難怪死老頭連一扇門都可以鬼吼鬼叫個老半天。

只可惜,老子我現在正氣頭上,沒錢?關我屁事!

「死、老、頭──」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優雅的走到教皇面前,終於發現不對勁的教皇這才露出一臉的警戒。

我一把拉過教皇的衣領,讓教皇的臉離我不到三公分,臉上依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我用帶了濃厚怒氣的語氣,咬牙切齒道:「你竟然連把武器都不給我,就叫雷瑟把我丟到城外,你好大的膽子啊!」

「等、等等!不然我先給妳薪水,妳去城裡買一把!」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很快地給我一個解決方案,卻讓我的笑容更加燦爛。

「一個新生騎士的薪水能夠買到什麼呢?嗯?」何況神殿現在缺錢吧?我就不信你給的錢夠我買一把中等以上的武器!

騎士準則「絕對不要碰太陽騎士的逆鱗」?哼!我會讓你們知道,也絕對不要碰到我的逆鱗的!

「不、不然妳想怎樣?」教皇一副「我認命了」的樣子,哀怨的看著我。

就在等你這一句!

「我要訂做一把,錢你幫我出。」我看著教皇垮下來的臉,露出勝利的微笑。

死老頭,看我怎麼吃垮你!

「我、我知道了……」

我滿意地放開抓著教皇的手,笑哼了聲。哼哼!敢整我,就要有被我加倍報復的心理準備!

教皇嘆了口氣,擺擺手,這才正色道:「現在就開始教妳神術吧。」

聞言,我也不再胡鬧,跟著換上認真的表情。

「手伸過來。」

我乖乖地伸出右手,教皇將手放在我的手上,沒多久,我就感覺到有股暖流自手指開始蔓延自全身。

「感覺如何?」教皇笑著問。

我閉上雙眼,感受著聖光順著血液跑遍全身,原來聖光是這麼的溫暖。

嘴角勾起一抹笑,現在的我覺得非常舒服,耳邊在這時傳來教皇的聲音:「試著將聖光凝聚在手掌上。」

凝聚?我睜開雙眼,狐疑地看著教皇,怎麼凝聚?

似乎是看出我臉上的不解,教皇很快地開口解釋道:「想像身體的聖光都來到手掌上,然後在手掌上變成一顆火球之類的。」

原來是靠想像嗎?我理解的點點頭,聽起來挺簡單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教皇收回放在我手上的手,聖光在體內亂跑的感覺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這讓我又想到一個問題──剛才在我體內亂竄的是教皇的聖光,那我體內到底有沒有聖光?

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我試著體會自己的體內、聖光正順著血液流竄全身,這一試就是半個鐘頭,還沒感覺到體內的聖光,我就已經滿頭大汗了。

「……妳到底在幹麻?」教皇盯著我看也盯了半個鐘頭,這半個鐘頭,就連一點點的聖光都沒有出現在我手上,這讓他有些無奈,一臉「該不會妳沒有聖光吧?」的表情看著我。

我皺著眉頭,如果說凝聚聖光是靠想像,那我要感受體內的聖光應該也是靠想像吧?

我想像著血液就是聖光,順著我的血管,從頭到手,再從手到腳,然後再回來,就這樣不斷地無限循環……突然,我隱約感受到身體有股暖流,正順著我的思緒,快速地從頭到手、從手到腳,然後再回來,這樣無限循環的流遍全身。

有了!

我舉起右手,想像著身體的所有聖光流到手掌心,然後凝聚在手掌上。這次很快地便成功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我的掌心就出現一顆彈珠大小的光球。

「噢!終於成功啦?」教皇邊說邊喝了口紅茶,這讓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這無疑是在讓我分心,死老頭,看來你真的活得很不耐煩耶!

收回瞪著教皇的視線,我看著手中的小光球,試著將體內所有的聖光都凝聚在手上,光球就這麼在我手上變得越來越大,光線也越來越刺眼。

就在光球凝聚到一顆籃球大小的時候,我想像著這顆光球回到我體內、繼續順著血液循環,接著光球很快地便消失在我的手掌上,而我也明顯感受到體內的聖光恢復了。

將聖光從體內抽離又收回去,讓我更加清楚地感受到聖光的存在,我勾起一抹笑,不曉得我的聖光跟格里西亞比差多少?

在將聖光收回來的同時,我感受到我的體力恢復了些,和審判對練時受的一些小傷也快速地恢復了,我狐疑地看了看我的手,握了握,剛剛的感覺是……

我抬頭看著教皇,在他還來不及發問,我就揚手朝他一揮,接著教皇的臉上就露出一臉的呆愣。

「奇怪,失敗了嗎?」我狐疑地看著尚未回神的教皇,又看了看我的手,凝聚了一點聖光後,我再次往教皇揚手一揮。

教皇的表情變得有些震驚,這讓我更加納悶,難道又失敗了?

我皺起眉頭,這次凝聚了更多的聖光,再次揚手往教皇一揮……這次,教皇終於有反應了。

只見教皇「碰!」的拍桌站起,指著我的鼻子怒吼道:「不公平!」

「什麼不公平?」我不解地看著教皇,沒頭沒腦的對我喊這三個字幹什麼?

「妳!妳!」教皇氣得臉色漲紅,就好像看見血海深仇的對象一樣,這讓我更加不解。

「我?」我狐疑地指著自己,「我怎麼了?」

教皇像個潰堤的水庫,嘩啦嘩啦地痛哭了起來,邊哭還指著我邊吼道:「太過份了!有一個太陽還不夠,竟然還來一個!」

我仔細琢磨了下教皇的這句話,大概了解教皇崩潰的意思了。但沒經過他的確認我也不敢肯定,所以我試探性地問:「你是說……不用唸咒就可以使出治癒術?」

教皇一聽哭得更厲害了,照這樣看來,教皇崩潰的就是這點沒錯。

不過有一點讓我很好奇,眼睛轉了轉,我決定無視教皇那孩子氣的舉動,問:「所以教皇,我剛才用的三次都是初級治癒術嗎?」

教皇一聽,臉上的淚水不知何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剛才的痛哭只是一場幻覺,他瞪大雙眼、一副看到白癡的模樣看著我,這讓我有種想打人的慾望。

大概是察覺到自己的表情有多欠打,亦或是我的表情太過明顯,教皇乾笑了幾聲,這才正色道:「妳剛才丟的三次,分別是初級、中級跟高級的治癒術。」

不是吧?這樣就給我學會啦?我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教皇,卻被他翻了個白眼。

「妳那什麼表情啊?我才想對光明神吶喊怎麼可能勒!」教皇沒好氣地吼道。

我乾笑著摸摸鼻子,好吧,總之現在已經確定我有聖光,而且還不小心學會了治癒術,還有確定我跟太陽一樣可以不用唸咒就能施展神術了。

但是太陽不用唸咒是因為他的體內有魔王的碎片,那我呢?

啊,該不會是那個吧?一定是那個!傳說中的勇者的特權!

……好吧,我想是沒有那種東西的,至於我為什麼可以不用唸咒就能施展這種事情就姑且不談了,因為現階段不管怎麼看,我都無法得出真正的原因。

我看著教皇拿出了一本書,他邊翻開邊說:「好啦!妳要學的可不止治癒術,我們開始吧。」

點點頭,神術的修練,正式開始。

 

和學習劍術一樣,這次又花了將近四小時的時間,再次敵不過我的肚子,我又倒了。

「死老頭,我要吃飯啦吃飯!」我有氣無力的說,身體早已攤坐在椅子上,連根指頭都不想動。

「真沒想到妳竟然學得這麼快……」教皇一邊低喃著,一邊從抽屜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蛋糕和紅茶遞給我。

「嗚喔喔喔喔!」

我立刻拿起蛋糕吃了起來,狼吞虎嚥的像是好幾天沒吃飯一樣,看得教皇忍不住叮嚀道:「吃慢點。」

我乖乖的放慢速度,吃完一個蛋糕,教皇又遞給我一個;喝完一杯紅茶,教皇又倒了一杯給我。

「泥素個好人!」我口齒不清的說,因為我的嘴巴塞滿了蛋糕。

……吃東西不要說話。」教皇無奈地嘆了口氣。

吃飽喝足後,我高興的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謝謝招待!」我笑看著教皇,卻也在看到教皇不知何時又翻起他的百寶抽屜而僵住了。

地上早已被教皇的垃圾所淹沒,我無言地看著地上的垃圾。「你在幹麻?」

「找東西。」

我額爆青筋,「我知道。」你當我目睛青暝(台:眼睛瞎了)啊?

頭連抬都沒抬,教皇依舊翻著他的白寶抽屜,嘴裡卻不忘回道:「知道還問?」

額上的青筋乘二,我笑著說:「死、老、頭──」

打了個冷顫,教皇猛地抬起頭看著我。

「你說,你在幹麻啊?」我一臉燦笑地看著教皇,這讓他露出一臉的驚恐。

「找、找東西啊!」

額上的青筋再乘以二,我從牙縫裡擠出「我知道」這三個字。

「知、知道還問?」

啪!

一條名為「理智」的線斷了,我沉下臉來,越過重重的難關……不是,是垃圾。越過重重的垃圾,來到教皇面前,一把抓起教皇的衣領拉到我面前,冷冷地問:「你是故意的?」

教皇驚恐的搖搖頭。

放開抓著教皇的手,我皺著眉頭,又問:「你到底在找什麼?」

聞言,教皇忘卻恐懼,說了句:「等一下。」便又開始翻起他的百寶抽屜。

我看著教皇被越堆越高的垃圾給淹沒,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不是,是一個轉身開門就走。

「啊──」

門剛關上,就聽到教皇的慘叫聲,大概是真的被自己的垃圾堆給淹沒了吧?我為教皇默哀一秒。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我看著教皇辦公室的門,突地笑了起來。

「但我不會。」

轉過身去,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從口袋裡拿出剛才從教皇的垃圾堆裡拿出來的十字項鍊看了看。

項鍊是銀製的,上面有著用翠綠寶石雕做出來的藤蔓環繞著,是個與教皇先前給我的戒指有些類似的項鍊。

對了!戒指!也難怪我會覺得很眼熟,還順手把它拿了出來……想不到我竟然會做出這種順手牽羊的事,難道我墮落了嗎?

「算了,反正明天也要去找他。」我看著手中的項鍊,突然有種想把它戴上的衝動。

「嗯……就戴到明天還給死老頭為止吧!」思至此,我就把項鍊拿起,準備戴上。

「慢著!」

教皇的一聲怒吼嚇了我一跳,拿著項鍊的手反射性地放開,掉落的項鍊就這麼自然地掛在我的脖子上。

「慘了!」教皇一臉慘白的看著我。

「什麼慘了?」我皺著眉頭看著教皇,沒好氣的說:「死老頭,你沒事嚇我幹麻?」

「妳……」

在此說明一下,不是教皇只吐出這麼一個單音節,而是……那是我被黑暗吞噬前,聽到的最後一個字。

該死!光明神,祢一定要在我第一次犯罪後不到三分鐘就給我懲罰嗎?

……

對不起我錯了,請用您的仁慈來原諒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