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點,我準時出現在審判的房門外。

突然很慶幸昨天先叫太陽帶我逛逛神殿認認路,今天才能毫不費吹灰之力就來到審判的房門外。

至於為什麼要站在審判的房門外……你!不要以為我要偷窺什麼的,老子我是男的、男的!混帳東西!

昨天就說過了,我會迷路啊迷路!我昨天才剛把神殿給混熟,但那是神殿,不是葉芽城,廣場在哪?我哪知道啊!

站在這裡的時間沒有太久,我就看到審判的房門被打了開來。我看著審判走出房門,視線在跟我對上的下一秒,他明顯愣了一下。

「我不是叫你去廣場?」

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燦笑著說:「我不認得路。」

親愛的審判,你以為我是葉芽城的居民嗎?葉芽城是我家後院嗎?搞清楚,要是我是葉芽城的居民,我就會高高興興的來參加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的候選人,打敗格里西亞和羅蘭,成為現任的太陽騎士長!

慢著!這聽起來還挺不賴的,這樣太陽就可以去當魔王,等著我去消滅他了!

呃,原來我看太陽不爽嗎?竟然想消滅他?虧我還說他是我的神……不不不,他確實是我的神,所以我還是把這念頭給忘掉好了。

不對,只不過是幻想又有什麼關係?誰不會做白日夢啊?要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回到那個時候,我又不是光明神!

審判的嘴角明顯上揚了些,我表面上仍笑著,內心卻愣了愣。

敢情審判是喜歡太陽?不會要我做備胎吧?

靠!我是男人啊!

不對,我現在確實是男人……

靠!不要在胡思亂想了!越想越可怕啊!我忍住內心的恐懼,穩著身子不讓他顫抖。

「走吧。」審判拿著他的劍朝我走過來,見我兩手空空,又問:「你的劍呢?」

「教皇沒給我。」我邊說邊在心裡怒罵著教皇。

死老頭,不給我劍還叫審判把我丟到城外是吧?很好!我記住了,你就等著向光明神懺悔吧!

聞言,審判又走回房間,拿了一把劍給我。

「先用這把吧。」

我接過劍,內心卻充滿了感激。

審判,其實你是個好人!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你審判完罪人會衝到廁所去吐,然後拿太陽遞給你的手帕清水和板凳來用,還會準備甜點看著太陽享用,但我不知道你竟然這麼的善良,竟然這麼關心我的生命安危,還將你的劍借給我!

哪像教皇那個死老頭,打開他的百寶抽屜,卻只翻出了這個能讓我變回男兒身的戒指!雖然能變回男生我很高興,但被丟到城外卻連一把武器都沒有就不高興了。

所以審判,娶我吧!不對,我是男的啊!不能娶我,不能不能絕對不能!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教皇你個死老頭,你、死、定、了!

「謝謝。」

「反正時間還早,我先帶你去認識葉芽城。」審判邊說邊逕自走去。

嗚喔喔喔喔!審判我愛你!雖然你是男的我不能娶你,但我還是愛你啊!

我高興的跟在審判後面,嘴裡還哼著歌。審判的臉上先是一臉的無奈,隨即掛上淡淡的微笑。

花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逛完了葉芽城,還認識了粉紅。

審判帶我去找粉紅著實嚇了她一跳,畢竟有跟她勾結……不是,是會去找她的只有太陽嘛!

據審判的說法是:「她是受到光明神殿監視的不死巫妖,所以順便來看她有沒有做什麼壞事。」

據雷瑟的說法是:「要是以後你跟太陽很要好,每天跟他跑上跑下的,記得在看到他來這裡搞鬼的時候跟我報備一聲。」

然後,我花了一分鐘和粉紅成為非常要好的朋友。

嗯?你問我交朋友怎麼可能只花一分鐘?我不過是把剛才去認路的途中買來的棒棒糖給她而已,絕對不是因為審判說要帶我來找她而買的喔!

離開粉紅的家後,審判就帶我到城外一個人煙稀少的空地,開始今天的訓練。

第一次拿劍,老實說我有點興奮,但興奮之餘還不忘將注意力放在審判身上,畢竟他是老師,不曉得他要怎麼教我?

但出乎預料的,審判在見我站好後,二話不說就用手中的劍朝我快速地揮來。本來就直盯著審判看的我往旁邊驚險一閃,看著停在我臉旁的劍身在太陽的照耀之下閃閃發光,我艱難地吞了口口水。

不是吧,直接來嗎?

沒有給我多餘的時間細想,審判的手一使力,劍便毫不猶豫地朝我的腦袋揮來。我「靠」了一聲,反射性地後空翻了幾圈,接著抽出手中的劍,劍鞘一丟,拿起劍便擋下審判的下一波攻擊。

審判的力氣很大,這讓我擋得有些吃力,額頭也冒出了些許冷汗。

不行,光靠力氣我一定贏不了審判!

使出吃奶的力氣將審判擊退,我趁著審判尚未站穩腳步,穩住我的心緒、站穩我的腳步,比起剛才被審判突襲,現在的我就冷靜許多。

我也沒想到審判會一聲不響的就攻過來,不過想想在戰場上也沒有敵人會告訴你什麼時候攻來,審判的這項舉動又顯得情有可原。

以前也打了不少架,打架這種事不是光有力氣就行,有時候還是要靠點技巧。我想劍術也是一樣的吧?現在的情況和以往的打架唯一的差別就在於手上多了把武器。

話雖如此,但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用劍,想要我靠技巧打贏也未免太強人所難了。

不過沒關係,這種時候就是要靠專注與冷靜。

莫急、莫慌、莫害怕,這三個準則在任何情況下都很好用。我舜也不舜地直盯著審判看,卻見他嘴角勾起一抹讚賞的笑。

「反應不錯。」審判說,黑眸卻直盯著我,但我只是直視著他,沒有做任何表態,這讓審判眼中閃過更多的讚賞。

不是我不理審判,而是現在的我正處在高度專注的情況下,審判的聲音根本傳不進我耳裡,我連他有說話都不知道了,又怎麼會去回應他呢?

審判也不再廢話,快速地朝我衝了過來,劍身還夾帶著強烈的劍氣,我皺著眉頭暗叫不妙,現在的我還沒辦法接下這種攻擊。

看著審判的身影離我越來越近,我的腦袋也在不斷地運轉著,就算我往旁邊躲,也會被他的劍氣所傷,難道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我看了眼手中的劍,劍身在太陽的照耀之下反射的刺眼,突然有道念頭一閃而過,反正審判一定不會砍死我,頂多半死不活,那我不如賭一賭?

思緒快速地運轉著,我很快地分析出審判突然開始攻擊我的意義,我想他是在測試我吧。

既然是測試,那他自然會有所分寸,就算他真的會砍我,也絕對不會把我砍死,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這樣畏畏縮縮?

想要在這個世界存活,對我來說,劍術是最基本的能力,我也很好奇在沒有學習過的情況下,我可以和審判對打到什麼程度,哪怕他其實沒有使出全力。

就算審判沒有使出全力,他也一定可以知道我和他的程度差距。以審判為目標應該不為過吧?

握著劍的手緊了緊,我再次看向審判手中的劍,包覆住劍身的劍氣看起來森冷可怕,我眼一瞇,握著劍的手也跟著抬起,而這樣的舉動讓審判驚訝了一下,但卻沒有讓他攻來的動作有所遲疑。

我站在原地,劍直直地指著審判,我在審判的劍離我的劍不到五公分的時候,順著他的劍氣將劍刺進去,接著輕輕一轉,巧妙的改變審判攻擊的軌跡,緊接著用力一揮,我將審判的攻勢給徹底瓦解。

審判收手看了下自己的手,才看向我,狐疑地問:「你有學過劍術?」

我搖了搖頭,「沒有。」

「是嗎?」審判若有所思地看了我好一會,臉上的笑容又加大了些。

我說審判,你不是不會笑的嗎?還是你就是看準這個地方沒人所以才一直笑?你這樣看得我是膽戰心驚,很可怕的你知不知道啊!

「你拿劍的姿勢很漂亮。」

審判的話讓我愣了一下,我拿劍的姿勢很漂亮?但……「我是學你的耶!」

我的回答讓審判一愣,但我拿劍的姿勢確實是學審判,就在他攻擊我之前,我就在觀察他拿劍的姿勢了,只是沒想到他會突然攻過來,嚇了我一跳,好險因為常常打架,我的反應還算滿快的,這才得以閃過他的攻擊。

「真有趣。」審判的笑容又有加大的趨勢,這讓我冒出了些許冷汗。

不知道審判所說的「有趣」是怎麼個有趣法?不會對我產生興趣,然後開始對我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吧?

不對,他是誰?他是雷瑟‧審判耶!我把他當成什麼人了啊?竟然這樣說他……

咳!只能說,審判,你知道的,我剛剛什麼都沒有想,反正你也不知道,千萬不要突然來整我啊!

再次舉起劍,審判的笑容顯得有些燦爛。

「繼續吧。」

和審判就這麼對練了四個小時,我的肚子終於忍不住「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好餓啊──」我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手來回撫摸著我的肚子。

審判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他邊朝我走過來邊說:「今天就到這裡吧。回去吃飽飯後去找教皇。」

「找教皇?找教皇幹麻?」我不解地看著審判,抓著他伸過來的手,順著他的力量站了起來。

噢!我真的好餓!我覺得世界都在旋轉,怎麼會這樣?天啊!審判,你的臉都變成一圈一圈的了,你真的是審判嗎?

不,我是開玩笑的,我是很餓沒錯,但沒這麼誇張,只不過是餓得手在抖個不停而已,沒什麼啦!

……不,這根本就是很大的問題嘛!

「教皇要教你神術。」審判看著我拍好屁股上的塵土後,便朝城裡走去。「你很厲害,練了四個小時,竟然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只是喊餓而已。」

我看著審判臉上明顯的表示讚賞,笑了笑。

沒辦法啊,體力好、記憶好、學習能力強、吸收快……看啊!我是多麼完美的男人,現在卻變成該死的女人!

不是我歧視女人,而是我只想當個男人啊!

啥?你說這不是歧視是什麼?等你當了十八年的男人後再變成女人,我看你說不說得出這種話!

「學習的速度也快,看來我很快就會教出一個高手了。」審判笑看著我,臉上的表情清楚的表示他的心情愉悅。

哎呀!審判,你臉上寫著的「我好期待。」會讓我怕怕啊!你是打算等我全部都學會後要開始每天不知幾小時的對打,美其名「訓練」嗎?但我只想找我的紅茶喝啊!

不過沒關係,我絕對會告訴你一杯紅茶可以換取十分鐘的對練時間的!

「承蒙誇獎!」我一臉臭屁的笑看著審判,看得審判是無奈地搖頭。

回到神殿,我們直接來到餐廳。一進餐廳,就看見其他十二聖騎士。

當然,我還是沒有看到白雲。但是沒關係,看白雲這件事對現在的我而言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我真的好餓,餓到說我前胸貼後背都不誇張!我要吃飯、吃飯啦!

所有人皆一臉古怪地看著我,最後是暴風忍不住開口問:「我說音森,你怎麼一副沒事的樣子?」

誰說我沒事的?你沒看到我餓得手一直抖嗎?啊!這情況可能連筷子都拿不穩,誰可以來餵我?

不,一個大男人被其他男人餵,這畫面能看嗎?

不,不對,這對那些思想邪惡的傢伙或許是個養眼的畫面……嘖!那不是重點啦!

「暴風兄弟莫非是希望音森受到光明神嚴厲的懲罰?」我再次展開太陽騎士式笑容笑看著暴風,心裡卻不斷重複著「我要吃飯啦!」。

但我比較想不說話,因為我要吃飯啊!喂!你們!十二個人,扣除掉站在我旁邊的審判,難道都沒有人看到我的手抖得跟什麼一樣嗎?不要跟我說話啦!

至於為什麼他們已經知道我用太陽語只是學太陽的,但我現在卻還要用太陽語說話呢?很簡單,因為這麼多年的生活都無法讓他們習慣太陽語,想要他們閉嘴,用太陽語說話不是要來得快多了?

但顯然我這次失算了,因為暴風意識到自己說錯話,趕緊慌忙地解釋道:「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跟審判出去,卻像是出去逛街似的。」太陽難得沒有用他那太陽騎士式的說話方式說話,因為現在的餐廳只有十二聖騎士在嘛!

但是太陽,你臉上的惋惜是怎麼回事?我的身上連點擦傷都沒有讓你覺得可惜嗎?你就這麼想看我受傷嗎?還是說你很想幫我治療?不是吧!這種想法太可怕了,就當做是前者好了,所以你是因為教皇把我丟給你而對我懷恨在心是嗎?原來聖殿騎士之首的太陽騎士長心胸這麼狹隘嗎?

「音森很厲害,再過幾天就可以結束訓練了。」審判邊說邊坐了下來,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此話一出,所有人明顯倒抽一口氣。

哎呀!各位這麼驚訝幹麻?你們這樣會害我不好意思啦!誰叫我是天才呢?哈哈!哈哈哈哈!

咳!抱歉,我失態了,你們知道的,當人餓到一個極致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就像我現在這樣……雖然我只是在心裡做。

太陽看了我一眼,才開口道:「找完教皇後來找我。」

我看著太陽,嘴角卻有些抽搐。

你們就這樣佔用我一天的時間,這樣對嗎?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你們不嫌煩,我都嫌煩了!

……靠!背起台詞來了,搞屁啊?

不過我也不能說什麼,當初可是直接拜託太陽教我魔法的,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

但重點是,太陽,你又不是真正的魔法師,施法都不用念咒的,你真的有把握能教會我嗎?你難道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嗎?我以為你知道,只是隨口答應我的耶!

啊算了!反正去試試不就知道了?那種事情到時候在說啦!我現在很餓啊!吃飯!我要吃飯啦!

還有你們,太可惡了!我強是天賦啊!我只不過把我的天賦秀出來,你們幹麻接二連三的來找我?不能因為我是天才就要我當你們的徒弟啊!就這麼想要個優秀徒弟好跟人家誇耀嗎?但也沒什麼好誇的啊!還是你們是老頭子,沒事做只好跟人家閒聊,有我這個徒弟你們才有話好講?可你們才二十幾歲不是嗎?

不對,死老頭都已經被叫死老頭了,他確實是老頭子沒錯……嘖!這不是重點啦!

該死!我什麼時候才能休閒一下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劍術、神術、魔法……敢情你們是想把我培養成大魔王,所以才全部都教我?

啊!該不會是那個!知道未來將會有魔王出現,所以要先培養一個超強勇者好在魔王出現時在第一時間將他消滅掉!

……怎麼原來《吾命騎士》是個勇者與魔王的故事嗎?那公主呢?有沒有公主好讓我救?先說好,沒有美麗的公主好讓我帶回家,我就不幹喔!

不對,一定是因為我太餓了!沒錯!就是這樣啦!餓昏頭了才會想到這些有的沒的,哈哈!哈哈哈!我才不是什麼勇者,我只是……只是……

快餓死的新人騎士……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