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郝音森!」

緩緩睜開眼,赫然發現我躺在一個柔軟的白色沙發上。

「你醒了嗎?」

我轉頭看向我的正對面,一個有著一頭橘色大波浪的及腰長髮和褐色眼瞳,身上穿的紅色洋裝長至大腿,誘人的身材展露無疑,雪白的大腿就這麼大刺刺的放在我眼前的女人……

只可惜,我對這種看起來就很X蕩的女人沒興趣。

「妳是誰?」我坐起身,卻見一具屍體遞了杯紅茶給我,這讓我不小心靠了一聲。

「妳是死靈法師?」

「嗯。」女人笑的甜美,「我叫倩奏,倩碧的倩,演奏的奏。」

……妳是用倩碧的護膚產品,皮膚才保養的這麼好嗎?

靠!我是個男人耶!身為一個男人,竟然會羨慕她皮膚好?難道我終於被同化了嗎?不──快快還我男兒身啊啊啊啊啊!

「欠揍,找我有什麼事?不對,這裡是哪裡?」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倩奏。

對於她的名字我感同身受,所以不會有恥笑她的念頭。至於為什麼要唸錯她的名字嘛……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她很欠揍啊!

「我是被封印在你身上那條十字架裡的死靈法師,只要戴上那條項鍊,封印就會解除。」倩奏笑看著我解釋道,我也因為她說的話而低頭看向胸前的十字架項鍊,似藤蔓的翠綠寶石早已不在。

難道那個就是封印?

似乎是看出我的猜測,倩奏很快地便開口證實了我的假設:「那個像藤蔓一樣的翠綠色寶石就是封印我的石頭。」

「然後呢?」我又看向倩奏。

靠!為什麼我一直覺得這傢伙很欠揍啊?手好癢……喂!欠揍,我可以打妳嗎?

是說……不對啊!御我大的《吾命騎士》裡死靈法師只有三個啊!難道是因為我的出現,毀壞了這部大作?

想到這,我的臉色不經變得有些慘白。

光明神啊!祢這麼做就不對了!祢這不是在整我,而是在整御我大啊!祢不能這麼做祢知道嗎?這是不對的不對的!光明神我警告祢,祢要是敢讓御我大身敗名裂、讓讀者們哭泣,就算是光明神我郝音森也絕對不會放過祢的!

「還有一件事,」倩奏的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原著裡並沒有我這個角色,但你畢竟是我送來的,我有義務要跟你聯絡。」

我點點頭,她剛剛好像說了什麼驚人的消息……慢著!我是她送來的?

我額爆青筋,將手中那裝了紅茶的杯子……喝完然後朝倩奏丟了過去。

倩奏一時反應不及,直接被我丟過去的杯子打中額頭。她吃痛的摸著被打疼的頭,哀怨的看著我問:「為什麼丟我?」

因為妳很欠揍啊!

「妳說是妳把我送來的?」我面無表情的接過屍體……叫男傭好了。接過男傭遞來的紅茶喝了幾口。

「因為我看你好像很喜歡這部小說啊!」倩奏一臉小媳婦受委屈的樣子看著我,搞得我好像惡婆婆一樣……靠!是惡公公啦!是公公!

「為什麼妳能送我來這裡?」我問。

「因為人家是穿越之神嘛……」倩奏嘟著小嘴說。

「那為什麼要送我過來?」我又問。

「因為人家想讓你高興。」倩奏的臉似乎有些微的泛紅。

「為什麼?」我再問。

「因為……人家喜歡你……」

倩奏的聲音越來越小,卻足夠讓我額爆青筋,沒好氣的吼著:「那妳幹麻把我變成女人?」

眼角泛著淚光,倩奏哽咽的說:「因、因為……人家不要你被別人搶走嘛!」

青筋乘二,我再次沒好氣的吼著:「妳白痴啊?神殿裡的騎士都是男的!」

「祭司是女的啊!」倩奏也不甘示弱的回著。

「靠!哪天我要是喜歡上男人妳就完了!」我惡狠狠的瞪了倩奏一眼,卻見她一臉的呆愣。

「不會吧?」

倩奏的反應讓我忍不住笑了笑,「難說喔。」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她下一句的威力竟強到讓我差點吐血。

「那,你就成為雙性戀好了!」倩奏一臉高興的說。

看著倩奏笑的一臉甜蜜,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柔聲道:「倩、奏。」

「什、什麼事?」倩奏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我,說真的,倩奏一反先前的X蕩,變得一副清純的少女……靠!為什麼我卻偏偏喜歡清純的傢伙?好欺負嗎?原來我是這麼變態的人嗎?可我已經變成女人了啊!

……

靠!我終於又承認了嗎?我承認我是女人了嗎?不要啊啊啊啊啊!我只想做個好人啊!不是,是做個男人啊!

咳!似乎扯遠了。

「妳現在的身體是屍體吧?」

「是、是的。」

「很好!」我滿意的笑了。

「咦?」倩奏呆愣的看著我。

各位朋友請不要誤會,我絕對不是要X屍……不對,像我這種正人君子又怎麼會強X人呢?呃,又錯了,她是屍體。

嗯,似乎又扯遠了。

總之,我只是想──

我看著變成焦炭般的倩奏,笑著說:「這是給妳的小小報復,妳就帶著妳的懺悔去找光明神吧!」

我冷哼了一聲,然後轉身準備離去,但前腳才剛跨出一步,我的身體就僵住了。

「慘了,忘記問她要怎麼出去了!」

既然她現在昏迷不醒,不知道要怎麼出去的我自然就只能等她醒來了。我悠閒地喝著男傭遞來給我的紅茶,還不忘吃幾口男傭端來給我的蛋糕。

然而等待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從最初的耐心等候,到現在的翹著二郎腿、一手支著下巴,臉上還明顯透著不耐,腳還不停地抖動著,我額爆青筋,再也等不下去地站起身。

看了看地上躺著的焦屍,這女人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要醒來啊?

我忍住想踹她的衝動,決定來個探險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站起身,先是看了看男傭,不知道他對我有沒有威脅性?不過那女人既然喜歡我,應該就不會搞些對我有害的東西……吧?

「我可以去晃晃嗎?」我試探性地問了一下,因為沒聽他開口說過話,我還真不知道他到底聽不聽得懂我說的話。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朝我點頭表示同意,由此可見他是聽得懂我說的話的,但……

我比較想知道他為什麼不說話。

難道是啞巴嗎?我狐疑地看了看男傭,但隨即又將這個問題拋諸腦後。

無所謂,知道他會不會說話這件事沒有比知道怎麼出去這件事重要,我站起身看了看四周,這裡就只是個看起來頗大間的房子。

既然是房子,就應該有大門。有大門,就有出口。

我開始四處亂走,先是來到了廚房,然後來到了浴室,接著來到了疑似男傭的房間,然後是乾淨整齊的空房……

不忍說,男傭的房間跟那間空房實在是別無兩樣,乾淨整齊的像沒人住一樣,要不是男傭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快速地將房門給關上,我還真不知道那是他房間。

最重要的是區區一個死亡領主竟然還會對別人看他的房間這件事而感到害羞,是怎樣?你的房間裡面藏滿了A書怕我看到啊?

空房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一些基本的家具,但一塵不染的讓人看得出平時有在用心打掃,倒也不會顯得冷清。

但是這些都不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啊!出口!我要找的是出口!出口到底在哪裡啊!

這間房子看起來很大,但其實也沒有很大,不過幾間房加客廳、廚房、浴室……等,就差不多全部看完了。

難道真要等那女人醒來,我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嘴角抽搐地看著眼前這最後一間房門,內心卻在不斷祈求著這是出口,因為這間房門已經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抬手握住了門把,我將門給打了開來,但接下了的事情卻在一瞬間發生,讓我措手不及、差點體會二次死亡──

媲美土石流的紙張在我開門的下一秒沖洩下來,在一瞬間就將我給掩埋,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那堆紙張爬了出來,卻在看清紙張的內容而嘴角抽搐。

是照片,滿滿的照片,最重要的是……

那是我的照片。

幹!到底是哪個變態狂,收集了我這麼多的照片?不對,這些照片看起來就是偷拍的,這到底是什麼時候被拍的、怎麼拍的啊?

還有,為什麼這個房間塞滿了我的照片?這量多到我一開門就像土石流衝出來一樣,很恐怖耶!

差點以為我又要死了,這房間到底是幹麻用的啦!

身後在這時出現了腳步身,我轉過頭去,只見男傭面無表情地站在我後方。

「喂!我說你,這房間是幹什麼用的?」我嘴角抽搐地指著前方的房間,也就是這個放滿我偷拍照的房間,雖然不期望男傭會回答我這個問題,但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然而依舊出乎意料,他開口了:「這是主人的房間,這些是主人的收藏。」

男傭的聲音很好聽,說出的話卻讓我渾身顫抖,幹!倩奏那女人原來是個變態跟蹤偷窺狂嗎?

啊,是說男傭開口說話了,「原來你還是會說話啊?」

我狐疑地看著男傭,他點了點頭,「那你為什麼都不怎麼開口說話?」

既然都會說話,而且聲音也很好聽,為什麼他卻老是像個啞巴似的呢?我有些好奇地看著他,但他只是微歪了歪頭。

「沒必要。」

……好一個沒必要。

懶得在跟他說話,我擺了擺手,要他幫我處理倩奏的房間。他也不介意,很快地便開始動手整理了起來,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禁讓我想起了太陽和羅蘭。

記得太陽去粉紅家看到羅蘭的時候,他也在打掃清理……怎麼原來死亡領主都是清潔工嗎?

不過說真的,這東西說到底也是我弄亂的,就這樣交給他整理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我還是決定幫忙整理了。

但是越整理我就越覺得毛骨悚然,看著滿滿的我的照片,幹!我還沒自戀到需要這樣一直看著自己的照片的地步好嗎?

但是這些照片幾乎都是前世的我的照片,看著看著不禁也有點懷念,甚至在這些照片中看到了家人與朋友,這讓我忍不住停下了動作。

不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

我看著照片中的他們呆愣了許久,才又開始整理的動作。

然而越看我就越整理不下去,只因為那些照片山裡不止我十幾歲的照片,連小時候的照片都有,倩奏這傢伙到底是有多欠揍啊?竟然連我小時候的照片都有!

而且就這樣大略看了一下,這些照片應該都是別人拍的吧?她到底是自己拍的還是找人拍的啊?為什麼連我小時候的照片都有?

倩奏說過她是穿越之神,所以我想這些照片大概是她自己拍的,畢竟有些照片的角度看起來不像是正常人能拍的,但重點是……

竟然從我小時候開始就一直偷拍我,倩奏,妳到底是有多變態啊?

不敢再看下去,我將那些照片山丟給男傭處理,便回到了客廳繼續品嘗男傭泡的紅茶。

不忍說男傭泡得紅茶真的很好喝,夠香夠甜夠合我的胃口,這讓我的心情是非常愉悅。

但一壺紅茶很快地又被我給喝完了,而男傭似乎仍在整理倩奏的房間,等待讓我越來越不耐煩,我看著仍舊躺在地上的倩奏,先是忍耐了好一會兒,最後終於忍不住地,我起身走到她面前,起腳狠狠朝她踹了下去。

對於踹這種變態我毫無愧疚感可言,但讓我傻眼的卻是她毫無反應,靠!我剛剛明明就踹得很大力,怎麼沒醒?

猶豫了好一會,我決定再踹一下,這次踹下去的力道我很確定夠大力,但……

她還是沒反應。

幹!難道神是沒有知覺的傢伙?我都踹這麼大力了竟然還沒反應,該不會就這麼簡單被我給電死了吧?

不不不,她是誰?她可是神耶!神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死了,一定是因為我的力道還不夠大力。

我起腳又朝她身上踹了幾下,卻仍看不到她有任何反應,靠!不會真的死了吧?

不,不可能,就算她只是穿越之神,但她還是神!不是說神都有什麼不死之軀的嗎?相信她也是一樣的,只是我踹得力道真的太小力了,所以才叫不醒她,沒錯,一定是這樣!

我使盡吃奶的力氣,用力地又踹她幾下,但她還是毫無反應。我就這麼又踢又踹的好一陣子,直到我累了、沒力了,我這才停下動作,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媽,我第一次覺得,神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過這個可怕有點不同,不是會讓我害怕到全身顫抖不止的那種,而是──

會讓我額爆青筋想殺掉的那種。

我第一次這麼想殺掉一個人,只可惜倩奏也不算是個人,噢!踹得我好累,我還是休息一下好了。

我疲憊地撐著頭,卻在這時聞到紅茶的香味,我抬頭看著不知何時站在我眼前的男傭,「我說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不會從我踹你主人的時候就在了吧?

呃,我現在是不是應該要有點危機意識才對?踹一個神,還是帶著死亡領主的神,現在這位神昏迷不醒,所以是她的死亡領主要來把我幹掉?

靠!我還沒學魔法,劍也不在身上,不管怎麼看先死的都是我啊!

不不不,說不定他是剛來的,所以我到剛才為止做的事情他都沒看見。沒錯!一定是這樣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把希望放在另一位神身上行不行?

男傭沒有說話,他默默地將手上端著的紅茶遞到我眼前,這讓我愣了一下。

說起來,我剛才確實聞到了紅茶的香味,原來他是泡紅茶給我喝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杯子,對他露出了微笑,「謝謝。」

他也朝我露出了微笑,雖然是具屍體,卻還是很好看。

由此可以證明,不是所有的死亡領主都是壞人,因為我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好領主。

「您想要叫醒主人嗎?」男傭突然如此問道讓我愣了一下,隨即猛地點點頭。

「你知道要怎麼叫醒她?」

男傭難得的露出不確定的表情,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這讓我喜出望外,終於有辦法叫醒這傢伙了!

「那就拜託你了!」我激動的說,見男傭點了點頭,我高興地喝起他泡的紅茶,等著看他怎麼叫醒倩奏。

男傭看著自家主人沉默了一會,隨後又用有些猶豫的表情回頭看了看我,這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為什麼……要露出猶豫的表情?

像是下定決心一般,男傭對我露出了一個抱歉的微笑,然後再次看向自家主人,他開啟了雙唇:「主人,音森大人要向您求婚了。」

對屍體的話尚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焦屍猛地跳起,還不忘大吼著:「什麼!音森要向我求婚!真的嗎?」

男傭回頭抱歉地看著我,我則仍舊一臉呆愣地看著他,隨即額上爆出了眾多青筋,只因為倩奏正因為他的那句話而高興地對我又摸又抱的,身邊一道電流一閃即逝,很快地,倩奏再次倒地不起。

「……」

「……」

我和男傭無言地對看著,最後,他替我倒了一杯紅茶。

我默默地喝著紅茶,然後抱持著最後一絲希望,我看向了男傭。

「喂,你知道怎麼讓我回去嗎?」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