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照《喇賽&催稿》留言的順序更文是因為我最近雖然有空打文卻只是暫時的,所以最近除了玩一下什麼活動以外,更文看心情~

雖然說看心情,其實是想可以的話要先把海賊vs家教完結,我會加油ㄉ

盡量(幹

*****

里包恩的問題換來眾人一陣沉默,這讓他微笑的臉有些僵硬──雖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還以為至少會有兩個自告奮勇,例如隨便就能打起來的索隆和香吉士,卻沒想到完全沒人有反應,難道他們其實並不想展現真正的實力給別人看?

難道他們認為這個世界是存有威脅的,所以要留有一手,以防後患?

這一瞬間里包恩想了很多可能性,但這些全都在下一秒被草帽一夥給推翻掉了。

「說起來,我們自己好像沒認真打過一場對吧?」香吉士看著蔚藍的天空,狠狠吸了口菸然後吐出來。

「我跟魯夫曾經認真打過一次,不過有礙事者在。」索隆指的是在威士忌山峰的時候,「而且還被阻止了。」說罷還朝娜美看了一眼,對方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地喝著飲料。

「趁這機會,魯夫,我們就來看看誰比較強怎麼樣啊?」索隆笑看著對方,臉上有著對付劍客時的野心表情。

相較於索隆的興致,魯夫的反應就有些普通了,他如平常般地笑著,隨意答道:「喔!好啊。」彷彿他們接下來不是要打架,而是去哪逛街或冒險般,聽得澤田都忍不住額冒冷汗。

眼見對戰的兩名人選都順利定下後,里包恩笑哼了聲,心情明顯變得有些愉悅。其他人也和他差不多,見終於能見識到他們的戰力不免也開始興奮起來,尤其是和兩人對戰過的幾人更是心臟劇烈跳動著,眼裡寫滿了期待。

兩人也不再廢話,一個活動筋骨,一個綁上頭巾拔出腰上的三把刀,紛紛進入戰鬥狀態。

還以為他們會準備一段時間呢,卻見兩人下一秒就打了起來,毫無預警的讓眾人傻眼。

魯夫一個橡膠機關槍使出來,對方舉起三把刀就防禦下來,但那力道還是讓他節節敗退。

一個後跳拉開距離,瞬間又起跳朝對方攻去,索隆揮舞三把刀,對方卻是一個拳頭揮來,拳頭與刀身碰撞,形成短暫的力量抗衡。

以兩人腳下為原點,半徑約五十公尺的碎地瞬間化成平地,兩人臉上掛著笑容,索隆一個龍捲風將對方捲上了天,就在眾人以為這場比劃要就此畫下句點的下一秒,卻見魯夫伸長右手朝對方打了過去。

索隆狠狠接下這拳,但那力道卻讓他的腳陷入地裡,魯夫立刻又施展起橡膠機關槍,如雨海般為數眾多的拳頭紛紛落下,讓對方陷入地裡的身體又下沉不少。

但索隆也非等閒之輩,豈會任由對方單方面攻擊?一個強力斬擊讓對方亂了攻勢,瞬間拔出自己的雙腳就朝對方跳躍而上,姿勢一擺,毫不猶豫地出手攻擊。魯夫也再次重整態勢,再次朝對方出拳,兩人對峙了會,卻是紛紛飛了出去,一連撞倒了數棵樹木。

「好、好厲害啊……」澤田呆愣地看著這場戰鬥,其他人的表情也大同小異,但這場戰鬥卻還沒有結束。

魯夫在起身的同時進入二檔,本就沒放下戒心的索隆很快就察覺到對方的轉變,嘴角一勾就朝對方飛出去的方向跑去,但進入二檔的魯夫很快就來到面前,兩人還沒回到原場地就在斷了一地的樹林裡打了起來,這一打才真讓眾人見識到他們恐怖的破壞力。

由於兩人身處樹海裡,眾人自然看不到接下來的對打,但從不斷倒下、被破壞、飛來的大樹,不難推測出兩人打鬥的激烈程度,且破壞的範圍和耗費的時間是成正比的,快速的令人髮指。

「難怪他們從不使出全力呢。」里包恩笑了笑,這要是在並盛打,恐怕整個並盛都會在瞬間被他們夷為平地也不一定。

兩人從東邊打到西邊,飛到南邊又打到北邊,方圓百里只有眾人所在的別墅沒受到波及──這還是在羅賓的阻止下才免受餘波攻擊的,她利用自身能力在眾人面前化出如城牆般巨大的大手,嚇得眾人一時看傻了眼,瞬間忘了呼吸。

兩人的持久力也非常人,從早上打到傍晚,把附近完全夷為平地後竟是突然沒了動靜,眾人還想著「難道終於分出勝負了」,卻見魯夫飛也似地跑了回來,後頭的索隆則一臉沒事樣地走在後頭,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聽衝回來的魯夫大喊著吃飯,眾人聽了差點昏倒,原來是打到肚子餓了所以回來討吃的。

「看來分不出勝負呢。」里包恩笑看著索隆,後者卻只是笑哼了聲。

「打是打了,但我們可從沒認真過。」

索隆的話讓眾人一愣,澤田更是忍不住問:「你們還是沒使出全力嗎?」

「六、七成左右吧。」知道對女人才特別體貼的香吉士不會替自己盛裝飲料,他自己隨手拿起擺放一旁的杯子,替自己倒了杯涼飲。

六、七成也能打成這樣,眾人不禁冒出冷汗來了,眾人都還在猜想兩人要是使出全力對打附近又是什麼慘況,就聽索隆笑著說:「要是使出全力了,大概整座山都要沒了吧。」眾人只覺背脊一涼,什麼話都說不出了。

「然後呢?」香吉士點了根菸吸了一口,在吐出的下一秒看向里包恩,「我猜你只是想看看我們的最強戰力究竟到何種程度,現在你也看到了,接下來呢?」

香吉士一語戳破對方的目的,卻不見對方有任何微笑以外的表情,里包恩也只是基於好奇才拜託他們進行這場對戰的,至於下一步……

「我只是好奇罷了,不如接下來就幫你們找找看有沒有回去的辦法,如何?」

里包恩的話讓草帽一夥人愣了會,騙人布更是直接激動地問:「你有辦法?」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但既然能過來就總有辦法能回去,至於能不能找到辦法這點我無法保證,但我會盡我所能的幫助你們。」里包恩雖然臉上仍掛著往常的微笑,這話卻是說得相當真切。

先不說他們在這個世界根本就是種極度危險的存在,光就魯夫的個性就夠他受不了了,更何況不受子彈威脅的可不只魯夫一人,要管束眼前這群海賊可不是件簡單的差事。

「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也儘管跟我開口唷!」迪諾笑得燦爛,一旁的瓦利亞雖然沒說什麼,臉上表情卻明顯透著與他相同的訊息。

「是嗎?先說好,我們可不會客氣的哦。」索隆笑著,卻狂野的讓眾人忍不住冒出冷汗。

*****

故意沒寫兩人使出全力,實在是因為這兩人實際打起來到底誰會贏我也很難拿捏(照理說應該是魯夫辣,畢竟是船長而且Boss都交給他打)

反正就寫爽的,所以就這樣ㄅ(幹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