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食堂,裡面已有不少人在裡面。一見到我們進去,所有人皆一致的停下動作,臉上紛紛露出吃驚的表情。

一路上,我一直觀察太陽,後來也跟著他一起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再加上現在的我也是金髮藍眼,我想他們吃驚的大概就是這點吧?

因為突然出現兩名太陽騎士,身高差不多、體格差不多,同樣是金髮藍眼,臉上也同樣掛著太陽般的笑容。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真正的太陽騎士頭髮是長的,而我的頭髮是短的。

真可惜,要是教皇的這個戒指能夠變換造型,我就可以把自己搞得跟太陽一樣,然後就可以玩個雙胞胎戲碼了。

想到這,我忍不住嘆了口氣。當然,是在心裡嘆氣。

「各位兄弟,是否是因為太陽聽不見光明神的耳語,所以你們才想提醒太陽光明神的教誨?」

你們一直盯著我們看幹麻?

「還是各位兄弟覺得音森的出現,是光明神美麗的錯誤?」

因為我長的很像太陽?

所有人一致的搖著頭,然後轉回去繼續吃著自己的晚餐。

太陽看了我一眼,小聲的說:「學得倒挺快的嘛……」

我也不害臊,燦笑著回道:「還好啦。」

哎呀!我沒說我最擅長的就是學習嗎?雖然我不確定這個學習有沒有包含神術、劍術和魔法啦!但這種只是學怎麼笑和說話的事情我是百分之兩百絕對學得會的啦!

不用太羨慕我,因為就算你來拜我為師我也會毫不猶豫的直接一腳把你踹出去!

請不要說我無情,因為你這傢伙剛才竟然笑我迷路的事情!要知道就算是你來到這種陌生的環境也是會迷路的!神殿這麼大,我就不相信你遇得到人!

其實笑我是小事,我是個心胸寬大的男人,自然是不會跟你計較這種事情,但你笑得前翻後仰的還把手上的飲料食物倒出來看得我實在很不爽!

你,很高興嘛?既然都這麼高興了,我就順便告訴你吧!心存雜念是無法好好學習的,就算你來了也會因為外面的一隻雁子飛過而分心,老夫我不收你這徒弟。

「啊!太陽,這裡!」

我們轉頭看向正朝我們……不對,他剛剛就已經喊太陽了,所以是朝太陽揮手的綠葉,太陽自然是毫不猶豫地朝綠葉走過去,而我則是緊跟在太陽身後。走過去才發現,十二聖騎士的溫暖好人派全在這裡。

不,我沒看到白雲。

「太陽,他是……」綠葉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親愛的綠葉,其實我們今天早上就見過面了喔!我在心裡冷笑著。

我是不會忘記今天早上的事情的!當時的你竟然丟下我一人在教皇辦公室,天曉得他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畢竟一個六十好幾卻喜歡用小孩子外貌的老頭,誰也不能保證這種人的心思是否充滿神聖。

……搞得好像死老頭是變態一樣,死老頭抱歉啦!我不是故意要損你的名譽,不過就我看來你也沒什麼名譽,應該不用擔心吧?

還有,親愛的綠葉,你剛才只招呼太陽,原來你還是有看到我嗎?還是因為我一直死巴著太陽不放?不對,我又沒有拉他什麼的,所以是死跟著他走?

嘖!那不是重點啦!

「綠葉兄弟,音森是受到光明神的召喚來到此處,為光明神傳遞祂的仁慈的。太陽深感榮幸,能夠帶領音森一起見識光明神的仁慈。」

意思就是我要住在這裡,而我這個麻煩被教皇丟給你了是吧?我看著太陽,心裡卻是在冷笑。

反正我不會惹麻煩啦!

……應該吧。

唉!天曉得我如果真學到神術、劍術和魔法任何一種後會做出什麼豐功偉業呢?你知道嗎?不知道嘛!我都不知道了你又怎麼會知道?

不,也許光明神祂老人家知道,但那又如何呢?你碰得到光明神嗎?你能幫我向光明神祂老人家請安,順便幫我問一下我未來會做出什麼轟動全世界或全宇宙的事嗎?不能嘛!

所以啦!我這麼說也沒錯啊!所謂「計畫總趕不上變化」,就算我現在規劃好我的未來將安安分分的過日子,但誰又能保證哪天我一時心血來潮來個大鬧天宮……不是,這裡應該沒有天宮給我鬧。

重點是我不是孫悟空,不對,這也不是什麼重點……

嘖!反正就是我覺得我給的這個答案很好啦!你要是想瞧不起我就儘管來吧!我會準備好雷電的!

不,我什麼都沒說。

不過還是有一種可能啦!就是你會算命啊預知啊什麼的,所以你會嗎?會就告訴我未來的事啊!

想也知道你不會告訴我,就算你不會這些,你八成也會跟我說什麼「善哉善哉,這位施主,天機不可洩漏啊!」之類的吧?唉!我已經看破你了,回到收徒弟的話題,你說,像你這種傢伙我怎麼可能會收呢?

孩子,別再做白日夢了。

「你好,我叫綠葉。」綠葉伸出手,對我露出溫暖萬分的笑容。

我也伸出手和綠葉回握,然後笑著說:「光明神用祂那溫柔的耳語,告訴音森你們的仁慈。音森有幸見識到,都是因為光明神的仁慈。」

所有人的臉色明顯變了一下,我滿意地看著他們的表情,心裡正在偷笑。

想來一個太陽騎士就夠荼毒他們的耳朵了,現在又來一個和太陽很像、還會講太陽語的傢伙,所以正在心裡哀嚎吧?

哎呀!我絕對不是故意來這裡荼毒你們的耳朵的,實在是因為太好玩……不是,我真的什麼都沒說!

然後我和太陽就跟著溫暖好人派一起吃晚餐。沒多久,殘酷冰塊組的人也來了。

奇怪,怎麼我剛來神殿的時候都沒看到半個十二聖騎士,吃個飯就全都到齊啦?

不過真沒想到一天之內就可以見到十二聖騎士,我還真幸運啊!

不對,我還是沒看到白雲啊!

殘酷冰塊組的人一走過來就發現我了,他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太陽,最後視線全部落在他們的老大審判身上。

「太陽騎士長,他是?」審判漆黑的眼瞳直盯著我看,而我只是回他一個太陽騎士式笑容。

怕太陽跟我開口的暴風搶先回答:「他叫音森,新來的騎士。」

「音森?」審判看著我,語氣裡沒有一絲起伏。「你就是教皇叫我訓練的那個新人?」

怎麼?死老頭不是叫太陽帶我去找你嗎?怎麼他又跟你說了?他老人痴呆,忘記跟太陽交代過啊?也是啦!都這麼老了,也難怪他會把外貌維持在十幾歲,因為看鏡子的自己這麼孩子氣,心境自然會年輕許多,這樣或許多少能讓他比一般的老人家要年輕許多也說不定。

哎呀!實在不是故意要針對死老頭,但就是覺得莫名的不爽,總覺得將來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審判的話讓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誰不知道審判的訓練有多嚴格?但,為了邁向男子漢之路,我拼了!

我掛上微笑,應聲道:「是的。」

「明天早上七點到廣場等我。」

……

「等等,為什麼是廣場?」烈火一臉不解地看著審判。

沒錯!為什麼是廣場?你不怕我迷路嗎?雷瑟‧審判,不要以為你是殘酷冰塊組的大佬我就不敢動你!

不,我是真的不敢……嘖!這不是重點啦!

「教皇說把他丟到城外。」審判如是回答,而這樣的回答很成功地讓我的魂飛了。

死老頭,你是知道在不久的將來我會在心裡狂罵你,讓你的名譽掃地,所以叫審判把我丟去城外自生自滅是不是?您果然是老了,所以才可以和光明神祂老人家交流,順便讓祂透露我的未來好讓你來整我!沒錯,一定是這樣!

很好!死老頭,你死定了!

於是,晚餐就在我臉上依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眼神卻極度哀怨下一一解決了。

        ※

解決晚餐後,和大家告別的我仍舊跟著太陽跑。

說到底教皇還是把我交給太陽,所以他就算再怎麼不負責任,至少也要帶我去我的房間。

我看了下附近,確定只有我和太陽倆人後,我才開口問:「格里西亞,你要直接帶我去房間嗎?」

之所以會看附近有沒有人並不是要做什麼壞事,而是不管是真正的太陽騎士還是我這個偽太陽騎士都可以不用講太陽語。

當然,在十二聖騎士的面前我也不用再說什麼太陽語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只是裝裝樣子罷了。

「不然呢?」太陽回得有些不以為然,就好像我在問個白癡的問題。

現在問這個問題確實是有點白癡,不過也要看問的動機才對啊!

不知為何被太陽用那種有些鄙視的眼神看就莫名的火大,太陽,不要以為我把你當神你就可以這樣對我,別忘了你還欠我一筆帳!

我在心裡冷笑了聲,但最後還是決定將這些思緒拋諸腦後,正事要緊。

「格里西亞,先帶我認識一下環境好不好?」

會用問句的原因是因為太陽說不定有事要忙,例如敷面膜。儘管敷面膜不是什麼正事,但就看在太陽每次敷面膜都會有人去敲他門的份上,要是他想回去敷面膜我也不介意,反正認識環境這種事,我去拜託別人就可以了。

太陽先是看了我一眼,隨即換了個方向,我知道他是要帶我去認識環境,便趕緊跟上前去。

太陽簡單且快速地向我介紹著神殿各處,儘管如此仍花了不少時間,但卻夠我記得神殿的所有地方,這讓我在心裡又感激了下太陽。

「你全部都記住啦?」太陽狐疑地看著我,似乎是無法相信我才走一遍就記住神殿的所有地方。

他大概是想不到這世界上有人的記憶力跟他一樣好吧?但真要說起來,我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大概就是所謂的「陰錯陽差」,我才會出現在這裡。

不管我穿越的原因是什麼,對我來說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畢竟在原本的世界,我的死亡已經是既定的事實,我也不需要再想些什麼「還有機會穿越回去」的事情,因為不管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死而復生這種事情只有這個世界才有可能發生,而代價從太陽身上就看得出來……

不對,太陽的眼睛又沒瞎,頭髮一樣金光閃閃,所以現在是在故事的哪一段?還是根本沒這段?

我狐疑地看著太陽,想想我要是問這個問題一定會萌生出更多的疑問,與其這樣沒完沒了的,乾脆就不要問了,有機會在稍微打聽一下就好。

打定主意的我很自然地便把這件事拋諸腦後,我「嗯」了一聲答覆太陽的問題,但他仍一臉的不相信,這讓我有些無奈。

「我真的記住了,如果真的迷路了我會去問路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你是不是忘了你今天迷路了一天,有餓死的傾向啊?」

哪壺不開提哪壺,反正我的腦袋裡已經有神殿的路線圖了,那種事不會再發生了啦!

「安啦,我說沒問題就沒問題。」我擺了擺手,夜晚的風有些微涼,這讓我打了個冷顫。

右手的衣袖早在食堂的時候就被我扯下,因為在吃飯的過程中,我因為激怒太陽而被他放了個風刃砍,在前世常常打架的我第一時間不是叫太陽幫我治療,而是將衣袖撕下來對傷口做緊急處理。

畢竟在充滿高科技的世界活了十八年,受傷的第一個念頭自然不會是治癒術,所以我的這件衣服就這麼報廢了。

顯然太陽也察覺到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抱歉,「快點回房吧,你的衣服已經準備好了,回去趕快先洗個熱水澡暖身。」

「喔。」我搓了搓有些冰涼的手臂,乖乖地跟著太陽前往我的房間。

太陽帶著我認識環境,特地從我房間的反方向開始介紹,也因此現在的地點離我的房間其實並不遠。

因為是突然冒出來的小騎士,所以我跟一般的騎士住的地方並不一樣。我的房間離十二聖騎士很近,正確來說就在暴風的隔壁。

原本那是一間空房間,偶爾被暴風拿去堆個資料,但因為我的到來,神殿裡沒有空的房間了,便把那間房間清出來給我住。

當然,這是表面上的說法,實際上是想把我安插在十二聖騎士身邊好就近觀察,畢竟我的來歷不明,說不定本來就是想要投靠光明神殿好逃過追殺之類的。

從我需要教皇跟審判教神術和劍術……好吧,太陽的魔法勉強也加進去吧。總之就是,從這些來看,不難推斷出我完全沒有自保能力。

雖然我會打架,但如果對方用的是刀劍、魔法,就算我真這麼厲害,但如果我是被一大群人追殺,就算我能逃過一劫,大概也剩不到半條命了吧。

神殿終究是神殿,做起事來還是有一定的道理,這讓我有股莫名的安全感,我知道待在這裡,我會很安全……雖然我本身就沒什麼危險啦。

不對,說到危險,拿下戒指的我在外面遊蕩確實很危險。想到這嘴角不免一陣抽搐,我還是無法接受拿下戒指的模樣。好在教皇給了我這枚戒指,讓我還有機會恢復男兒身,這讓我在心情上有比較平復。

不管是哪種形式,只要能讓我當個男人就夠了。

而根據太陽剛才的說法,那間房間也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完畢了,所以我可以放心的住進去。

那間空房原本也不知道是誰住的,跟十二聖騎士的房間一樣,有一間專屬的浴室,就這點來看,我跟一般的騎士所住的地方真的是天差地別。

現在看來,也許我在神殿比較危險……說不定會有很多眼紅的騎士跑來整我,噢!以邁向男子漢為主,保命為輔,審判,我一定會努力學習劍術的!

在這條前往我房間的路上,勢必會先經過暴風的房間。大概是想跟暴風報備一聲,所以太陽決定先去敲暴風的房門,我則是站在後面靜靜等待。

暴風很快地就打開了房門,雖然我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但就我腿痠的程度來看,用膝蓋想也知道現在已經很晚了,這也難怪暴風會在房間,說不定他難得沒公文好改,準備要睡覺了也不一定。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就剛才吃晚飯時看到的暴風神清氣爽,我想他應該是真的沒公文要改,亦或是公文的量難得的很少,而他練就的功力讓他在極短的時間內改完,所以他對於能夠好好睡上一覺感到無比雀躍,進而讓他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

至於實際上是如何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是不會問他的。

「太陽?還有音森?」暴風不解地看著我們,「怎麼了嗎?」

「音森的房間在你隔壁,帶來跟你打聲招呼。」太陽也不多說廢話,簡短地向暴風說明。

「噢,原來那是給音森住的啊?」暴風理解的點點頭,「因為那時候在改公文,只知道有人要住那間房,卻不知道是誰。」

原來你還是有公文的嗎?所以你現在這麼輕鬆真的是因為今天的公文難得很少,所以你老早就改完了,現在準備睡覺嗎?

太陽在這時轉過頭來:「音森,你可以回去了,記得要直接洗熱水澡,知道嗎?」

太陽的話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這看似老媽的發言是怎麼回事?太陽你該不會是吃錯藥了吧?

「喂……」太陽的表情顯得有些無奈,我只好停止笑聲,臉上卻依舊掛著大大的笑容。

「格里西亞,謝謝你帶我認路,還有希歐,要是沒公文就快點去睡覺休息吧,晚安。」

我轉身回自己的房間,卻不知道我的笑容竟被倆人深深地烙印在腦海裡。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