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江紀澤的幫助,所以這一個月以來收集的物資哪怕是將現在的唐柔家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全部塞滿,她仍沒有停下動作。

至於放不下的全都放到江紀澤友情贊助的私人別墅裡去了,且他的房子不但比唐柔家大上許多,重點是有很多間,這讓唐柔納悶了許久。

一個大男人,還是個長年不在家中的軍人,重點還是住家裡的,到底名下這麼多房產是要幹嘛?

現在的唐柔在江紀澤面前可說是毫無戒心的狀態,因此不自覺就將自己的疑問給低咕出來。

江紀澤伏地挺身的動作先是一頓,才若無其事地隨口答道:「送媳婦兒。」

唐柔一聽瞬間滿臉驚悚,手上的啞鈴還沒拿穩差點掉了下來,看得江紀澤蹙起眉頭,責備地說:「小心點。」語氣裡還夾雜著些許無奈。

「不是,江紀澤,你說認真的?」唐柔連名帶姓的叫喚,足以見得此刻的她究竟有多震驚了。

江紀澤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有些不悅的反問:「妳叫我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女孩連名帶姓這般生疏的叫喚,心底莫名就是一陣不悅。

連帶著為自己失言而升起的懊惱也跟著消散無蹤。

是的,失言。

事實上江紀澤名下會有如此多房產還是拜江家人所賜。江家雖是軍閥世家,但也不是所有江家人都會從軍,而江家人又是極其團結護短的,對江紀澤小時候被綁架甚至因此造成精神傷害多有愧疚,想著哪怕只有一人,只要有人能多注意些,事情就不會發展成那樣,所以每個人對他那是比對其他江家的孩子都要加倍的好,每年都有人送他一堆東西,而且是怎麼貴重怎麼來。

也因此現在的江紀澤名下的房產甚至總財產都不少,加上他早早就加入軍隊,平常又沒什麼花錢的地方,那數字自然不減反增,直至今日那數字就變得相當可觀。

不過不管那數字究竟有多可怕,江紀澤也不在乎。

只是方才聽到唐柔的疑問時,鬼使神差的就那樣回答了。

卻沒想到對方會如此震驚。

不過那張著小嘴瞪圓雙眼看著他的小表情實在無比可愛,簡直想讓他拉進懷裡搓揉一番。

認為自己的總總心理表現是超級妹控象徵的江紀澤,依舊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相處也有幾天了,唐柔雖然不清楚原因,卻也隱隱察覺江紀澤似乎不太喜歡自己連名帶姓的叫喊他,因此很順從地改口:「紀澤。」

按照對方的說法是不想彼此太過生疏,至於實際上是如何,唐柔並不打算探究下去。

反正她又不討厭他,甚至還納入自己人範圍內,自然是得親近一番的。

所以江紀澤說這樣喊他太生疏,那麼她就改叫得親暱些。

就是內裡靈魂已經比對方大上許多歲,讓她有點叫不出哥哥這種稱呼。也好在江紀澤沒有強烈要求,不然她一定很憋扭。

「嗯。」對於唐柔的乖順,江紀澤滿意的微勾唇角。

「不過你看起來不像是會想談戀愛的樣子,怎麼會這麼早就準備送媳婦兒的禮物?」唐柔好奇地問。

要知道有許多方面兩人是極其相似的,唐柔以為對方就算想找對象至少也是十幾年過後的事,畢竟如果沒有突如到來的末世,對現在的江紀澤來說,軍中一切才是最重要的。

卻沒想到竟然早早就開始準備聘禮了。

也難怪唐柔會如此驚訝。

江紀澤也知道唐柔的反應為何會這麼大,但他卻絲毫未顯半分心緒,面無表情,淡定的說:「嗯,送給妳也行。」

唐柔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輕笑出聲。

如果沒有末世,這些房產就是送給她也行。

唐柔聽懂了,所以笑了,笑聲清脆悅耳,直達人心。

讓江紀澤也忍不住跟著笑了。

江紀澤覺得這世上大概再也找不到像自己這般寵溺妹妹的好哥哥了。

嗯,他幹得真不錯。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