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峰獨自一人坐在球場上一個不太顯眼的角落裡,無趣地轉著手上的籃球,他面無表情地看著籃球在食指上快速地旋轉著,眼神卻顯得有些無神。

他正在發呆,很顯然地附近也沒有人會來打擾他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

他之所以待在籃球場裡,是因為他喜歡籃球,卻也因為他喜歡籃球,所以他不太想打籃球。

只要碰球的時間越長,他就永遠找不到能打敗他的人。

青峰時常在想,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碰到一個能夠打敗自己的人?難道真的已經沒有人能夠打敗自己了嗎?看著籃球,他總是會不自覺地進入放空狀態,讓自己的腦袋陷入沉思的狀態。

然而這樣的沉思卻又完全得不出解答,因為腦袋的運作只到問題的出現,然後便就此停擺。

一道身影擋住了青峰的陽光,這讓他回過神來,皺著眉抬頭看向來者,是黃瀨。

「小青峰,你在這裡幹麻?」黃瀨彎下腰,臉上露出了不解。

「發呆。」青峰想也沒想地便回答了黃瀨這個問題,他確實是在發呆沒錯,而他也不認為回答這個問題有什麼不妥。

然而這樣的答案卻讓黃瀨一愣,隨即自動的坐到一旁,他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

對於黃瀨的舉動,青峰微微一撇,皺著眉頭、語帶不耐地問:「你幹麻?」

不會又要1on1了吧?

然而出乎青峰預料的,黃瀨只是漫不經心地回答了句:「沒有啊。」

既然不是要1on1,青峰倒也不介意黃瀨就這麼坐在他身旁,雖然現在的他並不需要別人的陪伴。

沉默在倆人的周身圍繞,但卻不會讓任何一方感到難以呼吸,他們就像平日的相處般自然,既使他們之間並沒有任何言語。

沉默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黃瀨率先打破了沉默。

「吶、小青峰。」

「啊?」正在發呆的青峰因為黃瀨的叫喚聲而回過神來,他漫不經心地答道。

「在你眼中就只有籃球嗎?」

「哈啊?」黃瀨的問題讓青峰忍不住皺眉看向他,心裡卻想著:「這傢伙腦袋有問題啊?突然問這什麼鬼問題!」

但黃瀨只是看著天空許久,才將視線放在青峰的臉上。

「小青峰,你知不知道『吻唇』的意義?」黃瀨再次丟了個令青峰摸不著頭緒的問題,這讓後者深深覺得前者的腦袋真的很有問題。

「你這傢伙有病啊?要是想1on1就直說啊!」青峰有些不耐地搔起頭來,他想今天他還是得碰球了。

突然,黃瀨放大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伴隨的是唇上那柔軟的觸感,但很快地視線又變成了球場,青峰愣住了。

他剛剛……被黃瀨吻了?青峰的臉在瞬間刷紅,雖然黝黑的皮膚讓人不易察覺,但他看向黃瀨的表情卻明顯帶著困窘。

「吻唇的意義啊,就是只愛你一人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